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二章 接收
    “章德,去将申先生和赵午请来。”对于尚地之接收,王越与尚文眼下只谈个意向,将事情确定下来,具体操作落实,却还得靠着申到与赵午,以及看如今汲地实际情况。

    总的说来一切以汲地根本为第一优先,须保证汲地一切走上发展之正轨,才能谈及其他,以免步子太大扯着蛋。

    此时是傍晚时分,申到与赵午事物虽是繁忙,到这时也休息了,很快就被章德请来。

    各自见礼之余,王越一一为双方介绍。

    尚文惊讶的看着申到,道:“申先生看起来倒颇为面善,与我家宰申不坏先生相貌极似。”

    申到笑道:“申不坏论辈分乃是我家族叔,我等皆求学于法家李子门下。”

    尚文心下一叹,再一次无比清晰的感受到时代之变迁。

    在过去,哪怕是百年前,天下仍然是血脉贵族之天下,而今却是为各家各学派士人主导了,但又想及王越刚才诸论,便自否定,若王越未降临,天下将是新兴士人之天下,但有了王越,以及全新的秩序,当是生产力之天下。

    几人略微寒暄,话便入了正题。

    王越道:“今日尚兄得见我汲地之秩序,深明未来之天下秩序在我汲地,是以愿举尚地投靠于我蛇余国,此次请你们过来,主要就是商量具体接收事宜。”

    尚文听了面上一喜,心道王越当真是会说话,明明是以力降服于他,迫得他没办法只得投靠,如今却变成了眼光超人,早早自愿投靠,当真是给足了他脸面。

    申到赵午两人相视一眼,毫不掩饰的震惊,他们入主汲地才多久,如今又要得尚氏投靠?

    要知道仅尚氏一家实力就不在淮上五国之上,若能全面接手,则蛇余国复国本为一小国,顷刻间就要膨胀为大国了,未来北方蔡国、随国皆不为惧,收拾也无非多花费些时日罢了。

    到那时蛇余国就将与陈国并列,再以全新的秩序发展得几年,统一天下都已然不是奢望。

    这本是大好事,只是随即两人眉头紧皱面上皆露苦笑,心知王越为何叫他们过来了。

    以王越制定之秩序和发展之纲,对国土之治理不同于他国占块地盘、随便分封了事,却须无数人才自上而下管至基层将秩序彻底贯彻实施的。

    眼下汲地之治,因得溧南庄园庄户补充,即将勉强上路、走向进一步发展之正轨,这时立刻要吞下远超汲地七八倍之土地人口,哪有那么容易?

    王越立刻自他们脸上变化品出味道,问:“近日溧南诸般人才考核安置情况如何?”又道:“接收尚地一事,却非是急需,可以徐徐缓图。”

    申到道:“溧南庄园之人才培养的不错,能识字、可算数,如今汲地之部分律法、秩序又是以昔日溧南庄园为基,他们皆是熟识,更难得的是他们都是做实事而非尚空谈者。”

    “有此,再过些时日,公子之种种想法,就可在汲地得到落实,使汲地迎来更大的发展。”

    “关于对尚地的接收事宜,公子若是不急,就按接手汲地之规程行事,先以无当军、部分治安军入尚地,建立最基础的军管秩序,同时组织治政人才培养,等到时机成熟再全面接手如何?”

    王越点了点头,申到所言正是他想。

    尚文道:“我尚氏和神庙当全力配合公子对尚地之接手,但却有几处疑虑,还请公子解惑。”

    “尚兄但说无妨。”王越颔首示意。

    尚文道:“其一,不知公子接手尚地,是否也如入汲地时行分地之策?”

    王越道:“此策必定是要进行的,尚兄你是担心尚地广大武士反对吧。”

    “不错。”尚文道:“于武士而言,领地乃是其家之所在,若行此策无异于夺其根本,公子若行此策,此次接收恐难顺利啊,必定横生无数波折,阻力之大难以想象。”

    王越杀气腾腾道:“尚兄竟觉得本公子之剑不够锋利?即便我不动手,先前影像中种种战争场面尚兄也是见过,在此等力量面前,一群武士反对又能如何?”

