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章 神幻
    上下四方一片漆黑,仅有的光是云团散发的赤色,赤云在通道中极速而下,仿佛穿过了一层薄薄的水膜,下一刻敖骊恍然发现自己已置身于异域天空之下。

    抬头看上方,先前下来的通道早已不见,唯见青冥之上无限瑰丽的夜空。

    与外界乌云满天、鹅毛大雪不同,顶上的天穹一片通透。

    无数色彩不一的星辰,组成了一条璀璨的星河,与一若小房屋的银月,在天上形成星月交辉的奇景象,星与月之光辉如雨交织落下,下方的世界如梦似幻。

    小蝴蝶直接被这片美丽的天地美的呆了,大睁着眼睛说不出话来。

    敖骊只道地下有何胜景,不想却仿佛身处另一片天地。

    赤云继续向下,直落“母树”所在之岛屿。

    “唧!唧唧唧!”还未落下,就有无数似乎有火焰组成的大小不一的猴子指着天空发出意义不明的大叫,母树上和林子里则瞬间升起了一片银云,瞬间升腾而起朝赤云迎来。

    银云飞的近了,小蝴蝶才惊呼了起来,组成银云的是无数长着仿佛蜻蜓翅膀、一个手掌高的小人,每一个相貌皆是不同,却都是绝美的少女。

    赤色的云团陡然消失,三人陡然下跌,却被无数小人环绕着托起,如羽毛般徐徐下落,最终落在一处奇幻、童话风格的木构别墅前。

    “公子,这里是哪,是在天外吗?”

    敖骊回过神来,美目紧紧盯着天上那轮巨大的月亮。

    天下间何曾有此巨大的月,还有那璀璨的星河,她也是从未见过,记忆中天上的星辰,可不是这样的。

    回目四顾,此地却是处在湖心之中。

    湖外看不到王越来时的洞壁,有的只是连绵的青山,将湖泊团团围住。

    王越笑了起来,这里哪是什么天外,却依旧是原来那片空间,他只是将太阳神座以及克隆的诸神真身的力量都融入了天锁云林大阵中,而后调动阵势之力对此地下空间做出了调整与改变。

    就如天穹及四面,原本皆是地下空洞的四壁与穹顶,眼下他们所能见的异域星空以及连绵起伏之青山,都是阵势依他心意演化出来的幻象,原理却如生化危机地底蜂巢播放地面街道影像如玻璃般的显示屏,能让人以为自己身处地面,只是此幻象显示屏更加宏大罢了。

    不过这幻象却也非是单纯的幻象。

    以天锁云林大阵的力量,诸般幻象原本不过是惑乱凡人五感,但有着各类神祗真身融入阵势,无人运作的神力为阵势调动起来后,幻象就非同一般了,却已然有了真实的基础。

    事实上淮伯淮水神宫那等近乎神国拥有于外界天地规则截然的空间,就是由无比庞大的神力汇集演化出来,此天锁云林大阵内的幻象,却是已然近乎那般存在了,此时敖骊若是朝一个方向飞过去,绝不会遇到此片地下空间的边缘,而是在边缘处为阵势之力颠转挪移放入一片方圆里许的“秘境”。

    “秘境”中种种也会随她之行动而演化,如此显得天地无边其实却是半虚半实的假象,湖心“母树”和其周围林子里栖息的小精灵、火猴之类也是如此,虚幻却又实际存在着。

    “真美啊。”

    小蝴蝶满眼已经亮起了小星星,几在这梦幻之美的冲击中迷醉。

    她忽的跑了出去,旁若无人的又唱又跳,如一只真正的小蝴蝶般在别墅前的藤编平台上翩翩起舞。

    王越回头对敖骊道:“这里不是天外,这里是我的世界。”说着,抬手一指,却是赋予了小蝴蝶在天锁云林大阵中调动“小精灵”和其力量的权限,又将一些基本用法传入小蝴蝶的徽章里。

    此权限一赋予,“小精灵”们立刻感受到了小蝴蝶的喜悦,随她喜悦开怀而动。

    无数小精灵纷纷环绕了过来,在她身周与她一同欢快的舞动。

    “还缺了点什么。”

    看着小蝴蝶与小精灵和谐的舞动,王越喃喃道。

    心意一动,母树的枝叶开始分出岔枝极速生长,片刻间竟生出了许多乐器来。

    随他手指在半空敲击,口中轻吟:“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乐器伴奏、小精灵天籁般的和声,一首本世界从未出现过的虫儿飞自然流淌而出。

    音乐声起,小蝴蝶的舞蹈也随之而变。

    此情、此景王越伴奏小蝴蝶领舞万千精灵一齐和声舞动,敖骊向来强悍的心也不觉为之触动。

    天下间各国联姻,多为裸的利益交换,向来难得幸福,时常以悲剧而终。

    这位成室的小公主,却真是幸运呢。

    乐声奏罢,歌歇舞停,小蝴蝶维持着姿势,许久才停下,抬头眼中早已泪流满面。

    回头看向王越,小步的靠过来,一头扑在王越怀中,满满的都是情谊。

    低头嗅着小蝴蝶既黑且亮的秀发,王越柔声轻问:“喜欢吗?”

    小蝴蝶用力的点头:“喜欢,小蝴蝶是天下间最幸福的公主呢。”

    说话间,她看了看敖骊,眼眸儿一转,将小脸按在王越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娇小的身躯一扭,就钻出王越怀抱,小手朝着“小精灵”一召,无数“小精灵”顿时飞过来,齐齐“施展力量”将她托起飞上了天空。

    目送她飞空,王越对敖骊道:“你猜小蝴蝶刚才对我说什么?”

    敖骊面色微红,身为超阶武者五感超人,小蝴蝶自以为的小声,岂能瞒得过她的耳朵。

    白日早已平复的心动,尽被小蝴蝶的话和王越的明知故问勾动了起来。

    她强自按住心绪,道:“公子的世界,不带敖骊四处看看吗?”

    “固所愿,不敢请尔。”

    王越笑着说,右手已经伸到敖骊身前,意思不言而明。

    敖骊满是犹豫,从小到大,她还从未与任何男子如此亲近,更遑论要肌肤相触的牵手。

    心底告诉自己今天既是来了,心中已是有所决定,眼前的男子便是自己未来的夫君,牵牵手不算什么,但心底却对胸中的雀跃和变得柔弱的心感到无比恐慌,过往的高傲和矜持更叫她不敢朝前迈出一步。

    无比矛盾间,纤纤玉手微微伸出,却又准备收回。

    王越飞似的靠近,伸出的手已将她无骨的柔荑拿在手中。

    敖骊本能的一争,却是“无力”挣脱,反被王越大力拉回,等到醒过神来,发现自己竟已在王越怀中,抬头就是王越柔软却带着火焰的目光。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