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七章 担心
    下午,北风呼啸而起,带来极地冰冷,天气气温骤降。

    蛇余新城工地上,一些对天气变化有经验的老人皱着眉头看向北方。

    天边,浓密厚重的乌云铺天盖地的压了过来。

    变天了,可能有大风雪,甚至可能是连绵起码三五日的暴风雪。

    消息传到工程指挥部,小蝴蝶的心情瞬间就不好了。

    这段时日,她连学习带实践的耗在蛇余新城的工程建设上,对很多施工工序、技术进行了改良,更在宏观计划上进行了调整,使整个工程建设更加组织有序,效率大为提升,蛇余新城的主体建设进度大大加快,相较原计划必定超期完成,可是这场即将到来连绵几日的风雪,让她只觉自己的工作白费了。

    当小蝴蝶因为这场风雪而心情不好时,在更远的北方,还有更多的人心情不好…简直是恶劣。

    这场风雪,对于定居的农耕民族而言算不得什么,甚至对来年的收成还大有好处,可对游牧民族而言,却是最恐怖的“白灾”,每次出现必定冻死大量牲畜,通常巨大、长期的暴风雪一年有个一次,杀伤力就已经很大,可如今却是今年的第二次,他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此时汲地才感受到风雪,北方却已经下了一天。

    无论戎人、狄人都已将目光方向了临近的列国,没了足够多的牲畜,他们就无法养活现有数量的族人,与其饿死…不如往去抢,拿命去搏出一条生路,而雍、陈、许、曹、申、象、随、蔡等与戎狄有相邻的国度,无不感受到了风雪带来的恶意。

    和往日戎狄间或的南下抢掠不同,接连白灾过后的戎狄之人抢掠乃是求存。

    不出意外各国皆会面临一波极为疯狂的戎狄浪潮,而浪潮还未至就已然开始影响各国局势。

    随国西面就是广大狄人地区,虽说许多白狄人也祭祀冬主,但生存面前还哪顾得上其他呢?

    随国人愿意拿出大笔的粮食给他们过冬吗?

    不能的话,那就只有打了。

    蔡国西北与随象之间的大片土地,也靠近白狄生存的草原区。

    以蔡国相对小国的富足,也是历来是白灾过后白狄重灾区。

    如此一来,因为风雪的到来,蔡随两国大战自然就停了。

    到这时候他们的大规模战事已经打了几个月,都已经有些难以继续的样子。

    随国一方国力不及蔡国,又被蔡国压着打,尤其是近段时日一位吴敌到达北方后,打的随国毫无还手之力损失惨重,蔡国一方先后经历蔡象、蔡淮、蔡尚三场大战,又与随国鏖战数月,也是近乎油尽灯枯了。

    双方之所以不和谈,都是不想在谈判上落下风。

    而今“白灾”一来,既因风雪而停战,为接下来的“狄灾”,和谈已经开始了。

    蔡国往西国内利益之争才尘埃落定的象国新君及大夫们则是面面相觑甚至有些惊恐,倾国之兵在象都一役中被重创,如今国内尽是些残兵败将,怎么挡得住拼命南来的白狄?

    当然,这时他们还不知王越委派风镰已携竹杠而来,不然面上表情或许会更丰富些。

    申国虽在蔡国进击中损失颇重,相较于象国的局势则好的多。

    曹许二国主力才之陈国内战中脱身,以陈国兵制编练又在陈国内战中磨砺出来的军队,比不上陈国各家主力,相较于千乘小国却是强军,对白狄自是无惧,只是损失在所难免罢了。

    此次即将到来的“白狄之灾”,形势最严峻的当属陈国昭氏。

    其领地与北方三大兵强马壮,半农耕、半游牧的戎狄之国林中、云中、山中相邻,必将受到三国统帅下更北方游牧戎人、狄人的直接冲击,偏偏此时卫、张、荀三氏的陈国统一战已经在酝酿之中,只待解决了陈国宗室必定北进、西进(卫氏北方在昭氏以东)。

    于此此有利的自属陈国天主所辖卫氏。

    因此番风雪到来,他们已经可以预见陈国轻易统一于卫氏之手的未来,陈国国君手中那点兵车相较于三家根本不算什么,一旦开打国君想要保留宗庙几乎是必定投降,唯昭氏是一块相对难啃的硬骨头,如今今年第二次白灾到来必定会引起的狄灾,却是帮了他的大忙,昭氏除了臣服哪还能有其他出路?

