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六章 成败
    炼形难不难,这个问题如果换成上辈子的王越,答案是难,简直是难到爆。

    既讲境界,又讲技术,他境界不差,却无传承,一切全凭自己摸索,如果不是完成最终蜕变前研究出了微观探查以及种种法门,兴许炼形大成之日就是他的末日,饶是如此,炼形得成却不甚完美,及至此世,既有微观探查,又有“神化”铜原子,两相结合起来后则简直不要太简单。

    不过,刺道的鬼刺,显然是没有微观探查之能,也无“神化”铜原子,但比昔日王越好一点,那就是有一套完整的修炼法门,可以依葫芦画瓢完成整个炼形铸就神魔之体。

    现在他面临的是境界问题,也就是对自身身心的掌控。

    枯坐于洞中,他几番调整心境,但无论如何都不能达成传承中需求的圆满境界。

    这叫他心下犯怯,连打退堂鼓。

    身为有传承者,他太清楚失败意味着什么了,这就是身为有传承者的好处,前面的道路都已为前人所探明,但恰因知晓后来会面临什么而心怀畏惧,由此失却勇猛精进之心,以至于心意难纯,也是有传承者的通病。

    “进…还是不进?”

    鬼刺的心在进退之间徘徊,或者说是在生死之间徘徊。

    每当有进的念头,他脑中就闪过失败之影像。

    不是身体崩溃为根本层面爆发的力量彻底粉碎,就是神魔之体太过强大难以掌控冲击摧毁他的灵智而为天地间铸就出一尊只有本能之性如同疯魔的魔神。

    每当退念一生,功成影王之躯,铸就神位不朽的如于居于亿万众生之上高天俯瞰无上荣耀又放出吸引的华光。

    人活一世而草木一秋,本质有何区别呢?拥有的再多,最终都将归于虚无啊。

    唯有不朽,唯有不朽,鬼刺口中喃喃。

    在生死进退间,身体本能已为他做出了选择,继而引动意识,运转法力,恰如画龙最后点睛之比,力贯身体先天中黄根本之枢,透其枢纽而将法力徐徐渗透至周身亿万个细胞,同时引动所有细胞基因与法力结合完成超凡的蜕变。

    洞穴中凭空升起一股无形的风,一切黑暗仿佛有了生命、活力,如潮水般四面八方翻涌汇集到鬼刺之躯,形成一种难以描述的神秘黑暗将他身体牢牢包裹,使的洞穴内黑暗分出明显的层次,除他身周外的其他片区隐隐“亮堂”起来。

    这却是鬼刺的细胞基因层面已然开始进入到“半神化”状态,自然开始自相类环境中取用凝聚力量而生成的异相…正是影王之躯自阴影中获取力量之妙。

    忽然,鬼刺自纠结中醒过神来,发现身体竟然已经开始炼形的最后一步,心头顿时无限惊恐。

    按照道理,他法力已经圆满,旧日炼形之功也已完成,只差最后一步,就能生出画龙点睛之变化。

    此步刚才若纯由本能掌控着或许自然而然就能完成了,但这一醒神惊恐却引得炼形过程横生波折,几乎被打断而使得引聚的阴影之力差点没自内而外释放而爆开,饶是没有却也进入到一种不上不下之地。

    “不。”

    惊恐稍停,想明白前因后果,鬼刺悔恨交加。

    他恨自己为何要醒来,不清醒一切就要成了。

    哪像现在不上不下,仿佛坐在一个足叫自己形神俱灭的火药桶上。

    这时,他炼形最终蜕变未成,但能量的注入,却使得身体已远超昔日之凡体,无穷能量供应之下,经由身体精气神转化流程支持下,精神以恐怖的速度增强,随之精神境界中诸多细微的不纯粹也由此放大,开始有了影响力化为修行者口中的“阴魔”。

    “阴魔”化现也就算了,毕竟鬼刺主体精神意识也随之强大,镇压“阴魔”易如反掌,但鬼刺恰恰心意不平,主体精神意识不集中涣散生出无数想法,但凡有悔便立刻引动人生中过去种种追悔莫及之事化为幻象,相类的“阴魔”以此引动主体精神意识支撑顿时就得到增强,再有惊恐,过往遇到令他惊恐的人和物立马就出现在他眼前,整个过程简直是想什么来什么,形成一个极恶性循环。

    无数的“阴魔”因此之乱而得到壮大,鬼刺走火入魔了。

    修行者中的走火入魔,与很多人想象中武林高手内里走错了岔道不同,心就是火…走火就是走心…心境失控,结果就是各种入魔,而当“阴魔”壮大到一定程度,就会形成足以与主体精神意识竞争的“人格”。

    当一个意识中有两个人格乃至更多的人格会怎样?

    进入到这个阶段,鬼刺几乎快完蛋了,在精神层面“我”被无数分裂人格撕扯的粉碎。

    每个“阴魔”都是一个全新的他,但又不完整,恰如梦中会做出种种荒诞不经之事的“我”,紧接着这些“我”开始乱战,抢夺身体主导权…如换成平时,这种抢夺没什么,但眼下不上不下的关口哪能抢?

