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八章 商氏
    一番准备,小蝴蝶换了一身衣物,将之前端庄秀美的汉式曲裾,换成了淡红格子短衬长裙,足下长筒白袜平底小皮靴,发髻也放了下来简单的扎了个马尾,背后再背了个精致的双肩小包,整个人已由古代仕女化为现代青春张扬、活力十足的元气少女。

    一路欢快小跑之间,胳膊上、鞋子上的小饰品叮叮当当发出无比悦耳的声音,到达王越身前,她张开双手,来了个完美转身展示:“铛铛…铛铛,亲爱的夫君大人,小蝴蝶美丽可爱吗?”

    小蝴蝶衣物、饰品什么的,都是王越亲自动手设计制作合乎小蝴蝶气质和自己心意的,这一套直勾起他少时许多的记忆,简直是那时对未来女朋友的幻想化为实物。

    这般既是美丽又有情怀,怎么能不美丽可爱?

    王越起身将小蝴蝶笼在怀中,柔声赞道:“我的小蝴蝶最可爱了。”

    “嗯,准备好了的话,我们先去就晚食,然后便出发。”

    小蝴蝶将小手交到他手中,点点头就一同往外走,王越看了看她的小背包:“小背包都带的什么的呀。”她的眉眼顿弯成了月亮,满脸幸福道:“好吃的。”

    王越笑了起来,也是…像小蝴蝶这般年纪的少女,多半都爱各类美味零食、点心什么的。

    昔日她生活的成室本就困顿不堪,这个世界物质又相对贫乏,在地球同时代人们对天堂的幻想,也不过是“流满了奶和蜜”,如今汲地却有制糖厂,搭配着做出不少由他带来的简单甜食、糕点,对于本世之人而言,就是无比高档、美味的食物了,难怪小蝴蝶这么幸福、满足。

    这是简单的幸福、简单的满足啊。

    王越也简单的品味,叫其浸润自己的意识本源,以此“阳”清洗、化解精神中过往之“阴”,却并不为之沉醉。

    这样的美好与幸福,也唯有强力守护才能得之、才可长久,否则便如自然界中的鲜花,多少风吹雨打去,偶现的美丽也不过是刹那芳华…由此而格外动人。

    很快两人便下了楼,自有章德派人去通知敖骊。

    小蝴蝶却聊起新城工地上与政事堂同居中心却位于旁侧的国君府邸。

    她对府邸有些疑惑,最大的疑惑在于那处府邸的建设虽采用了诸多新工艺、技术,但内部的配饰、家具、陈设之类却与国宾馆中的“奢华”完全两样。

    并未采用瓷砖为墙、为地,反倒多使用旧日大夫府中的木地板和汲地才有的墙纸等诸如此类。

    小蝴蝶一番描述,其画面之展开,却是颇类古典与现代结合出的新中式风格,只不过王越在风格上以本世界国君、大夫之家色彩为主,却都有一番改良与新建筑结合起来,整体既显大气、奢华却又内在含蓄,在科技现代同时还有一番与自然结合缩天地于一府之感,却正是改造自然、却又与自然相谐,呈现出一番以人为主天人合一之美,实是王越心境于建筑之化现。

    之所以与国宾馆不同嘛。

    今后国宾馆常住之人乃是外来使者、商人等,各类天然材料乃是司空见惯,却是非诸多人造未有以及异域奢华风格无以震慑,又兼推销汲地诸类工商产品之能方才如此。

    一个是给外人看、推销产品,一个是自己居家当然是不同。

    王越随口一言,小蝴蝶一点便透,脸上便笑的更是灿烂,对新家满是期待。

    说话间,两人便到达晚食之处。

    一处宽阔的大厅,丰富的食物包含酒水、饮料、麦粥、糕点、肉食、蛋类被分别摆在一起,任由客人以自由取用。

    此时离蛇余国复国以及招商会还早,国宾馆内几乎无甚外来客商,但政事堂还未完全建好,仅是主体可以办公、住宿为用,食堂却还未开伙,所以主要官员们一日三餐皆安排在此。

    王越与小蝴蝶来时,厅内已经颇为热闹,人来人往。

    见得王越过来,都纷纷行礼,却并不停留,只一礼便自吃自的。

    王越微微点头致意,自厅内直往内里与大厅隔开的小厅去。

    稍稍落座,便有服务人员推着小车过来,食物无须自己去食物区自取,直接自车上拿自己喜欢的就可。

    未及片刻,敖骊也自楼上下来,依旧是那套火红战袍按剑而行。

    王越看着小蝴蝶,又看向敖骊,两位女子风格各异,却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回头再看自己,带着老婆与女朋友一起约会游玩,想想都有一种莫名之感触。

