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七章 完克
    对于王越要将地主自地下拿出来,荆国三位天神都十分感兴趣。

    除了好奇之余,也有观摩体悟之心。

    于他们看来,王越在刚才战斗中展现出来的力量运用精妙之及。

    以不大的消耗催出二十倍音速铜弹,此等运力手段简直堪称恐怖,只要能体悟一点,说不定他们也能触摸相关层面,进而彻底进入到王越的力量运用境界。

    眼下有近距离观摩的机会当然不会放过,所以三位来自荆国的天神很快凑了过来,各自放开感知,眼巴巴的希望地主最好心存侥幸心理让王越一展高妙手段。

    至于为何是用观摩、体悟,而不是研究什么这是因为本世界离文明之光大爆发还远,世界中各类群体对天地、自然、宇宙的认知能力极为浅薄,都处在表象之中。

    荆国三位天神的力量神通运用如何来的?

    各种强大破坏力的神通手段,除却凝聚真身时神力黑科技直接生成地主遁地、操控大地及重力掌控、淮伯驭水及冷冻射线的外,多是超凡力量领域赋予其对某种力量的掌控为根基,往后都是去感知观摩相关体系力量在自然界中的能量大爆发诸如台风、飓风、火山、太阳曝晒、山崩地裂、海啸、各类闪电、流星继而领悟模拟其力量运作形式来进行展现,在此基础上灵活运用构筑出一系列的神通、法术。

    以星球上各类自然现象而论,单纯靠着体悟、模拟又或简单变化叫力量更集中爆发,显然是不可能玩出电磁炮、阳电子炮、各种核武这等力量神通来的,因为星球上可没有天然的电磁炮、阳电子炮结构不时进行发射给他们看。

    另一个制约因素是其感知能力,神之感知能达到细胞层面就已是不错,不能介入更微观层面王越之所以能够是因为将近代种种显微技术纳入了法术体系,从而获得了微观探查能力,这样也就难以认识更深层物质与力量的本质,诸神对自己本身力量领域的根源,往往也是不知其所以然,只是如吃饭喝水这般本能的使用,问他是何原理那多半是不知道的,顶多描述下各类现象。

    “看来地主真的是心存侥幸。”等了片刻,见地主并未出来,王越对荆国众神道。

    三位天神皆面露喜色,地主心存侥幸才好啊,这样就能如他门所愿,哪怕王越用的力量与他们不是一类,但有些东西是共通的嘛,就如力量更集中的爆发威力更高,力量运作速度更快威力就越强等等。

    于是在他们的感知中,王越动手了,抬手朝地下一指,足下“神化”铜原子与自然散发青辉组成的青云分出了一道,在半空形成一只巨大的手朝下方大地猛抓。

    只见这只大手在触及地面的瞬间竟无比轻易的抓入了大地,感知至此秋主目瞪口呆,拥有操控金属能力的他,操控金属形成一只大手各种抓握是可以的,但如何能叫这手抓入大地呢?

    秋主眉头微皱,心中想着种种可能,在他感知中,王越操控的金属量是极少的,至少相较于他而言那是极少,极少的铜化作那么大的手,这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金属的分散、稀疏,稀疏的金属能穿透大地?

    秋主自然想起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现象,为何竹篮打水会一场空,因为水可以流过竹篮的缝隙,甚至细腻稀疏的沙子也可以,继续联想是网子能捕大鱼不能捉小鱼。

    这样一来,大地相对于稀疏至极的金属岂不是就是个竹篮、大网?只要金属足够稀疏细腻就渗透?

    想通了后秋主很高兴,觉得不虚此行,决定回去后尝试尝试。

    如果此次能尝试成功,那将来他就有了对付土遁的手段,或许还能化为金风渗入大地中玩土遁。

    只是他却还有个疑惑。

    同样的操控金属,王越似乎与他有大不同,在操控金属的同时,还驾驭着一股堪称庞大的力量。

    一旁的夏主、春主感受不到发散成原子态的铜原子,却可察觉到“神化”铜原子释放出的力。

    在他们感知中,王越伸入大地的是一只无形的力量之手,因为无形所以不与大地碰触,所以可以伸入大地,但无形的力量之手能抓出地主吗?显然不能,不过若这只无形之手在抓到地主时化为有形呢?

