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五章 神鸟
    大门被打开,王越亲自迎出,目光扫过迎面而来动人却英气蓬勃的面容、婀娜多姿如被一阵微风可以吹倒却傲然挺立的身姿、贴身未有任何累赘的火红战袍,饶是早就通过敖骊入关登记影像见过,此时心下也微微生出惊艳之感。

    这位女公子无论自相貌、身段、肤色皆是完美,放之任何男人眼中都是人间绝色,强大的血脉、超阶一等近神级的力量,更于她身上体现出“优化神化仙化”效应,活脱脱就是一位走入人间的仙女,难得的是她一身英气蓬勃哪怕在男人身上都是少见,为她的绝色更增添几分神秘的魅力,隐隐引动男人对女人一股奇特的征服,心中如此想但王越见过的场面何其多,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微微一礼,道:“女公子请进,近段时日诸多事物繁忙,王越虽知公子到来,却未能亲自接待,只能委托下属,有失礼数,还请见谅。”

    敖骊一双漆黑的瞳眸闪闪生辉,在王越身上滴溜溜打了个转,嫣然一笑,道:“以常礼而论公子是有些失礼,只是敖骊也是失礼而来,那我们便是扯平了。”又轻声道:“我喜欢这种失礼,看似的失礼,却予以了敖骊以最大的尊重,这段时间多有叨扰,承蒙公子照顾了。”

    声音柔美动听,似柔和的海浪,平缓中蕴含着惊涛之力,更透出一股大海深处的幽深神秘犹若天籁,三眼数语之间,王越已闻到了海的气息,仿佛置身海中,这是一种颇为美妙的感觉,而一位性格坚毅强大的女性,微微展示柔美时,更是别有一番意味,足以吸引天下任何一位男子,但最吸引王越的却非是这些,而是敖骊是一位可以同行者。

    刚才还未进门时,王越已然感受到了她凝聚的意,起初他还只以为是蓄出来的势,但细品之下其精神境界已然触摸到神位,若无意外敖骊化龙只是迟早之事了。

    此等年纪,此等境界,难得更有统军、治政诸般能为,敖骊完全当的上天才之称,他这位近中年后起有成者在同龄时与之都无法相比啊。

    说话间,两人已经各自在沙发主客位上落座。

    王越拿出一罐茶叶,摘出一些放在一个特制的大茶壶内,又自一旁提起一壶开水倒入其中,一边泡茶一边说话:“照顾倒说不上,只是略尽地主之谊,同时也希望有一段时间可以相互了解一二。”

    他抬头问:“公子来汲地已有段时日,却不知对我这汲地、未来之蛇余国观感如何?”

    敖骊深吸一口气,毫不吝惜赞誉之词,感叹道:“蛇余新城是一座美丽的城市,无论是城市本身又或城市里生活的人以及建造者,若整个蛇余国都是这般气象,以我看来陈国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天下间,再不会有这般朝气蓬勃之地了。”

    王越笑道:“我少时有听闻过一个传说,世间有一种强大、美丽、高傲的神鸟,是一切禽类的君王,它时常在天空中巡游,俯瞰着他的王国、领地、臣民,从不轻易落于地下,而一旦落下则落地之处必然有着足够吸引它落下的宝物,那么女公子,你觉得蛇余国可有吸引这种神鸟落下的宝物?”

    敖骊面上微红,全然未想到王越竟会如此直接,见面才说几句话便入了正题,偏偏又是无比委婉,却是拿神鸟与她作比,言辞之间更对她以极高的赞美。

    强大、美丽、高傲、君王,四个词一个个都叫她心跳不已。

    其实以她之美貌或能力,早就受惯了赞美,听的耳朵都起茧了,但如今此言却是出自于王越这等强者之口便不一样,虽是比喻但已是毫不掩饰的欣赏之意啊,更令她感到受用的是王越这一言将选择交给了她。

