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九章 动心
    从尚地北方到汲地,以凡人步行路途颇为遥远,王越飞行只是三五分钟,尚文和荆国三位天神还未自先前尚地北方上空的神战中回过味来,汲地蛇余新城就已然在望。

    这几位更不知道,短短的路途,他们在王越眼中已毫无秘密可言。

    这就是更高原子层“天仙”境界对细胞基因层“真仙”境界的俯视。

    因为感知极限只能达到细胞基因层,王越动作又小,于更微观原子层做了什么,他们甚至一无所知。

    到达蛇余新城时,他们还在回味着高速飞行的新奇,以及毫不掩饰对下方这座正在建设中的城市的惊叹。

    蛇余新城,这座还未出生的城市,放在地球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就面积而论,暂时只是一座偏远小县城的架势,但在这文明还蒙昧的年代,于众神眼中却是了不得了。

    有序的规划,宽广的大道、随处可见的高楼(四层小楼)、公共的园林…呃,不过城市中那堵在高楼之间延伸的墙体是什么?城墙?院墙?看起来都不像。

    沿着墙体延伸看去,他们终于发现,墙体在靠近城外一条似是新开出来的河流旁截止,几个巨大、圆形的木制器械在水流推动下,源源不断的将河流中的水提取到与墙体关联的建筑。

    收回目光,再看城市中一些须用水处,工人在墙体一侧拉开闸口,大量的水就自顺着开口处沿着槽体向下流了出来,细细打量,似乎城市中许多高楼旁都有类似蓄水池的建筑与墙体相连,还有着各类与之配套的渡槽、管道等等,构成了一个他们眼中“精妙绝伦”的城市供水体系。

    原来这些墙体内竟是一条条引水渠。

    随之他们在城市最宏伟建筑政事堂前宽广的广场中心发现更新奇的东西,有着供水体系,这座城市显然是不缺水的,墙体内的引水渠又离地面有些高度,引部分水源打造一个喷泉景观毫无难度。

    诸神不时发出惊叹的声音,仅是初初一观,他们就已被这座城市“更为发达”的别样的“文明”气息所震慑,只觉蛇余新城就如一个全新的世界,太多新奇的东西,叫他们眼睛都看不过来。

    更让他们在意的是,王越入主汲地才不到半年,其中大半时间甚至还是处于战争中。

    这样短的时间,在他们漫长的生命中,也就是闭个眼的功夫,世上就多出了这样一座别样的城。

    这时,那些城市的建设者们,数以万计的汲地青壮,此刻正在四处可见“苦战七十天、为新蛇余国献礼”的标语下入密密麻麻的蚂蚁般,齐整有序的忙碌着。

    指挥声、呼喊声、号子声,声音和弦中洋溢着一股莫名的、陌生的令人为之颤栗的激情。

    没由来的,尚文心底竟感受到一种畏惧。

    一位强大的神,会畏惧凡人?但这种感觉却是切切实实的存在着,其他三位神也是默然不语。

    汲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或者说这些普通的黎庶身上发生了什么?

    在这些人身上,诸神看不到任何一人有半分其他领地上黎庶的麻木,每一个人似乎都不是被迫的,都是那样的干劲十足,没有任何一人消极怠工…甚至毁坏工具。

    数以万计、乃至更多的人干活,诸神都是见过,但眼前这一切却是他们从未见过的,而就是这样一群人,在短时间内用他们的双手,就缔造了这样一座还未完成的城市,完成了在天下任何一国绝不可能的事。

    “真是强大的力量啊。”荆国三位天神心情忽然有些沉重。

    在震惊过后,他们习惯性的将一切以力量来衡量,这个简单的换算,却如一座山压在他们心头。

    力量…创造永远比毁灭难,拥有何等强大的创造力,这些人就当拥有远超创造力的破坏力。

    仅仅是几万人被更有效的组织起来,短时间内就做出了堪称改天换地的改变。

    如果更多的人呢、更长的时间呢?

    天神们想起进入汲地后各处的惊鸿一瞥,整个汲地发生变化的却不仅仅是蛇余新城一处。

    王越环视众神,心说这还仅是开始,嘴上笑道:“各位是怎么了,可是我王越招呼不周?”

