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五章 落水
    “不!”感受着身后无比巨大的威势、压迫,日主又惊又惧,这是数千年间,自继承太阳神座后从未有过的足以对他造成生死威胁的巨大惊恐,几乎叫他身体到灵魂都为之颤栗。

    怎么办?怎么办?生死危机之下,每一秒都如一年,过往无数记忆都在瞬间掀起,沉寂的知识、认知无数的神通化作亿万光影在脑中流转,所有的信息资源都被他调动起来。

    但,发现太晚,似乎已经没有任何一个解决办法。

    如果再早一些,他只须牺牲一位天使,就能将凌空袭来的石山爆掉,现在却是太近,采用此法最大的可能是太阳神座和石山一同被摧毁,继而引起连锁反应,整个太阳神座中无尽毁灭的力量接连爆开,身处其中的他如何能幸免?

    可是不这样做?等着石山冲击太阳神座,同样会导致神座毁灭力量爆发。

    这一刻,数千年给他无穷安全感的神座,已成了一个巨大的桶。

    似乎下一刻,无论他如何做,都会被其这个桶炸的粉身碎骨。

    上邪(天啊),日主第一次如人类高呼天地间那至高之大主宰一切的冥冥,希望老天保佑能给他一条生路。

    一位天地间最强大的神都要求更高的“神”保佑了,可见他惊恐无状到了什么地步。

    然而,正如上邪从未回应过任何凡人的请求,日主也没能自其处获得任何。

    下一秒,比太阳神座还要巨大的石山最尖端即将冲击在神座上。

    01秒内,石山最尖端与太阳神座外围高温接触被气化。

    03秒内,被气化的原子、分子还来不及排开,石山接触到了太阳神座。

    巨大的冲击已经顺着接触点开始爆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太阳神座核心为其冲击也会爆发。

    生死关头,日主的心神反倒是静了下来,以数千年从未有过的高速运转着。

    “刷!”所有天使率先逃出神座,最核心的太阳之力随即被关停,日主真身自行切开神座外围结构,拿捏着此核振翅脱离,在远比冬日午后天空太阳还要亮的光辉中,大地上空出现了一只翼展二十丈的三足金乌。

    “轰!”太阳神座被石山巨力冲撞,不堪重负的破裂、爆散,却因质量远比山石来的高而陷入半融化状态的石山头端,被石山带动着朝前继续飞行,却在重力影响下划出了道抛物线,隐约直指远处一座小山。

    碰撞产生冲击波则掀起一股大风,将气化的部分山石扬撒开来,气化山石气温骤降至于重新化为固态好似发着红光如火山灰的物质和一团团岩浆朝下方泼洒落下。

    不远处,日主才死里逃生,但还来不及庆幸。

    远离躲避可能性核爆的青光竟已然回返,甚至新一轮的攻势就已经发起,不给他半点喘息时间。

    快…快…太快了。

    三倍音速是什么概念,是一秒钟上千米的移动速度,上海到南京约三百公里,凡人正常步行须两天,骑自行车须十五个小时,骑摩托须六个小时,驾驶汽车须三个多小时,坐高铁须一个小时,而王越只须五分钟。

    刚才为了躲避可能的核爆,他暂离太阳神座四五里左右观望,见得日主竟使了招金蝉脱壳,关停了太阳神座还将其核心抓出了神座,只自这瞬间他便立刻回身。

    日主才刚出神座他便已在两里内。

    日主再一个迟疑,仅有的两里千米距离已被他快拉至几乎零距离,青光已经炸开数以十计的锁链,锁链间又以无数纳米铜力线编制相连,俨然化身一张足以将日主切割粉碎无数份的大网。

    眼看,日主就要被此网网罗其中。

    “王越,本神主与你不死不休。”日主怒声口胡,金乌身上光芒大放,刷的一下连同十二位天使化成一道光柱,向西方射落,却是施以压箱底用于保命的光遁术跑了。

    王越的这张大网只来得及网住了他的残影和太阳神座的核心…一枚呈椭球状扁球面直径一丈、竖立长球面中轴高度三丈的紫色奇异晶体。

    “不死不休?”王越捞回晶体,眼睛微眯,感知却是萦绕着一缕气息,有此气息再凭追摄之法,主动权尽在他手,日主还想怎的?连太阳神座都给他爆了,一只没有神座的鸟还敢猖狂?

    心念之间,施展追摄之法,大致探查了日主真身的位置和状态,随即王越便笑了起来,日主这时候的位置,直线距离他约莫二十几万千米左右,不过正在以相对极缓慢的速度缩短。

    这样的距离大概身处什么状态呢?

    脚下的这颗星球自各方面来看,与地球是极为相似的,直径约莫六千几百千米左右,所以日主真身不可能在地星任何一处,而是身处太空真空环境中,这时候他的气息相较先前已经衰弱不少,显然光遁之法并非无代价,同时在极细微层面,日主真身的气息还在继续持续衰弱。

    王越完全可以想象一个非太空生物的强大存在施展了不能完全控制的光遁…出现在太空中…然后憋着一口气往回“游”是怎样的场景?嗯?感知中日主与星球的距离骤然拉近了一大截,与此地只有五万千米左右了?气息进一步弱小了很多。

    感受其位置,王越思量着日主这回非是锁定星球发动,而是略微偏开,想来是怕“光遁”没遁好反来个自杀式天地大冲撞,所以以此手段尽量接近星球,等到靠近了再慢慢回“游”。

    以五万千米的距离来看,他已经不可能再次施展光遁了,否则只会离星球越来越远。

    想着这些,王越一声冷笑,日主出了星球…还想回来与他不死不休?那也要看他给不给机会啊。

    这时候日主就像个勉强能游水者掉在河流中心想要靠岸,以他王越的风格,当然会等在日主想要靠的岸边拿着一根大棒子守着,靠过来就是一棒…再靠过来又是一棒,敲到他身体意志都撑不住为止。

    这么一来,日主对他已经无甚威胁,反而是如地主这等可拿捏降服的对象。

    当然,王越的想法,周围其他天神是不知道的,在他们眼中日主那是扎扎实实的跑掉了,但王越无比生猛的摧毁了日主太阳神座,叫最强大的日主落荒而逃却是眼前事实。

    这样强大的新人不“新神”,他们该如何对待交流呢?所有的神都面色无比复杂的看着王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