    这可是她从未感受过的尊重,而且发自真诚,看起来毫无作伪。

    美目流转间,敖骊笑问:“公子可曾想过,如若这神鸟不落下,偏偏公子又已经正式确定并广传为人所知,这样公子于天下人面上恐怕不好看。”

    王越道:“那又如何呢?他人之眼光可能损我之半分?本公子可须看他人眼色而活?事实是不但不能损,如若申、象这等小国胆敢背后饶舌,传于本公子耳中,那两国国君可就得小心了。”

    “这却是送于本公子灭其家国之上好借口啊。”

    敖骊眼中异色连闪、惊叹连连,脸上潮红,身心隐隐都有种奇异的颤栗感,申、象两国也是千乘之国,国势与东海国同等,其中申国更是陈盟之国,王越却谈笑间便道灭之,这等气魄天下何等男儿有之?

    当真是世间伟丈夫啊,敖骊心下暗叹,她向来瞧不起天下男子,今日却终于明白心动为何物。

    王越却目光灼灼的看着敖骊,道:“神鸟可还未回答本公子先前的问题呢。”

    目光灼热而滚烫,仿佛有种神秘的力量,但只过处,敖骊都觉发烫,更觉无力,心跳都无法控制,只若鹿撞,呼吸都有些急促,这一刻,于心动的男子面前,她只觉再不是什么女强人,而只是个寻常弱女子。

    这种感觉极为美好,却叫她心中无比慌乱。

    她从来没觉得自己这般弱小过,当下深吸一口气,强行平抑胸中激荡对王越道:“我觉得有没有可吸引神鸟落下的宝物,神鸟还须在蛇余国探寻一二。”

    王越道:“神鸟在蛇余国上空已经逡巡一段时间,应该知道蛇余国有趣的事很多,却都处于迷雾之中,若无人引领神鸟自行探寻怕是无从得见,不如今晚便随本公子去寻幽览胜如何?”

    迷雾之中的趣事敖骊心知便是汲地诸多保密事,心下感到好奇之余,也明白王越更深层的意思,却是一如先前同样的问题,只是更加隐晦罢了,想想看都分享了人家的秘密,她还能跑的掉么?

    所以,如无留下的意愿,什么寻幽览胜之事就绝不能答应。

    “那便多谢公子了。”敖骊说完便道还有些事须处置,无比慌乱的辞行出门了,原本来时准备长谈,结果连王越才泡的茶水都未饮用便是离开。

    直到门外方回过气来,她勉强恢复原本模样,心中只叹什么时候自己也落得如普通女子般了。

    不过是一优秀男子而已,犯得着这么要死要活的么?但心底又知道,如蛇余王越这等夫婿,天下绝找不到更好的了,甚至往高了找,自各神主以及神主麾下从神中去挑都不行。

    有道是无欲则刚,一切外物难加于心,当人有了需求、欲求就不一样了。

    幡动?风动?却是心动啊。

    敖骊心之一动,自是心乱如麻。

    等到好不容易凭借强大自控能力摆脱了“弱小”之后,敖骊好奇心又起,明面上看到的蛇余国都是如此,那些被保密又如何呢?强大的战争器械?又或是其他?

    这想法一起,一样是停都停不下来。

    不觉间,对于晚上的“寻幽览胜”就已满是期待。

    见得敖骊与来时完全两样,慌乱万分的离去,王越哑然失笑。

    这位东海国女公子有点意思。

    敖骊走后片刻,王越便将此事按下,通知章德将风镰带过来。

    “风镰拜见公子。”入门之后,因得神力而彻底化虚为实的鬼神风镰先行大礼。

    “风镰将军无须多礼,却不知今日为何而来?”王越凌空虚托,将风镰托住,随之引入房内。

    “公子,商龙君欲投效公子,不日将至汲里定夷北关。”落座后,未及王越发问,风镰便直说道。

    “商龙君欲投效于我?”王越微吃一惊,心念动闪间,直问:“可是象国国内发生了什么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