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一章 认同
    看着趴在桌上和任何一个凡人没什么区别的地主文,王越高笑着说出令文难以接受的残酷现实,将想要借自我欺骗逃避浮出水面的文重新按入深渊。

    文大睁着眼睛,疯狂的声音停滞,再次陷入无声的沉默,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

    身为地主氏家主,他拥有着大片土地与数以百万计算的人口的认同,然而和影像中的相比什么都不是,差距之大就好像原始小部落与他现今拥有之比,简直是天渊之别,他引以为傲的力量与麾下的武士、武卒,在一个比一个强大的战争器械面前更是不堪一击,最后他存在的本身,在那无尽浩瀚的宇宙中,连一粒沙尘都不是什么神什么大地之主什么牛逼轰轰多么无知而可笑。

    这次所谓的品鉴,简直是对他全盘的否定,将他拥有的所有,一切引以为傲的东西都彻底破碎了。

    那么接下来这位地主会怎样呢?

    是宁愿沉醉不复醒,咬定刚才看到的一切都是虚幻,然后活在自我美梦里的自我封闭?还是不敢直面现实,彻底垮塌下来的沉沦?又或是王越冷眼看着文,等待着最终的结果。

    片刻后,文似乎适应过来,第一次带着发自内心的敬畏看着王越这位将他精神世界摧毁的人,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刚才影像中的一切,绝不是天下任何一位凡人或天神所能知的东西。”

    王越没有正面回答:“将世间自部落时代导入如今青铜封建奴隶时代的大虞圣皇是什么人呢?”

    文惊讶的看着王越,他是源主、大虞圣皇同时代者,仔细一想便明白了,又沉思片刻,道:“我可获得什么?还有,那等强大的器械,似乎凡人都可拥有摧毁神的力量,他们还会祭祀神吗?”

    王越笑了起来,看来这位地主已经恢复,笑道:“见过了宇宙的广阔和知识的伟力,谁还敢称神?”

    文尴尬、惭愧的笑了笑,目光依旧保持着探寻。

    王越自怀中拿出一叠汇兑券纸币,放到文身前,道:“这是汲地最新发行的汇兑券,本质与青铜角子无任何差别,都是死物但人心对其认同而有价值。”

    “在刚才你所见的新秩序中,汇兑券以及类似的一切信用价值产物,将于其中贯穿,只要拥有足够多的券,在不违背秩序的情况下,理论上而言你可以之换取、获得、拥有一切。”

    “另一方面,此券为人心信用产物,每一张上面都附有人心对价值认同,兄你只须以此认同铸就神位,则拥有多少券,就拥有多少神力。”

    文微惊道:“这是货殖行会的财力更高的神力化,未来的秩序中难道竟是商人的天下吗?”

    王越否定道:“错,是生产力的天下,所谓生产力,就是指创造新财富的能力,就如一个农夫耕种十亩田每年可得两千斤麦子,那么他一整年的生产力以财富、价值换算就是二十个青铜角子左右。”

    文道:“矿工挖出矿石,工匠打造器具,以及各种陶器也是?”

    “当然。”王越点头道:“一切有价值的创造都是生产,而商人则或许是大规模生产的组织者,又或价值流通中介者,在新秩序里,在保障秩序中所有人基本利益下,谁的创造能力强,获得的自然越多,社会地位也自越高,甚至可一同参与部分生产创造秩序的更新制定。”

    “毕竟不同情况下,秩序也不能一尘不变,当与时俱进以更好的发展生产力。”

    “那生产力是如何发展的呢?”既是准备加入,未来又是生产力的天下,文当然须深入了解些。

    王越道:“生产力的发展在于各类知识和技术,就好像刚才说过的那位农夫,原本一年的生产力与二十个青铜角子等价,但他发现了一种更有效的种植技术,能够亩产两千斤,则一年的生产力就是两百个青铜角,在此基础上,他还可以扩大生产,或买、或租,再雇人种植更多的土地,比如说种一百亩,则一年生产力就是抛开雇人费用、租地费用,他个人创造的价值起码有一千六百个青铜角。”

    “一个农夫一年能得一千六百个青铜角?”文不信道:“这位农夫又不是神,一亩地岂能产两千斤麦子,再说以租地而论,他须缴纳五成收成交由地主啊。”

    王越道:“这就是知识和技术之用了,兄刚才所见影像中的一切可都是凡人创造出来的呢,相较于那一座座飞向天外的城市,亩产两千斤小麦又算什么呢?未来某一天上万斤也是寻常事。”

    “至于后者,天下大部分人种植小麦每年每亩收成不过两三百斤,租地直接定下契约交个百斤就是了,如果这位农夫不仅有种植技术,再有一定耕种器械的话,一个人就能种百亩地,连雇人的钱都可省却。”

    文终于明白了知识、技术与生产力的关系,不由眼前一亮,然而面对这从未有过的新事物却有更多的疑问一个接一个的涌现,王越一一解答,告知他在新秩序中该如何行事。

    三言两语间都蕴含着道理,只叫文如获至宝。

    他心知此新秩序,一旦推行开来,当然是对秩序了解越多者占便宜。

    随之又问王越,能否在他的生意中入个股。

    这显然是最正确的方法,论及对秩序的了解,天下还有人能比得过他的缔造者王越?

    王越自无不允之理,提出共同组建一个动力公司,许他三成之利,怕文不懂,又解释了一番动力的奥妙以及于文明中的重要性,文听之大喜,心知有此根基保底,未来已有保障,随着对新秩序之熟悉,手里有了更多的资本,却还可以做其他,前途已然是不可限量。

    到此时,他对此秩序已再无疑虑,接下来两人就开始谈对地如何接收、平稳过渡的诸般事宜。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