<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章 护送
    对于恩利尔的一番话,王越只是笑了笑。

    恩利尔面上露出自得之色,但他不知道的是,王越那番输了愿效犬马绝非虚言。

    如果拥有火星时代知识的他在文明游戏中会输给恩利尔,那只说明一件事…恩利尔更牛掰的来自星际文明又或诸般能为远超于他,投诚加入其中去学习直接获取更多积累又有何妨呢?

    将来无论是学成自己再创业又或于其中爬上更多取代都无关系。

    在一个原始部落酋长与现代文明中一个官员两个身份中作选择王越必然选择后者。

    什么居不居于人下…大丈夫能屈能伸、能上能下,今日之屈为明日之伸张又有何妨?

    恩利尔所谓同类…王越只是心里一句呵呵。

    就让他以己度人的继续误会去吧,天知道这个小小的…对他的误判,将来会导致什么后果?

    接下来,两人谈及了西海问题。

    双方暂时既无意继续争斗下去,恩利尔也自是答应停止对西海国战争,稍后两人在关于巴伦海军赎回一事上达成共识,但没有签订什么条约。

    如恩利尔这等存在条约对他也是无用,只要他有需要或觉得有利、不利都可以随时撕毁。

    王越也随时准备应对恩利尔对西海的进攻,东方三大海国本身并无水上大敌,调集部分水上力量尤其是龙君直属的虾将、蟹将这等水中超阶力量过来,应付恩利尔的凡人海上力量绰绰有余。

    至于恩利尔动用神级力量来攻,那就得做好双方神系大战的准备。

    两个时辰后,这场会面就自结束,两大神系诸神各自退去。

    王越到达西海的目的基本上达成,顺带两个月后的神威不扩散之约,将恩利尔一方也拉了进来,到时候恩利尔会派遣使者至蛇余国,诸神以微力量投影方式与会,这算的上是意外之喜了。

    这时候远在东方的汲地,持续了五天的雪在昨夜终于停了下来。

    因风雪滞留西关的商家一行人终于可以出门透口气。

    商良披着厚实的皮毛仍感觉十分寒冷,走路的时候直打哆嗦,打开房门简单的动作都无比艰难,好不容易将房门打开了,下午的阳光斜斜照过来,顿时浑身一暖,但空气中依旧满是凉意,在陈国北疆生活过的商良知道,雪化的时候天气会更冷,看着外边除却关内已被治安军上午被清理出来的区域,其余地方几乎过膝的厚厚积雪,他心说接下来可有的受的。

    在门外略微活动舒展了下几日未大动的身体,享受片刻冬日难得的暖阳,眼看着大雪自昨夜停下今日再无继续的迹象,商良便准备与父亲大人商议一番,准备安排明天或后天的出行,货物也须好好检查一番,正要动身却见一位二十几许的年轻人从楼下走上来。

    和进入汲西西关看到的所有汲地人一样,年轻人身上有着一股其他地方看不到的一如汲地新生政权般的朝气蓬勃,更与人一种别有一番味道的精明干练。

    商良年纪虽不大,但自小受家族培养,又被安排在陈国北当一面负责打理与戎狄的生意,稍稍打还未接近就感觉到这年轻人身上隐含着的属于军队特有的肃杀味道。

    仔细一看,他果然穿着与驻扎在西关治安军相似的军服,看样式竟是一位地位不小的军官?

    “前面可是商家子商良商先生?”略一打量,年轻人走飞快走近,不等商良回答,就十分确定的自我介绍,不卑不亢道:“您好商先生,我是汲西治安军第三中队中队长黄镰,全面负责自汲西入关参与两月后招商会诸位大商途径汲西区域的安全保卫工作,根据商先生入境登记之言,商家乃是来参加两月之后之招商会者,安全保障皆为我职权范围内,今日特来与先生招呼一声。”

    “不知先生的商家商队是今日出行还是须稍作整顿。”

    “如能知道商队行程,我也好安排军队护送。”

    “安排军队护送?”