    地下,地主文遁形飞速挪动着自己的位置。

    在接近地表处,他猛然运转神通,掀起一阵土浪盖住上方大片空间,将空间内空气囊括包裹,随后下方大地纷纷让路,笼住这为土浪封闭的空间如水中的气泡往下沉。

    沉至地下三十丈处,地主停止下行,身形遁入气泡内,大口的呼吸起来。

    有句话果是没错的,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先前面对日主,他想自己没法一直呆在地下,毕竟此刻的他不是那具地主真身,而是氏家主文是个活人,哪怕再有力量,他也须吃喝拉撒、呼吸空气,但现在他已经有了办法。

    就如刚才他做的那样,只消上浮到离地面一定距离,完全无需上去,只须操纵土石就能自上面获取空气以及食物等等。

    这样他就可以在地下长留,再不担心来自地面的威胁。

    地面上麾下的势力,本体不出面,还可以借祭司掌控。

    如此一来,王越甚至列国神主的威胁他都不惧了。

    他甚至在想,只要小心那种法力线网,该畏惧的是王越和各国天神才对。

    不过等等。

    文按住呼吸,他惊讶的发现,被他裹入地下的封闭空间本是一片黑暗,现在竟被一片青光照亮?

    什么时候?怎么回事?

    轰隆隆一阵持续的响动。

    上方土石好像被什么东西在大力急剧搅裆挤压排开了,文感受到一股来自脚下的升力,脚下的大地好像是在上升,不,应该是这处被他拉下来存有空气的空间在上升,速度还颇快甚至比他拉下来还快。

    文就如坐电梯一般,刚才怎么下去的,现在就如何升了上来。

    蓬的一下,地面上土石飞溅,一个金属长方体自地下涌出。

    天空,王越朝下一指,金属长方体六面齐动、变形,化作了一个金属牢笼,恰恰将文关在中间。

    文抬起头,顺着牢笼栅栏缝隙往上看,恰看着王越俯视的目光。

    心下了然,不甘就缚,他运剑朝牢笼栅栏猛劈,这一剑力量之大,哪怕一尊大鼎当前都会被一劈两半,然而落在栅栏上,却连一声声响都没发出。

    文只觉劈在了虚无中,栅栏浑不受力。

    他身上又黄光连闪,操纵大范围土石,掀起无穷土浪铺天盖地试图将自己重新带回地下。

    “垂死挣扎。”

    王越凌空一召,构成栅栏的“神化”铜原子齐齐发力,便升上了天空往他位置所在飞来。

    文知道落入王越手中是何后果,数千年为神为主,若有可能,他岂愿屈居人下,当下操控着身周重力急剧转换,试图带起牢笼一同飞行,再次回归地面以下。

    但很快,他面上露出惊骇欲死的神情。

    牢笼青光之下,他试图操纵重力,却不想周围的大地纠缠之力好像消失了一般。

    他却是不知道,在火星时代,人类文明为更加有效利用星球空间而将城市升上天空,靠的是一种名为“反重力场”的科技能够宏观层面斥开、驱散一定范围内的重力影响。

    凭着“神化”铜原子一番力量模拟,王越很轻易的对他操控重力的能力进行了针对。

    文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绝望,地遁无用被莫名其妙的关起来抓出来、飞行无用飞不过、也没法飞、力量无用全力都劈不动牢笼,或许他还可尘遁,但此牢笼随时可以化为封闭。

    他的一切能力都被王越完全的克制和针对了。

    “地主阁下,今日之后,阁下当再不会心存侥幸了吧。”

    听着王越近在咫尺的声音,牢笼中文脸上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