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一章 点醒
    “公子”从未被男子这般接近,心中、身体更生出一种前所未有、莫可名状的火热,只叫她浑身无力,几要软倒在地,却被王越拥着继续贴近,感受着敖骊的滚烫、软化,心中欲拒身心本能却前迎之景象,再看着她无比娇美动人的面容,王越不由食指大动。

    这位闻名列国以“强”著称的女公子,之所以强、之所以高高在上、之所以冷,只是未碰上能够降服她,叫她心动之男子,如今心动、情动,过往为心性压制的情感,却是一触即发,而一发则不可收拾。

    此时,他拥着的分明是一座火山,只是火山顶端,还有些许往日冻结的寒冰。

    无比灼热的目光,凝视着敖骊已然情动、动人心魄、足叫天下任何男子浑身酥软无力的瞳眸,王越小声道:“小蝴蝶刚才说,她要去玩了,不打扰夫君和敖骊姐姐的亲亲。”

    抵挡不住王越极具侵略性的目光,敖骊低下了头,羞涩不可抑制,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心下的强硬、不服输的念头却陡然升起,又迎头而上,双手无比大胆的搭上了王越的肩膀。

    漆黑的眸子火花四射,似乎在说,亲就亲谁怕谁?

    王越深吸了一口气,喉咙本能吞咽了番。

    怀中美人如此,眼下是个男人都知该如何做,何况他这等老手,低头、以绝强的神力对即将爆发的火山口施展了封印术,并试图将封印更深入些,将力量深入了火山之内,与喷涌而出的岩浆相触。

    敖骊的眼顿时睁大了,身体一个紧绷便彻底软化在王越怀中,再无反抗之力。

    王越的封印却不再止于火山口。

    一双如有魔力的手,早已将她火红的战袍捞起,清风般抚弄玉脊玉背,极轻柔的带起敖骊一波接一波的颤栗,引动大地深处火山一波比一波强烈的冲击。

    终于,王越放开了封印,敖骊口中放出一声天籁般的娇吟。

    这时她从情火中稍稍清醒了些,满眼已泛起水光如春潮带雨,从未有过的美好感受,只叫她忍不住彻底沉醉,不觉间山下溪谷之冰封已然消融而流水潺潺。

    王越再接再厉,轻吻挑弄怀中美人儿的玉颈,如品世间最美味之美食。

    品得耳边欢乐阵阵,敖骊朦胧间已进入新的篇章。

    眼看着欢乐即将进入主题而迈向更高的巅峰,王越陡然停了下来,才入云端的敖骊,刹那间失去依托急速坠落,已为莫名所填满的心胸,满是难以言述的空虚。

    迷醉的眼睛睁开,满是疑惑的看着王越。

    王越小声道:“神鸟不是要夫君带着四处去看看吗?”闻此原因敖骊又羞又恼,只恨不得给王越来一剑,却听王越继续道:“小蝴蝶在一旁偷看呢。”

    “啊。”瞬间,什么想法都被这一言击散,敖骊急忙转过头去,只见不远处的一根枝桠后,探出的小脑袋不是小蝴蝶是谁?满脑子都是刚才之事被小蝴蝶看见了,以后怎么在她面前当敖骊姐姐。

    王越招了招手,小蝴蝶笑嘻嘻的飞了过来,脸上表情如刚偷了油的老鼠般,道了声:“敖骊姐姐。”

    “嗯。”王越正了下声,道:“既然小蝴蝶回来了,便一起由夫君带你们一揽此地之胜。”

    这时的王越,一口一个夫君,若是在下来之前,与敖骊的关系且朦胧不甚明朗,还是不好说的。

    如今有过先前那阵打破距离的接触,敖骊听着已是无妨,但刚才被小蝴蝶看见两人亲热,素来自视极高的她有些拉不下脸面,却是低头不言,再拿不出女强人的范,在王越面前如个小妻子般。

