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四章 真身
    “蓬”的一下,随着一声出水声,敖骊的身形自永恒之井中一跃而起,发出一声万兽和音、无比畅快的吼声,化为龙形直冲天穹,刹那间就撞入了洞穴顶端,被纳入天锁云林的阵势演化空间内。

    一道道神通不断自龙体释放而出,行云飞腾、驭雷布雨、大小变化、龙息喷吐敖骊赫然已化龙成功。

    见得如此,王越随之跃入永恒之井。

    天下间,不同神祗真身的构筑各有不同。

    如夏主的火猿之体,直接“神化”和改变基因,而后只要有足够的热力和动能就可构筑。

    类似的还有那位来刺杀过王越的影子先生传承之法,过程近似只是“神化”之后对力量的需求乃是自阴影、黑暗中吸取,冬主以也是差不多,需要的冰雪寒力补充。

    另外一类就是春主、秋主、地主、真龙之躯等神祗真身了。

    这一类除却“神化”所须神力和还须力量补充之外,更还须构筑更强大躯体的营养物质。

    王越旧日之真身,兼属两类,以前者而论,只须将基因“神化”,而后需要吸纳足够的“生机”就可构筑,但天下间可有哪中力量名为“生机”的?

    却是着实没有。

    机者枢也,生机就是生之枢纽,生机是一个集成概念,包含了一切与自己生命相关的因素,既含能量也含物质,在概念上远比单纯的风、火、大地、母树生长之力复杂的多。

    既燃包含能量,也须物质,则当然可以以后者而论。

    此刻,身处永恒之井内,王越炼形过程中,永恒之井中的“水”就被大量消耗,但此消耗与敖骊先前直接吸入身体加入新陈代谢完全不同,更似在更高层面某种力量为王越所抽离。

    “水”部分被消耗了,其余尽化为灰粉状物,整个过程,似极了王越初来此世修复身体抽离旁侧细胞未完全死透尸体生机、活力或者说生命力修复自己身体的情景。

    这就是“生机”被抽取的现象。

    随着体内基因被“神化”,大量的“生机”入体,王越的身上渐泛起“生机”之光,自意识最本源向外扩展包裹全身,渐弥漫整个“永恒之井”。

    生机的光辉是怎样的?

    母树单一的生之力量呈现出大自然的绿,王越的“生机”却泛着黑,黑的发光发亮,透出一股子毁灭气息,俨然要泯灭万物,这正是他渴望永生而走向极端试图以之换取永恒生命的“生”。

    按照昔日炼形时设想的理想状态,他以此力量炼形成功,体内生机于内当如衔尾蛇般轮转不休,筑起生死转换之循环,哪怕不完美有其损耗,却可自外掠夺来保证恒生不灭。

    只是不曾想,原本“神化”概念下的“生机”之力于身体,却似汽油对于汽车,他的炼形达成了无限汽油循环模式,拥有近乎无限的生命动力,却无着于汽车本质变化,反而无穷动力下使用的多反坏的更快。

    现在王越便是在原有真身基础上,利用现有的能力、知识将真身推向更完美。

    他不仅要无限汽油,还要无限汽车零配件内循环,达成真正的、更完善的生死循环体系,还要为汽车添加更多功能神通,甚至要让这个汽车拥有复制自身、按照不同图纸生产各类汽车的功能。

    地下空间上空,敖骊蜕龙成功后对全新神通、全新龙躯一番无比畅快的演练后,准备回落大地,低头却见永恒之井处已然尽被一团漆黑所笼罩,看那团漆黑形状隐隐似一个蛋。

    蛋上隐隐幻化出一条巨大的不知是龙还是蛇的生物,身体弯成一个圈张开着大嘴竟将自己尾巴和大半身体都吃进了腹中,并且还在不断将更多的身体吞咽进去,奇怪的是它的身体却仿似无穷无尽般,可以被不住吞下却无有半点减少,而此蛇吞下无数身躯却不见任何长大。

    这是那个徽章上描述的生物?

    蛇余公子是在铸就神祗真身?但他不是早就铸了真身了吗?难道是重铸真身?

