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一章 神通
    第二天,正午时分,太阳高照。

    西海国以西与巴伦帝国南部半岛之间海域。

    高天上,一团奇怪的云,逆着大风自东方滚动过来,这是真龙云气之域,一种类似领域的神通力量,真龙借之腾空、藏形、行云布雨、吸纳、流转力量,龙与龙的力量还可借云域联合。

    当日四海龙君汇集北海埋伏的最大依仗就是这个,能将群龙之力发挥到极致,可是还来不及展现就被王越以绝强的力量击溃镇压,今天王越等人搭乘在四头真龙云域上赴巴伦神系之邀。

    “公子,巴伦诸神就在前方了。”

    云中力量流转皆为真龙掌控,水蒸气化出的云团在下方凝为坚石地面,于空中化作亭台楼阁更有水汽生出虚实幻影,叫云域中的世界仿佛飘渺仙境。

    一处亭台中,王越感受云气前方。

    巴伦诸神昭示神系力量与存在的气势,毫不掩饰的放出犹如太阳照耀,哪怕在百里外也可轻易感受到。

    到达中心实际存在处,十三位领域各自不同的真神力量却为恩利尔精神领域联合一体,更是浓烈犹如实质。

    这既是在西海海域昭示自身存在告知他与会方向也是显示肌肉。

    王越心念一转,对众龙君笑着说:“巴伦人张扬直接之性源于巴伦诸神,我东方不同却性多喜内敛,各位龙君且收敛云域和各自气势。”

    漫天云气顿收,将隐藏在云域中的包括王越在内的九位真神级存在显出来,每位皆极度以不同方式收敛自身力量,真神级存在数量比之巴伦诸神少了几位,气势之弱与远处之狂放形成鲜明对比。

    这一举动顿叫以恩利尔为首的巴伦诸神仿佛一记精心准备的重拳击在了空处好不难受。

    王越随即看向巴伦诸神。

    只见巴伦诸神足下黄沙滚滚,依旧是当日巴伦西疆神战恩利尔战车架势,但没了神域加持仅凭恩利尔本身神力掌控的元素力量未免少去许多,不过战车上真神多了四位。

    其中两位气息他曾见过,正是为恩利尔降服的羽蛇神,另外两位陌生者其中一位身上气息与西海龙君召唤投影的蜥蜴蓝龙比较相似,想来就是新近向巴伦帝国投诚的龙岛的那头金龙。

    自站位上来看,为恩利尔降服的羽蛇神如侍卫般站在众神拱卫中心的男子左右。

    这位男子身着金青交织袍服,右手按着一柄不知什么铸就的金色权杖,头上戴着极具生命气息由月桂树枝编织出的冠,正是巴伦最高主神恩利尔。

    王越看过去时,这位恩利尔陛下打量、探寻的目光也恰恰望过来。

    两人微微对视面上各自露出微笑,看不出丝毫之前有过敌对(恩利尔往龙岛射了枚万人弹,王越摧毁了巴伦南部最大海港南港),恩利尔还摘下了头上的桂冠行了个脱帽礼。

    这个礼仪源于冷兵器时代。

    冷兵器时代,作战都要身披甲胄、头戴头盔,头盔多以青铜或铁制,十分笨重,战士到了安全地带,往往首先将头盔解下,以减轻头上负担,由此延伸出的礼仪意味着结束战争没有敌意。

    恩利尔头上的桂冠,与古希腊有关,代表着第一与最高。

    可能是受古希腊文明的影响,巴伦文明中的至高者又被称为桂冠者。

    恩利尔于神系中戴着桂冠彰显自身于诸神中至高之地位。

    此刻,他摘下桂冠之示意,也是与王越平等而交之姿态。

    如此动作,叫巴伦神系诸神都十分诧异。

    王越抬手微微一个拱手回礼,随即率先空手而出。

    看他一身博冠额带、青衣白袍、玉带环腰,却是一副君王、大夫之家的常服打扮,凌空虚步徐徐跨至两方神系之间混若凡人,却别有一番仙人飘渺潇洒自在之意。

    恩利尔足下沙尘与气流汇成黄云,不动声色自群神中飘出。

    双方阵营中诸神、龙君目光齐齐汇集在两位神主级存在身上。

    却见两人气质迥异,但又有相似处。

    最大的相似在于两人之相貌。

    要知道达于真神级存在,铸真身者多经炼形过程,都会将推动走向各自心中认为的完美。。

    东方阵营中除却冬主一头大白熊样,无论地主、龙君、敖骊还是四海龙君哪怕身体显露年龄各自不同,却无一不是东方人心目中的帅哥、美女形象。

    西方巴伦阵营中诸神相貌、身姿则偏向巴伦人审美,但受古希腊影响极重,男者皆有着古希腊黄金英雄雕塑般身体,女子身姿无不体现黄金分割比例,相貌自然是超凡脱俗无任何瑕疵。