    目光轻轻扫过敖骊,王越笑道:“此地有一处极宝贵处,就在下方。”

    敖骊和小蝴蝶顺着他手指方向好奇看去,只见大树下方为其裸露地面虬结根部环绕,有一处不大的小池塘,内里流淌着银白透亮的光色,明明是水给人的感觉却如同明媚的太阳与冰冷月光的结合体。

    将其扭为一体的却是一种“春天”般的感觉,那俨然要随光辉蒸腾起来的勃勃生机。

    王越介绍道:“这叫永恒之井,你们知道它为何叫这个名字吗?”

    小蝴蝶摇了摇头,敖骊却若有所思,王越对小蝴蝶道:“让你敖骊姐姐下井中洗个澡就知道了,说不定洗个澡后,你的敖骊姐姐就会变成一条真龙哦。”

    “敖骊姐姐洗澡会变真龙,小蝴蝶可以吗?”

    “不可以。”王越直接否定道。

    “为什么?”

    “因为你敖骊姐姐本就是龙,小蝴蝶现在却还只是只蝴蝶啊,蝴蝶是变不了龙的。”说着,王越对敖骊道:“刚才松了份礼物给小蝴蝶,都是夫君的小妻子,不能厚此薄彼,应当一碗水端平。”

    “我的神鸟不去试试下方的宝地吗?”

    敖骊看着王越,此刻与小蝴蝶在一起的王越,与她昔日想象、听说的形象是截然不同,小蝴蝶与工地上指挥整个蛇余新城建设的那位管理者也是两样,两人身上的变化,却有一种异样的协调。

    正想着,只听小蝴蝶笑嘻嘻道:“敖骊姐姐放心,我们绝不会偷看的。”

    一言之间,将她的思绪搅个干干净净。

    王越大伸了个懒腰,笑道:“小蝴蝶的意思是说,不会偷看而是光明正大的看。”

    见得敖骊听了满是错愕的表情,王越声音一变,大声正色道:“此地无甚他人,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呢?将来都是一家人,还有什么顾忌的呢?”

    “我们不断修炼、拥有更强的力量图个什么呢?”

    “就是图个不看外人脸色,图个活出个自我,图个超脱生死的大自由、大自在。”

    说完便不再理会敖骊,回头便对对小蝴蝶说:“我们走,夫君带小蝴蝶去看金鱼。”

    “金鱼?世上有金子做的鱼吗?”小蝴蝶满脸疑惑。

    王越大笑了起来,笑的小蝴蝶莫名其妙,拉扯着她的小手便冲天而起,转瞬间消失在敖骊视野内。

    目送王越远去,敖骊想着先前那番话,恍然间便已明白王越与小蝴蝶身上与平日里截然不同的的变化。

    “我也可以这样自在么?”敖骊喃喃自问,又眼前一亮:“为什么不能呢?”

    她低头看向下方的“永恒之井”,“我”的光辉从未如今天这般闪亮,意识本源从未有现在这般凝聚,引的体内血脉力量都在颤动,全身的细胞都升起一股渴望。

    这种感觉她再熟悉不过。

    少时第一次开化血脉觉醒力量,再次开化血脉迈步高阶,最近一次是蜕变龙身,解开龙之变化步入超阶,眼下分明是分明是要向更高层次蜕变彻底开化真龙之身。

    只要迈过这一步,她将成就真龙之体。

    虽源主的后裔,真龙之体比不得昔日源主的真龙之躯,但这却代表着神级战力。

    若来汲地前,她拥有此等力量,又何惧东海国内大夫们种种谋算?

    哪怕东海龙君都得正视于她。

    因为在力量上,她已与龙君同处一个层次。

    “不看他人之脸色超脱生死的自在力量还真是如此呢。”

    敖骊长舒了一口气,在即将迈步神级铸就真龙之体前,过往背负的一切,所有的压力似乎都烟消云散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