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二章 投效
    王越想了想,真神级战力以及不同的神力领域都有其宝贵价值所在,而他此来也是抱收服以收其势的态度而来,既得龙君臣服,他便抬手弹出一团漆黑火花道:“且放开你之法力防护。”

    北海龙君依言放开,火花化为火线直入他身体循着某个神秘的渠道直入他体内龙珠之中。

    火线过处龙君身体连同灵魂都本能颤栗着,这道火线乃是生机极致生出的泯灭之焰,能以涵盖灵魂、的生机为燃料燃烧,点滴黑火都蕴含无比毁灭之力。

    感受到黑焰的泯灭气息,北海龙君心知此焰入体后王越一念之间就可点爆他的龙珠致他神陨或借龙珠之力催生火焰更可将自身体到灵魂都燃个一干二净。

    这无疑是制约手段。

    有感于此,龙君也自认命,便主动联系被冰封海下的三位龙君。

    “如何?”片刻后,王越问。

    北海龙君低头道:“还请公子再给老龙一些时间。”

    王越深深看了他一眼,冷声道:“不过为仆、为奴两个选择哪须那么多时间?”

    “你便告诉他们,若两者皆是不愿只管激发神陨,又或稍后本公子亲自动手宰杀,活着既不能为我所用,死去之后真龙之体龙角、龙牙、龙鳞、龙筋、龙骨拿来打造几件强大宝物也是不错。”

    龙君浑身为之颤栗。

    远处冰封的海面猛的一震。

    四股巨大的力量在海下极限爆发,但冰封之力汇集了十八吨“神化”铜原子的力量,背后涉及何止数百万之人心汇集,哪是几个无神域神位加持的强大个体所能撼动?

    王越正待发作,龙君连声大叫:“降了,降了,他们愿降。”

    “叫他们放开法力防护。”

    “是…是是!”龙君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连声应是。

    王越再次凝出四团黑焰,拉出黑线直射海底。

    一如对北海龙君下的进制,黑炎被埋在三位龙君龙珠之中。

    蹈海尊者无有龙珠,却也有近似的力量核心。

    一一对各自要害下完禁制之法,王越随即携北海龙君回到冰山上,通知敖骊等人停止冰封镇压,没了源源不断的冰封之力,龙君等再无须与之对抗,法力化为神通大力朝上猛钻。

    几个呼吸间,三位龙君就自冰中脱出,蹈海尊者也紧随其后,各自还归人相垂头丧气的大礼参拜。

    “拜见公子。”声音有气无力、参差不齐。

    “起来吧。”王越目光冷冷扫过,道:“各位既愿投诚,为本公子效力百年,过往之事本公子皆可既往不咎,但百年里须全心效力,不得有任何异心、怠慢之举,否则…”心意一动,顿引动龙君们核心黑火。

    知道黑火厉害,众龙君连声不敢。

    王越点了点头,转身道:“敖骊,各位龙君和四海之国就暂交托于你了。”

    “敖骊必不负所托。”敖骊微微拱手走向前来。

    各位龙君顿时大吃一惊,近年来敖骊诸多大动作,叫她在源主后裔中名声在外。

    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敖骊竟投靠了王越,还成就了真龙之体今日参与了王越对他们的出手。

    怒火瞬间就在龙君们心头不同程度烧起。

    这世上最可恨的往往不是敌人却是背叛者。

    敖骊之举,无疑是对源主后裔的背叛。

    南海龙君有心怒斥,但王越在前…今后更可能在敖骊手中混饭吃…生死都在人手便不敢出口,只看向东海龙君,通过龙君们联络的渠道,骂道:“敖列你教养的好后裔。”

    东海龙君叹了口气,除了苦笑还能说什么。

    北海龙君心中怒意也就在瞬间。

    四海龙君中他投诚王越最早,刚才更为王越劝降其他龙君等,若说敖骊背叛他算什么?各位龙君不一样选择臣服了么?而且…以王越实力之强,有心对四海之国出手,多个敖骊少个敖骊又有何区别呢?

    还不是一样的结果?

    转念又想,敖骊这样新成就的真龙于王越手中都可得重用,能一人掌四大海国…他缘何就不能呢?

    这么一想,投诚或许还是好事。

    看王越今日随意就拉出了四位真神级战力,展开的威能简直前所未见,再有他等五位神级战力和势力加入,实力、势力更甚,天下何神可当?

    未来的蛇余国,必定是天下第一等势力,却是一片更广阔的天地,在这等强大势力中谋一要职,或许远比他在北海国喝北风、守着几十万人过的比陆上各国大夫都不如强的多。

    至于源主后裔重回陆地的梦想…蛇余国既将四大海国纳入治下,另一个角度来看是有陆地大国接纳,此想或于此变相实现。

    心下有此计较,北海龙君先前因被迫降服投诚垂落的精气神立刻上了来。

    他不仅不再对敖骊有任何看法,反在南海龙君惊讶目光中主动对一介后辈“叛徒”敖骊行礼,言愿意配合她一切行动,又对王越恭敬再拜,甚至俨然一副当狗都愿无半分勉强的态度。

    此举直叫南海龙君和蹈海尊者看的目瞪口呆。

    王越却是大喜,对敖骊说北海龙君今后可为四海龙君之首,又说他今日有首义、招降之功今后百年里薪俸当为其他龙君两倍,接着还抬手散去了几个吸纳北海龙君生机而成形的分体,叫其重返原本回归北海龙君体内,让北海龙君新老细胞好一阵平衡,原本因受伤而导致的衰老都恢复不少。

    一旁,见北海龙君身上的衰老退返几分,东海龙君面色大变化紧接着是狂喜。

    他的真龙之躯已经腐朽不堪,刚才又受重伤死亡的脚步已是临近。

    如是今日之前真龙之体死亡也就罢了,借神位存活、神力强行夺舍,花费时间再铸真身就是,期间所虑唯国内潜在接近真龙之龙裔借此真空期推翻他,是故迟迟不行此法一拖、再拖至此。

    却不想有今日之变,东海国、东海龙君都将成过去,他的神位也将因此而消亡,而一旦真身腐朽、神消亡,他也将如普通凡人死去,这绝不是他想看到的。

    有了北海龙君的榜样,又见王越似有手段阶真龙之体之衰老,东海龙君也不再想其他,第二个站出来愿听敖骊指挥、愿全心为王越效力,只是借此朝王越表明了自身顾虑。

    东海龙君既愿主动全心效力,而非是面服心不服的被迫,他的顾虑对王越自算不得什么。

    直接满口应下。

    万事开头难,一旦有一就很容易有二、有二就有三。

    第三个站出来的却非是任一龙君却是冬主。

    活了几千年,冬主也自有见识。

    先前全方位体会了王越实力之强大,再见四海龙君以及一位九头相柳都为王越降服,个个愿全心效力,王越实力、势力扩张之势如火如荼,眼看着越发无反抗之力,便再不作首鼠两端之想站出来表明了态度。

    南海龙君与蹈海尊者面面相觑。

    这时,就在两位呆愣中,西海龙君长叹一口,去了来时之心事,也行至前来,朝王越拱手一礼,大声道:“西海龙君敖隅愿为公子全心效力。”

    敖隅一出顿时南海龙君和蹈海尊者成了绝对之少数隐隐呈孤立之态,而众人皆自表态愿全心效力,唯他两者不表、不言,这岂不是在说明他们不愿全心效力。

    刚才王越可是有过明言…若有异心或怠慢,那就是黑火伺候,南海龙君和蹈海尊者心念洞闪间明白这点,再不敢任何犹豫双双抢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