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章 畏威
    王越对气旋一番审视,身下赤云流转间收拢成实质的铜块,自身神力流转,夏主风火之力滚滚生出升力将他和“神化”铜原子所凝铜块托起于半空,地主微微色变,不可置信的看着王越,惊道:“夏主。”

    来时尚文就觉王越身下赤云流转的力量有些熟悉,此时王越弃“神化”铜原子而不用,仅以夏主风火之力悬托自身,他立刻便认了出来:“原来公子竟是夏主?”

    “不是。”王越否定道,身上却升起了另一股他极熟的力量。

    “军心、战意?”虽然早知道王越有此能力,并且在此能力下屡屡吃瘪,尚文还是不住打量周围,看周围有没有汲地兵马存在,结果自然是什么都找不到,再想着刚才两人是同来,他不觉哑然失笑。

    王越拿来破冬主的正是军心战意,这也是凡人能拿出对神的最强力量之一。

    军心战意一冲,除却个人蕴于基因层面的神力,其余外在神力都是抵挡不住,尤其是军心战意足够强的时候。

    当日地主于汲地阳翟边境时,就被王越以此法压制。

    那时候他尚是天神位,以至于差点坏了他的地主神位,即便不坏神位,至少神位神力加持会被压制住。

    没了神域支撑…单个的神祗真身就好对付的多。

    昔日越荆之战,吴氏一门先祖力败荆国三位天神。槐下一战无神位加持的地主,为王越设计埋伏被一群超阶战力围攻而陨落。尚地上空,地主尚文以超阶战力败冬主真身,这充分说明了没了神位加持的神力量相对衰退至何等地步,以至于凡人中的超阶强者足够多又应对得当的话完全是可以战胜的。

    眼前这位凭神域、神位力量加持状态下,能掀覆盖数十里的风暴,一旦被军心战意冲击会怎样呢?

    退却了铜原子的“神化”,一切认同之力都被王越还原为最基础的精神意志力量。

    最强的一股无当军军心为锋锐,汲地治安军以及十万淮上精锐联军战意为骨,汲地民兵和剩余十万淮上联军填充,最后是汲地所有黎庶人心为尾,尚文发现王越能调用的军心战意更强了…空前强大。

    这股战意无形间凝成了一柄王道与霸道一体、创造与毁灭共生的军道之剑。

    “斩。”王越抬手一指,明明剑气之流都没有,但只这一指过去,冬主以浩瀚神力掀起的气旋微微一震,好像被一股有形之剑当空劈开,风向等种种瞬间就变得杂乱不堪,风势都是一滞。

    气旋前方左侧神力催动的风暴还在向前,但一触军道之剑斩过的区域神力就消失,风力削弱了不止半筹,只凭着物理惯性勉强继续向前,因神力而催生的冰云则直接消失了。

    军道之剑右侧的气旋则失去了力量支撑,也是越来越小。

    气旋后端则反了过来。

    王越这一无形之剑的斩出,恰如在以手在脸盆中搅出的漩涡里横放了一块木板,随手就将漩涡遏住。

    随时间推移,气旋越来越小,军道之剑却还在继续延伸,最强锋锐直指气旋最核心的龙卷风所在。

    “进!”王越低喝一声,足下风火之力爆开,极速朝龙卷风冲去。

    冬主顿时慌了神,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竟会在这里遭遇军心战意的冲击。

    这样的力量不是须有大军在侧才会有么?怎么可能出现在他神域腹心之地?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可是再不可能,这股力量也斩了过来,他核心力量未受冲击,但神域神力尽被此剑劈开了。

    没了神域加持他算什么?

    地主尚文不靠真身,只靠尚文不完全地主之躯…一个相对强大的超阶战力就可将他虐成狗啊。

    王越在向前进击,地主尾随其后,朝地面飞去,眼下冬主如果想要逃,只能往地下水道走,他是准备操控大地将冬主核心下方水道的个个通道直接填平断他后路。

    “刷”的一下,王越和地主都远还未靠近冬主之所在,少部分军心战意转化为神力制出的“神化”铜原子化作一道赤芒已经电射插入龙卷核心之所在。

    冬主慌不择路想要重新下地,但他的专长不是飞行,“神化”铜原子以恐怖的速度轻易将他追上。

    这回他可就没法挣脱了,极纯水才一运出来,王越的“神化”铜原子分出部分就往水分子间的间歇渗透…阻隔极纯水水分子间的强大分子力,他引以为保障的葵水精英不堪一击,连点水花都没冒起就散乱了。

    甚至王越的“神化”铜原子还顺着它往他核心中的核心处渗。

    “咔!”于冬主核心之核心所在的“神化”铜原子稍稍发力,冬主核心之外一切力量都尽是散去。

    “服了、本神主服了,蛇余公子,收了您的神通吧。”被拿住要害的冬主惊恐万状的叫着,随即在赤色光辉包裹下飞还王越身旁,至此…北方随国这位冬主再无反抗之力。

    正在往之前龙卷风下方赶的地主一个急刹,驾驭着重力返回过来,恭喜道:“恭喜公子收服冬主。”又斥道:“公子面前,还敢称神主?”

    “是是是!”冬主连声称是,但高高在上惯了,一时间叫他低头自称小人、臣下之类也是开不了口。

    王越稍稍一思,掌上泛起一缕黑光,凝成一条蛇形幻影,往冬主最核心处一咬,刻了一枚无形印记在其上,又立刻得到“神化”铜原子力量填充凝实。

    印记一成…王越也自撤了“神化”铜原子的束缚,冬主提起的心稍稍一松,却听王越淡淡道:“冬主阁下,本公子在你之核心凝了一门禁制。”

    “不论本公子一念之间,又或是你强自以自身神力驱除,此禁都会爆开叫你之真身十死无生。”

    冬主长叹一声,运转核心之力,身体还归本相,却并非如地主、淮伯这等存在有人类形态。

    数千年间他还保持着原始形态…一头皮毛纯白的熊…应该是北极熊。

    只看着头熊“苦着脸”道:“自不久前尚地一事后,我便自知有今日,却不想来的如此之快。“

    “蛇余公子…你神通广大,我不是对手,今后只要不拿我做填沟壑事…不羞辱于我,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随国神域也可如尚地般任由你处置,不然我宁愿神陨身死。”

    说道填沟壑事时,他紧盯着地主,显然成天子伐象一役,地主驱使许多神顶商龙君一事给他印象极深,不仅是他…侥幸在商龙君剑下逃得一命的淮伯也是如此。

    王越道:“以本公子之能,又何须谁去填什么沟壑?”

    “是是!”冬主又连声道,看他低声下气,恐怕随国无人能想象他是他们心中最神圣强大的冬主吧,接连点头,又小声道:“蛇余公子,今日公子既在随国,不妨由我为公子为前导一览新得神域之风物?”

    王越看他转变如此之快,说话无比诚恳,浑不似地主那般被他一再击破心理才臣服,心下啧啧称奇,再想及地主说起他之本性便自了然。

    冬主本体为熊,乃是动物,动物于自然界中野性自是深重,弱肉强食、服从强者乃是平常事,但见今日王越实力强大,能够将他拿捏住,冬主自是低头臣服,而哪若有了反抗的实力便会立即反噬。

    说白了就是养不熟的,对待他唯又强力镇压,你对他好反倒叫他小看。

    畏威而不怀德,说的就是这种性子。

    此性也由神及人,对随国人以及北方狄人影响极大。

    有此之想,王越便知该如何用他,淡淡道:“本公子今日除却来此白头山还有他事,白头山事已了,在此就不多留,尚兄,接下来便交给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