    秋主心下沉重,却故作笑脸道:“哪里哪里?只是汲地之景观不同他处,看的有些入神罢了。”

    “汲地确实有几分风物不同他地,难得能如神主法眼,却是王越之幸,来来来,各位还是随我入内,一品我汲地在他处尝不到的饮食、美味。”

    “那便多谢公子。”秋主微微拱手。

    “各位请。”王越在前带路,四位天神随他一同入得国宾馆,他回来时就借信息网络有过通知,这时宾馆内已有准备,径自带着往国宴厅去,这一路尚文一行又是看花了眼。

    国宾馆内随处可见的瓷砖、水晶,在他们眼中显出一种异样的奢华,直叫这群从没见过这等世面的土包子天神看的目瞪口呆,只觉和这里相比,自己过往引以为傲的居所就是乡下的茅草屋。

    有意交好王越这位新出炉、未来前途不可限量的强者,荆国三位天神自是毫不吝惜赞美之言。

    王越逢场作戏水平也不差,出手更是大方,尤其听得夏主对国宾馆诸般颇为艳羡,当下拍板待新城建好后,愿掏腰包在城外为三位天神建一处类似居所,几人盛情难却便“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个体与个体之间通常的交情是怎么来的?

    却在于有来有往是为交往。

    很多亲戚间若是长久不走动,也是难免生疏,而朋友邻里之间,如果是合得来的,日常生活在一起,交往自多,许多往往比亲人还亲,这便是远亲不如近邻之理。

    好歹也是活了几千年,荆国三神都是老油条,当然通晓人情世故。

    王越既是如此主动结交,他们也不含糊,答应同时,觉得居所不能白得,言谈间得知王越“不慕奢华”,更喜返璞归真居于与天地自然环境相谐的木屋内(火星时代最名贵的是自然造物构筑与尖端科技享受设施结合的建筑),而荆国昔日南蛮之地,到现在还有不知多少地方未开发,最不缺的就是奇异的木料,皆言愿意寻其珍贵者相送,改日派人送往汲地来。

    如此有来自有往,花花轿子互相抬人,相互吹捧之下,气氛是越发其乐融融,接下来陈设、器具、菜品、糕点、酒水皆是不同以往的小宴,双方更是宾主尽欢,一直持续到傍晚时分才散席。

    散席之后,王越又通知章德准备了大批许多将来准备放至招商会的大量货物与三神为礼物。

    各种精美的玻璃制品、高度蒸馏酒、纸张等等,热情到三神笑的合不拢嘴,一再共同相邀王越一定要往荆国各自行宫做客,最后依依惜别各道声珍重,各施手段一齐流光飞行远去。

    “蛇余公子真是好手段啊。”待至荆国三神远去,地主尚文冷笑道:“这三位天神,我与他们相识数千年,却还从未被他们邀请去往荆国各自行宫的,数千年交情还不及公子半日招待呢。”

    王越道:“这是因为本公子暂时未与他们产生根本性利害冲突。”

    “暂时?”尚文敏锐的听到了这个字眼,不由深深看了王越一眼,再想及王越之能为,今日汲地之所见,心中猛的想到一种可能:“蛇余公子有效大象末代天子一统天下之心?”

    王越摇了摇头,仅仅是一统天下,这未免太低估他了,笑道:“我闻昔日成室得天下,凭的是更完美、可以维持旧日分封体系、保障天下诸神之利的成礼,尚兄昔日曾为之奔走,不知说动了多少诸侯,于灭象之功享得至少三分。今日我这里有一套更加完美,相较于守旧之成礼更完善百倍,潜力无限之秩序体系,尚兄可愿品鉴一二?”

    尚文稍稍一想便点头应是,王越今日展现之能为,汲地前所未有、令人心惊、震怖的活力,又得他携尚地势力投诚,背后还有淮伯那只老乌龟和淮上联军,确实已有谈成礼、秩序之资格。

    难得的是王越虽然降服于他,却并未当成小弟呼来喝去,依旧是平等相待。

    此时王越邀他谈新秩序意味着什么?

    意味的是将来天下蛋糕的分配啊。

    他地主天神之位怎么来的?不正是靠着确立推行成礼秩序得来的吗。

    老话果然是说的没错,没有永恒之敌人与朋友,唯有永恒的利益,王越此时以一副牵头大哥的形象、姿态,愿拿出些许利益,却是由不得这位已经失败、在他面前已无大筹码的地主不动心。

    既是动心,那自当为他所用,配合他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