    可是恩利尔和王越,身姿相貌都并未体现出“完美”。

    两位神脸上无有疤痕之类的瑕疵但都绝称不上英俊,似乎都执着的保留了凡人时期的原貌。

    “日安,神秘的东方神,我该如何称呼您呢?万军之主王越、蛇余国主王越或是还有其他更神秘的称呼?”一见面恩利尔打了个招呼便对王越问道,神意透答直为王越接收。

    “无论是什么称呼,我都是王越。”王越神秘一笑:“恩利尔陛下,名字、称呼都是次要的。”

    “我想陛下约我前来一会,显然还有更重要的事不是吗?”

    “但是现在我觉得弄清楚前者更为重要,这或许会决定所谓更重要的事。”恩利尔凝视着王越,若有所思:“我不记得在故土的东方有个名为王越的老朋友。”

    “如果我没记错,汉帝国有位剑术称雄整个东方的传奇强者也叫王越。”

    “天下间…尤其是东方同名同姓的人很多,我想对东方有过了解的恩利尔陛下应该很清楚这一点。”王越摊了摊手:“不过认真说起来,无论是陛下还是陛下口中那位剑圣王越都算得上我的前辈。”

    “并且在这个星球上,恩利尔陛下比我早来了近两千年一样可称得上前辈。”

    精神的直达,让恩利尔可以很完整的明白前辈的意思。

    “我见过的东方神还有东方人,都比较讲礼数,这一点在你的身上似乎看不到?”

    “朋友与我讲礼数我自与他讲礼数,敌人与我讲刀剑我自当以刀剑回击。”王越笑问:“恩利尔陛下是想与我做朋友还是为敌呢?”

    恩利尔也笑了起来:“竟敢对前辈这样说话,你似乎对你的实力很自信?”

    王越笑道:“乌龟的生命漫长,却不是什么强大的猛兽。”

    “哦?”听着将自己比作乌龟,恩利尔也不动怒,反饶有兴致的问:“若我是乌龟,你又是什么呢?难道是什么猛兽?”

    “我不是猛兽,但熟悉我的人都觉得我是蛇,却不是普通的蛇,而是眼镜王蛇。”

    “恩利尔陛下见多识广,想必听说过这种生物?”

    恩利尔深深看了王越一眼:“我倒是觉得,实际上你我极为相类,不是乌龟也不是什么眼镜王蛇,什么时候是乌龟、什么时候是眼镜王蛇都只根据自己的实际需要。”

    “有需要的时候,当当兔子也无妨。”

    “哈哈哈!”王越大笑了起来,恩利尔这话却是说到他心里去了:“那么与我相类的恩利尔陛下今天有什么需要呢?是需要当乌龟、眼镜王蛇、狮子又或是兔子?”

    “你又想当什么呢?”

    王越笑意一敛,猛的盯着恩利尔,抛开一切内敛锋芒毕露,言语如一柄利剑朝恩利尔猛插:“我这人比较随意,无论是陛下想干什么,哪怕是毁灭世界,也可奉陪到底。”

    恩利尔面不改色,只是冷笑:“如果毁灭世界,你的万军之主、蛇余国主可就当不下去了。”

    “那又如何呢?”王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忽自头上抓下一把头发朝着旁侧一吹,头发在半空中飘荡,见风就长,转瞬间就化为实实在在的各种动物胚胎、植物种子。

    “怎么可能?”此时,饶是恩利尔有着漫长生命历程,见过了太多的事物,都忍不住惊叫出声,这是他近来第二次露出吃惊的神色,头一次是昨天看到王越手书汉莫拉比法典。

    王越笑道:“前辈觉得我这手神通法术如何?可入得法眼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