    于是,鬼刺身体内噼里啪啦一阵乱响,只在瞬间就有无数细胞因内里力量的微微释放而消亡。

    所有的“阴魔”都消停了,它们虽不完整,却也有意识。

    有意识就怕死亡,所有的争夺顷刻停止,转而齐心合力开始推动炼形,可是鬼刺的主意识却不甘沉沦消失,借着“阴魔”合力推动炼形放松的当口,开始疯狂攻击“阴魔”收复失地壮大自身,试图重新主导局势。

    “…主体你瞎搞什么?疯了吗?”“再整下去谁都活不了。”

    诸多“阴魔”,无数信息朝主体意识狂灌,就如脑袋里多了无数个唠叨的唐僧。

    本就损失惨重的鬼刺,哪处理得了这么多的信息。

    自心理学而论,处理不了就会进入到满负荷。

    一开始会焦虑不安,焦虑不安紧接着就会胡乱行事,再往后还会发疯了般的释放。

    鬼刺疯狂了,再顾不上炼形不炼形,开始朝着“阴魔”们发起疯狂冲击。

    就在炼形将要达成的最后关口,“阴魔”随着为鬼刺主体意识攻击,再也不能相对完美的掌控身心法力,炼形失败了…就好像一个即将爆发的火药桶,所有“阴魔”立刻各自做出应对,远远逃离鬼刺主体所在,各自潜入身体一部,掌控住一定器官或大片的细胞。

    “轰!”自无数细胞基因层面,无比庞大的力量向外疯狂释放,首先将细胞本身摧成齑粉,继而摧毁周边,洞穴中猛然释出一阵无比狂乱的冲击波,掀起巨大风暴,“阴魔”们各施手段,舍弃大部分“细胞”定向释放力量与毁灭力量对冲消弭,血肉、器官借着风暴气流冲向洞外,也有被溅向洞穴深处的。

    片刻后,爆炸引动的风暴渐渐平息,鬼刺原本所在区域多出了一个深达五米、直径三十米的坑洞,远处…为“阴魔”潜藏控制的血肉还在顽强蠕动着,但蠕动更偏向无序…缺乏了完整身体体系的血肉、器官不能支撑供应“阴魔”的存在,使得“阴魔”自然散入血肉仅剩下最基本的本能。

    鬼刺的炼形彻底失败了,但这却是另一个开始。

    残存着接近炼形完全的血肉,对于普通无灵智的生物而言拥有致命的吸引力。

    这一刻,山洞外方圆数十里的生物都被引动了,不论是蛇、虫、鼠、蚁又或鸟类,在生物本能的驱使下疯狂朝山洞汇集,如果王越在此,定会发现眼下的一幕与他祭炼“墨蝰”时极似,影响力却更大。

    “刷。”一只乌鸦离此地最近,最先到达,落地叼起一块碎肉就吞入腹中,“神化”的细胞立刻侵蚀它的身体对它进行改造,很快这只普通的乌鸦眼中竟闪烁出智慧的目光。

    它成精了,随之贪婪的看着各处的血肉,正欲继续吞吃,却本能感觉到一股危险正在逼近。

    智慧的生物和靠本能行事的生物相比就是会思考。

    这只乌鸦思考了一会,就扇动着翅膀寻了个高处,运转新得的阴影之力潜藏着静观其变。

    不久后,山林中数目多到难以想象的各类生物如洪流涌入洞穴。

    疯狂的撕咬、搏杀、争抢,形成一副远比王越炼蛇蛊还要残酷的画面。

    顶上这只率先吃了血肉并消化的乌鸦无疑是幸运的。

    后来者哪怕接触到了血肉却也没机会消化,就被撕扯粉碎为其他生物吞噬…一波接一波的死亡永不停歇,很多精类陆续到来,个别灵智稍弱者冲入其中也没得好下场,其余也如乌鸦般在一旁静观。

    一个日夜之后,再没有普通生物前来,所有前来的普通生物都死了个透。

    最后的胜利者是一群成了精拥有神通开了灵识的生物,但他们的结果…一个个在吞噬了那神秘血肉后都发了疯,疯狂相互攻击,好不容易决出个胜利者融汇了几乎所有鬼刺残存为普通血肉血祭壮大的神秘血肉…差点成了神魔之体,又因鬼刺炼形不完全…缺了关键一环,在达成最顶峰时轰然爆成齑粉。

    先来的乌鸦笑到了最后,从容的收拾了鬼刺还残余的部分血肉,或许是天赋又或是契合,乌鸦在接收血肉中残余意志时没受任何影响,反叫它灵智越高,精神也随之强大,更接收了许多鬼影的记忆。

    凭着这份记忆和山洞内仿佛没有穷尽的食物,乌鸦在几日后完成了鬼刺所没能完成的炼形最终一步。

    至此,鬼刺炼形就神失败,在轰轰烈烈的死亡过后,却便宜了一只普通乌鸦,他的部分意志,却也在乌鸦身上得到了延续…炼形成功后,这只乌鸦决定去铸就不朽之神位。

    根据鬼刺的记忆,本地为象国有商龙君不好惹,南面为汲地…蛇余公子深不可测,其他天下列国皆有不同强大存在,似乎唯有东面失却了真身拿炼形未成功的鬼刺都无法的地主地盘或能占据以为铸神之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