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章 新星
    处置了敖申,王越目光回到西海一事上,刚才他以“神化”铜原子构筑火箭超速赶来,在此基础速度上发射电磁炮将巴伦诸神吓走,但与西海与巴伦帝国之事并非结束。

    这其中有个关键。

    他不可能拉着一大群神长期呆在西海和恩利尔为首的巴伦诸神对峙。

    此来西海,应当尽快就此事有个圆满的结束。

    至于如何结束?

    当然得好巴伦诸神好好谈一谈,但在谈之前必须展示肌肉才好。

    否则,不让巴伦诸神明白他的厉害,所谓谈判也自无法进行。

    心有此念,王越吩咐敖骊与四海龙君去收拾西海泉港和泉港外的残局,自带着地主、冬主驾驭“神化”铜原子在筑火箭形态开始高速飞行,直插外太空。

    当进入外太空后,火箭向前飞行没了阻力。

    在持续动力的推进下,速度打破原本极限继续飙升,渐至一个超乎地主、冬主想象的地步。

    王越以此速度在太空中飞行了一圈后,锁定巴伦帝国南部半岛先前朝西海龙君投影发射恩利尔万人弹的城市,在火箭中构筑了一颗一吨重的炮弹以电磁炮的形势垂直打击下去。

    火箭太空飞行的恐怖初速和电磁炮的动能两相结合威力无穷,“神化”铜原子中更附着了“夏”主领域作用下的力量,为保证“神化”铜原子的“神化”效应不因距离本体太远而散去,动能弹中还有王越分化出的一个分身存在随此弹一同下落。

    动能弹发射过后,地主和冬主对王越更是敬畏。

    与王越同行越久,他们就越是发现王越之厉害,简直是没有极限存在。

    仅仅是今天,王越三次发射动能弹就刷新了他们三次感观。

    先是在北海,电磁炮的威力已叫他们感受到不可匹敌、抗拒之力。

    而后在驰援西海的路上,于火箭飞行状态下,发射的电磁炮借着初速威力比之前何止强大数倍?

    如今于外太空中远超大气内火箭飞行的速度,垂直向下发射电磁炮的威力他们简直已经难以想象。

    天下间,有谁能扛的住这一击吗?

    除了躲避别无他法,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神可以躲避神域却是躲不开。

    王越这其实是在展示毁灭级力量投送之能。

    恩利尔肆意发射万人弹凭的什么?依仗的是不出神域不入对方神域也可向外投送核武级毁灭力量。

    无此能力的神想要脱离神域去往巴伦帝国搅风搅雨却须面对恩利尔于神域中的绝对优势…恐怕不仅不能对巴伦帝国如何,兴许还会为恩利尔轻易镇压。

    这样一来,一方可以轻易将自身核武级力量投送,另一方却拥有核武却无法投送给对方,双方自是不对等,恩利尔与巴伦诸神处于绝对优势,西海龙君哪怕将其他龙君以及蹈海尊者一齐请过来都是没办法。

    要么攻入巴伦帝国诸神神域去送死,要么投诚…要么交出人口土地远远逃走。

    巴伦帝国半岛南港,位处西海以西七百里。

    当西海的朝阳已经升起,这里却还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照耀这座海港城市的,只有天空中即将落下的明月之辉和已经开始暗淡的星光。

    远处的东方,隐隐泛起的一抹白光,是未升起的太阳,光辉经大气折射的结果。

    这座城市多数人还沉醉在梦中。

    在南港总督府,昨夜送离巴伦海军的贵族们的宴会正在尾声。

    所有人都有不同的期待。

    西海被纳入帝国,不仅意味着大量的人口和土地,更意味着一条东方航路,以及因土地、人口增加必定诞生的大小贵族爵位,这帝国版图扩张对贵族们最丰美的奖品。

    总督府外的没有人的街道上,左右几个店铺灯火点亮,为生存所迫的老板已经开始张罗清晨的生意。

    港口上生活在船上的人们,则在为天亮后出海做着准备。

    港口外的广大郊野之地,农人们也开始收拾。

    窸窸窣窣的,有位农人动作稍微激烈点,不小心将小孩惊醒,就引起一阵哭闹。

    哭闹又引起屋舍外的连串犬吠,惊起打鸣的公鸡扇动着翅膀四下飞窜。

    新的一天即将到来,不管是贵族还是平民,不管是人类还是其他生物,不论现在如何,生活总是要过下去的,只要还活着一切就还充满着希望,但是这座城市没有未来。

    这一点就连刚从西海逃回来的马希纳努等几位神都不明白,他们现在只知道对西海动手惹了个麻烦,却还不知道这个麻烦有多大,正准备与巴伦主神恩利尔陛下好好商议一番以为应对。

    就在这时,打击已经自外太空垂直而来。

    自下往上看去,一颗从未出现过和其他任何星星都不同的星星出现在天穹幕布上。

    这颗星辰摇摇晃晃的会洞,还在随着时间变得越来越亮。

    这是下方看到这颗奇怪星辰人眼中的形象。

    没有任何人知道他意味着什么。

    它来的毫无征兆,似乎也没有任何声响。

    事实上,它飞的太快了,超出了音速起码三四十倍。

    港口外,更远些的地方。

    有位法师乘着马车正连夜向港口赶来,他发现了这颗特殊星,拥有占星术造诣的法师欣喜的将冬季星空从未出现过的星记录在本子上,并思考星星出现背后可能蕴含的意义。

    相邻的城市,一个晨起习剑的少年,无比欣喜的以为自己看到了这颗流星。

    这个世界同样有着流星许愿的传说,他连忙摆出祈祷的姿势想要许下最美好的愿望。

    少年脸上露出青涩、美好的笑容,他想到了一位美丽的女孩。

    他信誓旦旦的低声说着。

    我要成为最强大的剑圣,迎娶最美丽、纯洁的阿黛尔姑娘。

    青涩的愿望,正如青涩的脸庞。

    少年的经历还不足以让他认识到,成为剑圣和迎娶阿黛尔姑娘没有必然的联系。

    且不说他能否成为剑圣,光是成为超阶一等战士,获得剑圣之类的称号就须努力不知多少年,等到他真成了剑圣,兴许那位阿黛尔姑娘或早已不是姑娘而是妇人,她嫁给了一个没有过人武力、才能,愿意对她好能叫她生活稍稍好些不那么辛苦的普通人,小孩都有他现在这般大了。

    这个青涩愿望似乎注定无法实现,那颗流星很快也证明了这一点。

    流星与美好的愿望无关…它带来的是…毁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