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二章 疯狂
    “轰!”青光在城池上空停下,现出一多半亩青云和青云之上王越负手而立飘然若仙之身影,后方滚滚雷鸣才接连传来,由大及弱接连响彻天穹数十个呼吸。

    青云上,王越张目四望,来此世界首次见得此多强大天神在此,心下微惊,但以他之智稍稍一想,便明白如今此地是何情况,又思及今日过后,就须与这群本土神主存在打交道,如此却须立得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好形象”。

    一念至此,又暗自观察思量诸神之实力和其力量之性,当下在云端直身而起,先行一礼,道:“各位神主,在下蛇余王越有礼。”

    “却不知今日诸位到此地意欲何为,莫非是想来捡我王越的便宜?”

    王越此言一出,无论是陈国还是荆国三位天神皆是一片哗然。

    为了地这位地主,他们这么多神已在此对峙许久,结果这位蛇余公子一来就说的什么话?

    什么叫捡他的便宜?竟是一开口,俨然将地主已纳入私人口袋,视为囊中之物么?

    这是视诸神入无物啊,简直狂妄之极。

    一时间整个天上,诸神仿佛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神色各异如同看傻子般看着王越。

    王越环视周围,一声冷声:“难道不是么?若非本公子数月之前斩杀了地主真身,这地哪轮得到诸位这般来捡便宜?今日我劝各位最好还是自己退去,不然伤了和气那可就不好了。”

    “呵呵呵。”雷霆神座之上,天主一阵大笑,对日主道:“荀兄,凡人皆道荀兄狂傲逼人,今日见了这位蛇余公子,本神主方知天外有天啊。”

    日主撇了王越一眼:“本神主看这位蛇余公子不是狂妄,却许是凝聚神位时被人心之力坏了心神?否则如何能出此等胡话?”

    天主正待回话,王越却好似受了极大侮辱,杀气腾腾对日主道:“日主阁下,本公子念在阁下是前辈,故而以礼相待,但阁下欺辱为我斩杀真身无甚力量的地主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对我无礼说出这等话。”

    “莫非是欺本公子掌中剑刃不利否?”

    “既是如此,还请拿出你狂傲无礼的本事来,否则今日休想生离此地。”

    众天神齐齐色变,数千年间,他们早已经形成默契,真身之战少有开打,却不想今日竟有王越这种愣头青,一言不合就要动辄分生死,还敢向日主这等强大者挑战这位蛇余公子真的是神么?

    此举,素来被认为主杀的秋主都摇头不以,神座中日主更是直接愣住了,等到醒过神来,怒极反笑:“蛇余公子,本神主本当你是后辈,已是多有忍让。”

    “如今既然你这么想死,本座今日就成全你。”

    “刷!”大气中陡现一道丈许光柱,以火球为发端,如同天罚骤然击在王越身上。“轰!轰!轰轰!”光柱中所携能量无匹巨大,仅是穿透空气,就叫一路空气都爆炸轰鸣不止。

    在这道光柱面前,什么下位、中位、上位哪怕超阶存在,如无特殊神通,只怕连光柱途径引起的空气爆炸都受不起,若被光柱正面击中,瞬间全身就会被气化。

    “蛇余公子,完了。”春主叹气道,足以令无数凡人男子动容膜拜近乎完美的脸上一脸可惜不忍。夏主道:“毕竟是年轻的神,不知日主的手段,实在是太莽撞了”

    “蛇余公子竟接下了日主无物不摧的大日天光神雷火,这怎么可能?”秋主正待点头,却惊呼道,满脸震惊盯着光柱另一端还在爆炸的轰隆。

    春主和夏主同时回转目光,只见日主向来无物不破的光柱,竟是没能穿透王越身周笼罩的青云。

    对大日天光神雷火神通威能无比熟知的天主微微一愣,不由看向月主方向。

    两神皆是满脸不可置信,皆生出究竟是世界变化太快,还是我跟不上时代之想,也就短短一年,这位非为旧识,不知道从哪里就窜出个年轻的神,斩杀了地主真身不说,如今竟还能和日主正面交锋不落下风?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地面上,地主探出了脑袋,目光紧紧盯着王越所在位置,嘴上喃喃道。

    就在数月前,王越为了对付他的真身,还不知花了多少功夫组织围杀啊,可就这么几个月时间,在他漫长的生命里,连打盹的时间都算不上,便成长至此地步了?

