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九章 处置
    等等…巴伦诸神跑了,我敖申怎么办?

    敖申无比惊恐的想着,这可是他之前从未想过的事。

    自从与巴伦诸神一会,见识过了巴伦强大的国力,诸神那无可匹敌的实力,他压根就未想过今天巴伦海军和诸神会在西海泉港遭受失败,可是这未想过的事偏偏就发生了。

    既然发生,他就要承受发生的后果。

    后果会是什么?敖申想都不敢想。

    要知道文明蒙昧,统治者颁布的刑罚就越重、越残忍,对于胆敢挑战他们的人,他们不吝以最直观的恐怖告知所有人违法、背叛的代价,各种从简单到厉害诸如割鼻、割耳、割舌、挖眼、去膝…斩首、抽筋、剥皮、车裂、凌迟之类的肉刑是层出不穷的,以此延伸还有法术导致的更恐怖之酷刑,打击面往往也不止个人而是全族甚至亲友。

    过往敖申以之对付不听话的从属和自己的敌人,今天自己却要沦为被处置者。

    不…绝不能落到如此境地,我…可是堂堂西海国太子…巴伦帝国都允以海神之位啊。

    敖申剧烈的喘息着,看着下方冰封的海域,驭起云团就往西方巴伦帝国逃窜。

    在经过巴伦海军上空时,他忽然又想起马希纳努以金矛将他救出时的眼神,顿时冷汗淋漓。

    他意识到自己并不如想象中的那样为巴伦诸神看重。

    马希纳努和诸神看他的眼神,完全不是将他当成未来的巴伦海神平等而视啊。

    更像他看普通凡人中有利用价值的武士一样?

    再仔细一想,同样的条件开给西海龙君,兴许龙君都会心动。

    在巴伦诸神的压力下,一方是成为更强大、更有前途的巴伦海神,一方是守着西海最终为巴伦诸神攻破什么都没有,是个傻子都知如何选啊。

    如果龙君心动了,巴伦帝国直得西海之地,还须派海军攻打吗?

    越是深思,敖申就越觉不对,感觉自己就是个傻瓜,被巴伦诸神蒙在鼓里,玩弄于股掌之上。

    搞不好今日为内应带路偷袭西海功成,也未必会有自己想要的结果。

    上当受骗了。

    敖申浑身颤栗着,一时间连飞行逃亡都失去了力气。

    现在逃去哪呢?去巴伦?

    巴伦诸神遭受大损失,会否追究他情报不实的责任?

    可是谁能想到,龙君背后有着这么强大的实力呢?

    其他几位龙君他过往几千年里也是见过啊,并不比西海龙君强大多少。

    这根本怪不得他好不好。

    敖申胡思乱想着,很快就没法继续想下去。

    一道赤光携撕天排云的威势直落他前方,仅飞行余波气浪就冲的他飞行不稳。

    赤光徐徐停住,凝实之光散为云雾,聚散之间透出九位真神强者的身影和威压。

    其中四位他都认识,父王和他的几叔叔,另外五位却十分陌生。

    只见他的父王和叔叔以及其他几位神众星捧月将一个年轻人环在中间,衬托出这人无上的荣耀与威严,敖申吞了几口口水,又是惊恐又是嫉妒还有对西海龙君的恨。

    可恶的老东西,明明背后有着更强大的靠山,偏偏从未介绍给他,不然他怎会心生谋位歹意?

    “孽畜。”西海龙君大骂一声,正要过来收拾敖申,却想起自己已投诚王越,西海已不为他所有,处置敖申的权力已不在他手中,忙回过头去行了一礼。

    “公子,老龙家门不幸,不想有此孽畜。”

    “今日若非公子神威,西海已为他带巴伦人攻破。”

    “老龙恳请将这孽畜交由我发落,定将他剥皮抽筋千刀万斩以泻心头之恨。”

    敖申本欲求饶,听得此言大怒,当即破口大骂。

    心底过往积压的东西如潮滚动,各种老东西、狗一般的东西污言秽语喷涌而出。

    西海龙君从未被敖申这般顶撞,一时间竟不知所措,被敖申的气势压倒在地。

    东海和几位龙君相视一眼,各自点头,东海龙君站了出来,对王越拱手道:“公子,敖申身为西海龙太子,龙君与他生命、育他成长,给他出身和能力、给他龙太子的地位、给他力量与地位而来万般之享受,敖申却不仅不知感恩,反心存异志如斯,更背叛投靠巴伦,险些叫公子失却了西海一国。”

    “老龙认为敖申罪当万死。”

    王越微微点头,几位龙君的观点都是一致,有些话未明说,但表达的意思却是清楚。

    敖申对给他一切且无任何对不起他的西海龙君都可如此,哪能指望敖申对任何人效忠?

    既不能对任何人效忠,那还留着做什么?

    这是毫不犹豫一齐要置敖申于死地。

    敖申听了眼睛一红,叫骂着和身就往东海龙君扑过来。

    他已经疯狂了。

    王越目光一冷,反掌就将他拿在半空。

    龙君们欲置敖申于死地,他本着一头蛟龙的力量也是一种不小的资源并未动杀心,心中另有处置之法,却并不意味着能容忍敖申肆意发疯,黑色的火焰顺着力量就传了过去。

    对于这条疯狗,王越狠狠给了他一棍。

    火焰直透敖申、灵魂,见什么烧什么…生之极致演出的死在瞬间叫敖申的动作停下,叫骂化作灵与肉痛苦的惨嚎,巨大的蛟龙之躯仅在刹那就缩小了一大圈。

    随之,王越又运转生命攫取,将他燃烧掉的灵与肉补充回去。

    于是缩小的龙躯又开始恢复。

    变大、缩小、生与死的力量在龙躯上转化轮回仿佛无有休止。

    敖申的龙嚎在海域上空单独演奏出了一场绝望之音。

    四位龙君看着既是解恨又是畏惧。

    他们的龙珠里面可也有一团这样黑火啊。

    如果像敖申这般,那真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王越这是对敖申出手,也是对他们的震慑。

    “公子饶命啊…公子饶命啊,敖申愿给你当牛做马,哪怕奴隶也是甘愿…”惨嚎许久,敖申终于想起这里能做主的是他痛苦施与者王越,不顾一切大声求饶。

    黑色火焰骤然止住,大部分消散小部分直落敖申龙珠之内。

    “公子。”四位龙君目光齐齐看向王越。

    王越宣布对敖申最终处置决定。

    相较于一个死了的敖申,一头活着的蛟龙能够创造更多的价值,墨蝰坐镇他神域中心所在提供给他力量支撑不再活动,原本它经手的诸多开山、开路、铜河等诸事,正好可以交给敖申来办。

    相信有尝过黑焰惩罚的他,绝不敢对此有任何疑问怠慢。

    处置了敖申,王越目光回到西海一事上,刚才他以“神化”铜原子构筑火箭超速赶来,在此基础速度上发射电磁炮将巴伦诸神吓走,但与西海与巴伦帝国之事并非结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