    商良一听心下微惊,有些不敢相信,他等商人于各国行商,也就是陈国环境稍好些,但在各地也少不得为军队、地方卡拿索要,换成其他国家地方部分大夫,讲些脸面的还不敢明面上强抢,不讲脸面直接寻个名目就能将货物扣押,又或寻个机会麾下军队直接就变成山贼土匪不仅财物失却,为了掩盖事实还会灭口将整个商队人都杀光,也就是他家这等出了名的大商家处境稍稍好些,但处境再好却还没听说过有哪里的军队会主动保障商人、商队安全的。

    “商先生?”

    “哦。”商良连忙应了一声,头一次得到如此礼遇,心下不知怎的就激动起来,急忙强自平息,暗骂自己也不是第一次出门的少年了,算得上久经商场,今日心境怎会如此之乱。

    他拱手行了一礼,虽不知汲地一个中队是多少人,统帅一个中队的官职有多大,但还是小声恭恭敬敬的道了声“多谢黄将军”,然后有些好奇的问:“黄将军,将军刚才说今日出行,但我看这雪昨夜方停,道路处处大雪几过膝盖,便是今日有日东升,经一上午曝晒也未见化得多少如何能够出行呢?”

    黄镰带着一丝得意道:“这是商先生不知我蛇余国之政,有一处却是天下任何一国都比不了的,我家公子称之为组织之力量(组织力),认为多人之力量只要合力组织起来就能有改天换地之能。”

    “事实上自昨夜雪停并判断再无大雪后,我汲地各邑各处要道沿线之村庄、镇邑、城邑之劳动力量、治安军力已尽被组织起来,都先暂停放下一切其他工作,各自负责一段道路、街道的积雪清理工作,刚才我带队自汲西过来一路看来,自汲西到本地的积雪在经一个上午的清理已经差不多快要通畅了,先生若是现在准备出行,还来的及赶路到达汲西城。”

    “这么快?”商良大吃一惊,不由对汲地的认识又深了一层。

    连声告诉黄镰他就去与父亲商议准备稍后就作回复之时又想及黄镰以及治安军的护送,又对行了一礼小声问黄镰关于军队护送的事…是不是汲地近来不十分太平?

    想想也是,王越才自在汲地经营数百年的汲氏手中夺得汲地,短时间内怎会太平得了?

    汲氏总是会有些忠义的武士和家臣,不太平才是正常的。

    这年头商人地位不高,尤其是没政治地位,哪怕再有钱在各地大夫或拥有强大武力能决定命运者面前都是卑躬屈膝,商良屈膝惯了在黄镰面前也是陪足了小心生怕得罪,有道是阎王好惹、小鬼难缠,像各国一些地方上的大夫的守关军队,得罪了往往也是很麻烦的事,这番做派倒看的黄镰有些好笑。

    “汲地近来确实有些不太平。”黄镰想了想道,但面上无半分紧张之色:“主要是前些时日蔡、象、申接连大战都与汲地有关,战争导致许多流民,更有溃兵占山为王沦为强盗的。”

    “我汲地之治政一切流民、溃兵早已得安置,但境外却有一些因为种种原因未经关卡自其他途径翻山越岭入汲地者,他们未经教化不知我汲地法理,又迫于生计难免作出些违法之事。”

    “再就是有些避税与役居于深山者之野人,这些人有部分为良民,还有些却因于深山与虎豹相邻而沾染虎狼之性,时为野人时而就下山为盗寇,为我治安军治安作战之重点清理对象。”

    “半年以来已经有不少区域深山野人被迁移出山外,为盗寇有血债者也受到了严惩,但山高林密依旧有些未清理干净之区域,前日又连连大雪可能已在山野之民形成大灾,此情之下他们可能被迫出山劫掠。”

    “不过先生且放心,我汲地之军哪怕是治安军都非是寻常军队可比,些许乱子根本算不得什么。”

    “有将军之言,那我便放心了,我等行商却是最怕乱象。”商良有感而发,又拱了拱手:“将军且稍待,我去去就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