    “这。”尚文听着苦笑不以,王越杀气之重,简直是前所未有,叫他自愧弗如。

    王越脸色一转,却笑了起来,道:“此事尚兄实无须多虑,如今之汲地,昔日因分地而逃走的武士多半还不是回来了,并且过的很好,昔日汲氏封于他们的领地我是分出或收回,但汲地实行俸禄制,武士为我效力,每月俸禄自有规矩,换算钱粮并不差于其经营村邑所得。”

    “这一点还请尚兄告知尚地全体武士,如若此等条件他们都不接受,大可脱身而走投奔蔡国,我王越绝不阻拦,否则胆敢跳出来向我秩序体系挑战者,就休怪我律法森严无情。”

    尚文只知王越分了武士之地,对汲地实际情况却是知之甚少,这时一听心下便自了然。

    只听王越继续道:“一些武士想保留土地的也可,只是非为领地,只是单纯的土地,不含任何治政之权,并且是另行分配给他由其自耕或租于他人,这样的武士既选择了土地也就放弃了为官的俸禄。”

    尚文笑道:“以公子之法分地,所有黎庶皆有了土地,在未有公子先前所言农业技术前,谁会去租种他的地,最后他只能沦为自耕,但土地又多,他又如何种的过来呢,还不如选择俸禄实在啊。”

    “我之另一处疑虑是公子对我汲地除却武士外旧有其他官吏、士人如何安排处置?”

    王越道:“以我蛇余国之新法,未来需要的治政人才远超过尚兄想象,安排这些官吏、士人完全不是问题,但他们想要在未来蛇余国中为官,却须经过一番学习,再行考核方得录用分派。”

    “若不愿为官者,从商也是个好选择嘛。”

    “关于这些,我当准备一番文字与图像皆有的宣传资料,到时交由尚兄,可召集文士、武士广为宣传。”

    王越口中所谓宣传资料,当然是新秩序下为各阶层准备的一张张画饼了,或者说远望更合适。

    画饼乃是虚幻,远望却在将来都可实现,甚至可实现的更好,要知道生产力只要稍稍发展,将来哪怕普通黎庶都可过的比过往武士还好,其他人就更不消说了。

    在对尚地接收事宜上,主要问题王越把关,接下来更多的是申道、赵午与尚文诸多细节的讨论。

    首先尚地与汲地在领地上并不接壤,中间还有着槐下、槐里两地为蔡国之地,需要出兵打通占领。

    王越决定此会之后,就着赵午领一万无当军和两万治安军北上槐地,将槐下、槐里夺下来,留下一万治安军在槐地推行初步军管体系,其余人等皆随无当军入尚地接手尚地军政。

    尚文此次回去之后,则当组建临时过渡政府,为蛇余国蔡中省第一任省治,全面配合诸般接收事宜。

    而后,尚氏与蔡国虽有和谈,但依旧处于对峙交战状态,赵午入尚地之后,当率尚地之兵车北向与蔡国大军进行决战,此役汲地诸般军事技术尽出,务求碾压性胜利,既于尚地武士、武卒面前展示汲地之实力,也是以打促和,获取一个和平的接收环境,顺便得些战争赔款支持下发展,而这和平也只是短暂之和,只等汲地、尚地各项事情都上得正轨,蔡国旦夕可破。

    除此之外,还有两地道路交通问题,这一点对于墨蝰而言显然是小意思。

    诸般公事皆谈得清楚分明又各自确定,接下来自是私事,主要是尚文与王越关乎动力公司之组建以及尚地尚氏、神庙现有产业的商议,前者关系到他无限未来,后者则是他交出领地外的现有财富。

    在新秩序中,钱财何其重要,尚地的治政、军事权力都可给,各类产业他显然是不想交出的,至少能不交出就不交出,尚文尽量争取一下,王越才看不上那些许小利,更在乎秩序之推行,只一句新秩序下私有财产之神圣不可侵犯就给尚文吃了个定心丸,动力公司第一款蒸汽动力早已经成型,只要他安排人才、工匠过来就可直接组建扩大化生产。

    尚文顿时大喜。

    说句实在话,身为一个失败者,连真身都没了,还能得到此意想不到的结局,他都怀疑自己是有冥冥中的气运在眷顾,神与神之间不言其他,只谈力量…乃是胜者通吃啊。

    昔日天下之神何其之多也,如今为何只剩下这么些?

    却都是因失败,被胜者吃了个骨头渣子都不剩,毕竟天下信仰、祭祀资源有限,谁愿意多一个竞争者呢?失败者不是被当场斩杀夺走一切,就是迫其当炮灰败亡后夺其一切,对比之下,他不仅没失去一切,还得了未来之无限前程与发展,何其之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