    “呵!”

    王越感知着前方化散成雾态形成特殊结构于不断散射中吸纳日主所射激光中蕴含能量的“神化”铜原子一声冷笑。

    如果是普通固态铜受此一击,铜原子会在高温中变得无比活跃而瞬间融化、气化形成物理上的升华现象,但“神化”铜原子不同,遭受光这等强力辐射冲击,活跃的不是原子本身,而是原子内部环绕原子核的电子。

    光能就在此过程为“神化”铜原子消化吸纳。

    一枚“神化”铜原子吸纳力量自有其饱和度,但模糊排出个结构,叫大部分“神化”铜原子可以直接分担,再由“神化”铜原子相互传递力量,这便将整个激光攻势叫所有“神化”铜原子承担,并且在这吸纳过程中还在徐徐向外释放,也就是说日主的激光有多少,他边吃边排的可受用多少。

    只要日主的能量发射功率不超过他的极限,所谓无物不破的大日天光神雷火也不过如此而已。

    在一众天神中,他独独针对日主挑衅,可不是没有缘由啊。

    “神化”铜原子对天地之力中星光辐射可是最为受用,也就是说“神化”铜原子对这位看似最强,驾驭无穷光和热的太阳神可形成克制。

    于是他不屑道:“日主阁下如果就只这点本事的话,恐怕本公子连神祗真身都无须展开。”

    诸神顿时一惊,他们这才发现,正面抵挡日主大日天光神雷火的斩杀,这位蛇余公子竟还未展开神祗真身其实现在还没有,真身未展开就如此厉害,那展开又何如?

    太阳神座中,日主目光一凝,怒火尽敛,大日天光神雷火神通随之收起。

    神与神之间只认实力,王越连真身都未开启就能轻松接他一击大日天光神雷火,这可是数千年以降从未有过之事。

    无论如何他也须承认,王越确实有着狂傲的本钱,再念及王越来时远超地主飞行的恐怖速度以及斩杀老牌天神地主真身的战绩,当真不能以“年轻人”“新神”小视之。

    日主收手,但此消彼长之下,王越一番气势却更胜起来,他挥手将大日天光神雷火带起的余波排开,沉喝一声,驾驭着青云毫不畏惧朝日主逼近,在众神眼中形成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锋芒。

    他竟未见好就收,而是选择继续朝日主进逼,俨然真的要为了一口气与日主分出个生死?荆国号为主杀的秋主人性化吞了口不存在的口水,这样的王越几叫他头皮发麻,其他春主、夏主两位天神也无不震撼。

    天下间哪有哪位神是这般模样的?

    “真是个疯子。”天主紧紧盯着王越,满脑子陈国西面雍国那群以血肉之躯冲陈国堂堂之阵临死前最后一口力气都要咬人的疯子,这世上疯子不可怕,可怕的是疯子有知识、有力量。

    他实在难以想象一位强大的神还能这样疯,能拿不朽的生命如那些凡夫俗子般拼。

    王越进逼之举,却是完全出乎在场所有天神的意料,他们在数千年形成的潜规则中已经平和的太久了。

    这一刻,凭着一腔锐意,王越将众神的气势彻底压了下来,他步步紧逼,云团内隐隐闪烁着电光,双目含光,冷眼凝视着日主,心中无比清楚的意识到这群天神虽是不朽,却是已经老的腐烂了。

    这样的神,怎能让他产生任何敬畏?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