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六章 根脚
    关于神力的万能性,早在之前王越就已经知道,但缺乏转化途径、方法,今天这般一试就清楚了。

    不同的观就是不同的角度,接触多样的力量体系,却叫王越将自身力量体系整理一番更加完备,过往许多难以理解的法术、神通也基于这些观得以理解透彻。

    两日后,西海龙君找上门来,带来了一份文书。

    “公子,巴伦诸神请求与公子一会。”

    躬身行礼,龙君将文书递了上来。

    王越接过文书,只见文书上尽是篆字。

    巴伦诸神递交文书用篆字,这看似是一种文化上的尊重,其实却是不然,果然王越往下阅读,只见文书前以西方惯例一大堆称呼诸如万军的主人(军神)、蛇余王国的国主等等。

    背后的潜在意思是什么呢?

    潜在意思是你王越的底细我们巴伦诸神都知道。

    看来这三五天,他王越研究龙君搜集的巴伦王国历史、力量体系以及各类书籍,巴伦诸神也没有闲着,竟也同在搜集他的信息,不过这么快能将他找出来倒是确实出乎王越意外。

    毕竟四海龙君也才是他新收服纳入麾下者。

    巴伦诸神是怎么知道他是龙君背后的主人呢?难道是通过近来已与巴伦建立联系的陈国几位天神?

    如果是这样,陈国那位天主在开启大陈统一模式的情况下,显然也保持对他王越极大的重视也关注。

    想想也是,王越短短时日就已崛起,展现的诸般能为简直不可思议,于神域、势力上建立了蛇余国又得地主投诚,只消消化领地人口俨然可以取代蔡国成为东方一大国,近来又要联络天下诸神搞什么神威不扩散,动作不可谓不大,陈国几位天神想不关注都难。

    当然,这仅是猜测,或许巴伦诸神另有信息来源?

    王越略微一思,身上一道黑光冲天而起,却将一道分身置于极高苍穹。

    开启阴阳学派望气术。

    阴阳学派望气之术,乃是能够观精神、意志的实际流转和趋势方向之奇术,能以实时人心流转呈现出天下气运、运势,当日阴阳学派派主凭此术竟能将王越几无懈可击的老底都掀出来确实有其独到之处。

    王越分身观巴伦之势,只见巴伦帝国气运蒸腾浓郁至极,远比东方世界凝结的多,汇集起来却是在巴伦帝国首都巴比伦城处形成了一道通天之柱呈出塔形又散出亿万毫光照耀整个巴伦疆域。

    巴伦却毕竟是有了文明框架的文明国度,哪怕国内有着派系分野,却人人皆以身为巴伦人而自豪,对巴伦以及巴伦相关的名号有着惊人的认同度,人心高度认同铸就了巴伦帝国通天之气运。

    往旁侧看去,巴伦各公国处,也有八座稍小型的通天之塔却不能通天,不过气运人心之力隐隐联合如一与中央通天巴别之塔抗衡,更有部分力量延伸于通天塔内显然对通天塔之气运人心有一定的影响力。

    主塔、分塔却呈相互斗争却又依存之势,巴伦之形式果如王越自巴伦历史分析中一般,但历经千年主塔、分塔,恩利尔与诸神的利益模式、架构已经稳定下来。

    当然,这不是王越开启望气术的目的。

    王越顺着巴伦的气运朝东方看去,却见东方一道气运之光冲腾欲发。

    虽未通天形成气柱仅是山岳巨鼎,但隐隐不断吸纳周边气运力量有通天向上之势。

    陈国统一已经开始了,这个形势为现在陈国以及周边人心的流转势态。

    在过往陈国曾经九匡诸侯,于天下人心中极具影响力,乃是天下第一大霸主国,但限于时常的内乱,加上陈国三位最具实力、影响力的天神意志也是不一,是以国虽强大人心气运却并不凝集。

    如今陈国三位天神意志已经归于天主之下,形势却已是完全不同了,从气运征兆来看,当前陈国国君、昭氏已经迫于形势开始倒向天主麾下,陈国三位天神似乎还不止于陈国一统隐隐还有征伐迹象。

    陈国之盟国东方就是昔日蔡国势力区域,如今强大而神秘的王越已经隐隐取代蔡国势力是以陈国东向征伐不能。

    陈国之盟国南接荆国,荆国国势强大三位天神与陈国长期争斗也不是好惹的其征伐方向也不是南。

    其气运人心压迫方向,却是西方与北方。

    是了,陈国西方为雍国,论及神主存在不过一位兵主。

    雍国国人虽悍勇国却又穷又困,难以支撑持久大战。

    过往陈国力量未统一,各方势力掣肘之下,对雍国动手自是不能尽全力,陈国力量为一雍国可能挡下?