    至于列国最西端雍国,则面临西方乌渠和北面妖戎部落联盟最直接的冲击。

    于是,只因今年的第二场暴风雪,天下列国才稍稍平息的刀兵…又将再起。

    不过,戎人、狄人的南进,对于身处象国已南的汲地向来是没什么影响的…新得尚氏之土也是无碍,坐镇政事堂的申到只是通过网络发布了关于各地做好应对暴风雪工作的信息就没了下文。

    王越则在与尚文一番交流中,为一件事感到可惜。

    早在淮上联军北进时,他可没想过地主尚文会投于自己麾下,当时叫黑影去杀其祭司杀的可有点多,如果没叫黑影去杀,地主的祭司可都将由他接手啊。

    这些祭司,可都是能够直接自由接入信息网络者呢。

    仔细想想,真的是亏大了。

    这时,门忽然打开,小蝴蝶闷闷不乐走到王越身边。

    王越回过神来,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怎么啦,谁惹我的小蝴蝶生气了。”“没有谁。”小蝴蝶无力的说着,又说了声:“天气。”接下来如倒苦水般将天气延误的工期、叫她这段时间努力白费的说了出来。

    王越笑了笑:“谁说小蝴蝶的努力是白费了,你想想看,如果没有你的努力,蛇余新城的建设进度会怎样呢?”“对啊。”小蝴蝶眼前一亮,只道自己如何这般蠢。

    王越说:“这叫当局者迷。”又看了看天色,想起与敖骊约定的寻幽览胜,便继续道:“这场风雪也来的是时候,所谓一张一弛、劳逸结合,正好让小蝴蝶可以休息几日。”

    “我们便一齐出去游玩一番,到处走走看看。”

    忙了好一阵有的玩当然好,尤其是王越亲自陪着,小蝴蝶面上一喜,但想着暴风雪。

    “接下来好几天都是连绵大雪有什么好游玩的。”

    “汲地好玩的多了。”王越道:“今天晚上便带你去一处不受风雪影响的地方,接下来风雪期间我们就都住那里,小蝴蝶准备一下,晚些时候介绍一位姐姐给你认识。”

    小蝴蝶听着先是欢喜,但听到“姐姐”两字,便嘟起了嘴。

    以她之聪明,如何不知所谓姐姐是谁呢?

    蛇余国和东海国联姻之事她也知道,那位女公子敖骊近段时间可也住在国宾馆。

    见她嘟嘴,王越一个低头,含着她可爱的小嘴亲了一口,小蝴蝶脸上瞬间就红了,却又低下头,扑在王越怀里,两只小胳膊紧紧抱着他,仿佛生怕放松了就抓不住。

    片刻,她抬起头,两只眼睛弱弱的看着王越,好像一只担心被遗弃的小动物,无比可怜道:“夫君,小蝴蝶会为夫君更加努力学习和做事的,将来可不准有了姐姐就不要小蝴蝶。”

    王越深吸了一口气,用力点了点头,弯指勾了勾她无不可爱的小琼鼻,柔声道:“小蝴蝶这么聪明可爱,夫君怎么会不要小蝴蝶呢,等下见了姐姐就和她好好相处好不好。”

    “将来我们都是家人,会一直生活在一起,很长时间…漫长到海枯石烂、地老天荒还在一起呢。”

    小蝴蝶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小声道:“真的可以吗?可是书上很多男人都说过这样的话,还发誓赌咒,可是都是骗人的,而且小蝴蝶现在很可爱,但将老会老的,老了就一点都不可爱了。”

    “脸上会长满皱纹,皮肤也干巴巴的,牙齿都会掉光,好难看。”

    王越道:“放心哦,夫君不会让小蝴蝶老的,我说不会老就不会老,想想看,投诚夫君的尚氏家主可是天神地主,连天神地主都不是夫君的对手,这说明什么?”

    “夫君比天神更厉害哦。”

    小蝴蝶眼前一亮,才闷闷不乐又无比担心,立马就恢复了欢快,一个转身就从王越怀里挣脱,欢快的跑去卧室准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