    真身竟还能重铸吗?这个真身比起先前的真身,看起来要玄奥多少?

    敖骊满是疑惑的想着,真龙之体化为人形,站在天空凝视着下方的变化。

    无穷的“生机”被王越纳入体内,渐渐整个永恒之井都干了,可是竟还不够,他连忙调动太阳神座核心发动力量经阵势转化出更多可为“母树”直接吸收的力量,“母树”吸纳力量插入大地的根须急速生长蔓延,扩大到更远的大地远远不断吸纳相关营养,与太阳神座的力量汇集成永恒之井中的井水,供给王越炼形需要,他的需求比之敖骊乃至这地下空间任何一具神祗克隆体都多太多。

    也亏得有太阳神座无限力量和母树于大地身处不断扩张根系吸纳相应物质的支撑,否则放在地面上昔日在地球上他炼形“神化”部分完成后可是“抽”尽了神龙架某座山头方圆五公里的生机才圆满,却是叫大面积的草木直接化为灰烬,地下大量的元素也被吸干,生生在神龙架地区造成了一片寸草不生的荒漠。

    如今更完美、更强大的身体,所须只会更恐怖。

    永恒之井中的水干了又有,有了又干,生产多少就被王越吸纳多少,渐渐内里都被生机抽走后形成的“灰尘”所填满,王越眉头微皱,调动阵势将“灰尘”尽扬撒了出去炼形还在继续。

    漆黑大蛋上,衔尾蛇的形象也在不住变化。

    它忽大、忽忽而是立体,转而又成平面,陡然又薄薄的成一张纸。

    敖骊却在这时陡然睁大了眼睛,在之前她无论如何都想不通一条蛇如何可以处于这种神奇而诡异的模式、状态,更难以理解其玄奥之处,当这条蛇化成一张纸的时候她便恍然了。

    一张长条的纸,将之反转,再两头对接就是这条衔尾蛇啊。

    这条蛇看似有着两面却实际上仅有一面,不是么对折接口的纸条,如有一个人在上面奔跑,他可以一直跑下去,将原本的两面尽跑到,原本的两面化为一面。

    一个简单的现象,却仿佛有无穷奥秘蕴含在其中。

    “哗啦!”下方一阵水花响动,衔尾蛇形象骤然向黑色巨蛋一烙。

    下一刻,整个地下空间仿佛点亮了一颗“黑太阳”,无穷的黑色如光般向整个空间发散,敖骊只觉自己的一切感官都在这黑光中失去了效力,不过只是一下,转瞬间就已经恢复。

    再看下方,衔尾蛇和黑蛋已经完全消失,有的是一汪正在被不断填满的池水和池水中的人。

    池水中的人,似是感应到他的目光,抬头向上一望。

    瞬间的对视,敖骊没由来感到一阵恐惧,隐隐感觉先前那条吞噬自己身体的大蛇睁开眼睛正向她看,仿若没有极限的吞噬之力已对准了她,还未发动她就隐隐感觉自己生命的动摇,而那大蛇若是发动力量,自己的生命、灵魂或许都会被徐徐抽走。

    这种感觉只持续了刹那,转而又似有黑光自大蛇眸中射出,目光所至敖骊但觉自己的生命、灵魂都在向某个点集中还有灼烧之感,敖骊仿佛看到了自己从身体到灵魂都包裹在一团黑焰中被焚烧殆尽。

    好诡异而强大的真身,难怪要废弃原来的真身重新铸就。

    敖骊急运真龙之体无比强大的法力一挣,方从那种感觉中脱出,又急忙掀起一团云将自身护住感觉方才好些,但目光注视带来的威胁仍在。

    下方,王越收回真身初成而外露的气息,微微感知身体顿觉十分满意。

    此真身如论及可调动力量总量,远不及他现在所掌的“神化”铜原子,但根本神通之诡异强大,却另具妙处尤其是涉及一些火星时代科学还难以解释的东西非是单纯“神化”铜原子能模拟出来的,更难得的是,旧日神通尽复,原本的缺陷也被补完了,诸多新添加的神通也相对完美的添进去了,旧日小丹如今也换成了能量无有穷尽的大丹。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