    如果不能挡下,则陈国可并西方雍国一近万乘大国之力并打开西向通道。

    陈国向北为戎狄之国,却也是扩张方向。

    稍作分析,王越目光落在巴伦与陈国隐隐关联的一丝人心气运之上,当前却是巴伦一方力量主动东向靠近现出传输力量输血之态,随之他心头了然,看来巴伦能知他虚实,确实是与陈国有所勾搭有关,不过双方并未结盟气运无有大关联,更似巴伦有推动陈国与他王越争斗的意向,却是作的好打算。

    “这份文书是巴伦诸神派谁送过来的?”收回目光,王越对龙君问道。

    龙君面上有些怒气:“是我西海联盟中昔日的盟友,北边龙岛上的金龙巴亚莱温特替巴伦诸神递交来的,看来巴亚莱温特他已经投靠巴伦诸神了,难怪上回我召他投影不来。”

    “金龙巴亚莱温特?”王越分身往西海区域各岛国方向看,人心却多已往巴伦方向倒去隐隐融入。

    “龙岛为恩利尔万人弹威胁屈服于巴伦乃是常情,此事龙君无须动怒。”

    王越将文书收好,吩咐人呈上笔墨,却以古巴比伦时代与本世界巴伦文字略有不同的楔形文字书就答复回函一封,更在下方拉扯出了古巴比伦汉莫拉比时期(公元前一千七百九十二年到公元前一千九百五十年)刻在黑色玄武岩柱上的“石柱法”汉莫拉比法典。

    “这是我与巴伦神主恩利尔的回复,同意明日在西海海域上空与他一会,就劳烦龙君转呈。”

    西海龙君接过文书,发现文书回复中前半部他都是熟识,后面的汉莫拉比法典虽同样是楔形文字,却是多半不识,就如看天书般,这难道是错别字?

    一位能几个时辰内掌握巴伦文字的人,会在文书上写错别字?

    王越既不会错,无疑此书中另有隐情了。

    西海龙君随后就离去,按照王越吩咐将文书交给金龙巴亚莱温特,由他为中间再转巴伦诸神。

    不到下午,这份文书就被巴亚莱温特送到了巴伦帝国一处恩利尔神庙中。

    恩利尔的投影接过文书回函一看,几被吓了一大跳。

    王越递过来的文书上附函汉莫拉比法典是什么鬼?

    汉莫拉比时期可是古巴比伦时期,那时的楔形文字与本世界他改良的巴伦楔形文字完全是两码事。

    且不说本世界无人会古巴比伦文字,汉莫拉比法典的内容就更无人知道了。

    一个意思很自然的从文书中透出来。

    他恩利尔透过上回派使者与陈国几位天神交涉留下的远程联系方式挖王越的虚实底细显然没能挖到根子上,而这位短短时日在东方异军突起的万军之主人、蛇余之国主…无须去挖就对他根脚了解更深。

    能拿出汉谟拉比法典的人…难道是位老朋友?

    东方世界的老朋友中有位叫王越的吗?

    好像在到达这个世界之前,东方大汉帝国有位传奇等级的剑圣叫王越的?

    可是那位剑圣再如何也只是凡人中的巅峰强者,并非真神一等存在。

    又或者这个王越并非真名?

    这也并不奇怪,奥林匹斯神系的赫尔墨斯就有两个名号,在埃及是智慧神叫托特?

    恩利尔又想起不久前巴伦东疆的那场神战,来自巴伦西大陆的神很陌生但力量他却并不陌生,那熟悉的彩虹桥不正是北欧奥丁神系的标志性力量?还有那神器雷锤?看来在这个世界,他恩利尔却不寂寞,或许于整个世界,还有更多“神”或相关力量自故乡传过来?他恩利尔能到这里,其他人、神难道不能?

    恩利尔收起文书,看着文书上曾是古巴比伦文明的象征他无比熟悉的汉莫拉比法典。

    一切的疑惑都将在明日得到解答。

    透过精神网络,恩利尔的意志向整个神系传达。

    明日中午,西海海域上空,东西两大神系诸神之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