    小蝴蝶一改先前在房内嘟嘴,王越还来不及介绍,便飞快扑了出去,极为亲热的拉住了敖骊,叽叽喳喳起来姐姐长姐姐短的,诸般羡慕各种赞美甜的不要命。

    敖骊满是意外微微皱眉。

    人皆有安全距离,像她这种实力高强的武者,对此距离更是格外敏感,平日里被陌生人这样人扑一下,早就本能出手拔剑斩了,今天却连反应都没有被小蝴蝶近身抱住,如果小蝴蝶对她有敌意携了把剑这样近身,或许就这一下就能重创于她,不过很快她便感受到了小蝴蝶身上安抚她“本能”展示自己“无害”的特质,心说这种能力却是不一般呢,又见得不远王越正满脸笑意的看过来,冰雪聪明如她已明白了王越之意。

    换成其他无脑女人,见王越带女人来与她会面,哪怕带的女人不是老婆、女朋友,只怕第一时间情绪就起来,满脑子受迫害妄想症,无数个你什么意思,又各种与小蝴蝶比较,思维被带往天边去了,敖骊却知王越这是向她表明接纳之心,更深层的意思是希望她能与小蝴蝶和谐相处。

    小蝴蝶都如此热情扑过来主动表明了她的态度,一口一个敖骊姐姐,她身为姐姐也自当拿出姐姐的范来,气氛却是十分融洽,王越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一大一小两位美人,却都是冰雪聪明且明事理之女子啊。

    如此气氛加上食物丰美,晚食自是宾主尽欢。

    晚食过后,北风更急,细碎的雪花已经开始打落。

    国宾馆外,小蝴蝶四处打量,既未看到马车,也没发现上回携她自成室回来的飞艇,回头又见原本跟随的拱卫司武士章德也未随行,不由疑惑:“夫君,我们不是要出行吗?”

    一旁敖骊却盯着小蝴蝶胸间的徽章,满眼的好奇,小蝴蝶一介凡人没有气力、法力,身上却有无垢之感,穿着如此之少还不畏寒冷,显然是靠了这枚神秘的徽章。

    “谁说出行需要马车呢?”王越笑了笑,却知小蝴蝶这是从未见识过他的神通。

    当下大袖一抚,以他为中心,散逸在周边广阔空间内的“神化”铜原子瞬时汇集到他足下化为一团赤色火云,往上一托刷的一下在小蝴蝶尖叫声中冲天而起,闪电般直往器械试验场下的地下空间而去。

    那处空间,被他新命名为“母树”的大树上可是有着一栋树上小别墅,原本就为休憩之所,而近来内里又有了一番奇异变化,加上内里本有风景,却是美轮美奂犹如仙境,实是汲地最美去处,而此行他也非单纯的带两女去赏玩,却还有些要落于敖骊与自身的想法。

    以他飞行之速,新城至器械试验场也就是几十个呼吸不到。

    小蝴蝶惊呼未歇,几十里地已经到达,敖骊看着王越面上满是震惊。

    她身为龙脉者血脉开化至超阶一等,除却武士气力外更有许多真龙神通,如墨蝰般腾云驾雾也是其中一项,是天下间少有可飞行的强大武士,往日也自以为飞行速度快,更曾借之行游天下。

    今日与王越这团云相比,相差何止倍计?

    难怪能降服以飞行速度称雄的地主啊。

    器械试验场上空,赤云微停,王越有节奏向下射出几道颜色不一的光柱,叫留守此地拱卫司人员知道自己到来,随即沟通地下空间内阵眼,驾云徐徐切入天锁云林大阵内。

    一入阵,明明不是秘境,敖骊却在瞬间感受到了极明显的空间转换之感。

    显然阵内阵外有着极大的不同,看似与外界无甚两样的器械试验场,虚无之中不知有多少强大力量潜藏,能迷人耳目、惑人五感甚或锁定、挪移空间、制造诸多毁灭,以此收惑敌、控敌、制敌、灭敌之效。

    敖骊不知阵道奥妙,还以为是秘境、神境。

    就在这时,汲西关卡,一只人员足有数百人的商队顶着风雪刚自申国入境。

    在队前高高扬起的旗幡上,赫然绣着一个巨大的“商”字。

    此方天下间,有国名为商阳、少商,却无单纯的“商”氏,而以“商”为姓氏者,唯昔日襄助越国问霸的陶赤公在建立货殖学派之改宗,这时候几位为首者,正捧着入境时宣传汲地规矩的小册子说着对汲地各类规矩的看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