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章 肥肉
    蔡国宗室竟有一位祖神?这倒是出乎王越意料,不过地主真身已失的情况下,此位祖神都未对地主出手,显然实力有限,又或虽有神一级的战力,却有类似领域限制,应当是不足为惧。≤

    稍稍一思,王越对黑潮道:“蔡国技击营那位武士临阵脱逃,又全盘招供,乃是可吸纳为用之对象,你将他交给风海处置,想来拱卫司借此他对如今的技击营的了解当能有大收获。”

    “另外,如渚氏招纳的仆人这等非走正常程序入境者,自今日起皆须经过拱卫司之审查。”

    “诺!”黑潮躬身应诺,又听王越略微交代几句,旋即退下,将房门小心关好。

    王越靠着沙发闭目沉思片刻,又将章德召了进来,问:“近日里东海国那位女公子有何动向?”

    “回公子,无甚其他动向,整日里多半呆在房内,偶有出行,也遵守我汲地规矩,并未四处走动。”章德拱手道:“根据国宾馆服务人员反映,她似乎对我汲地诸般律法极感兴趣。”

    “除此之外,还喜站在窗台遥望蛇余新城的建设。”

    王越点了点头,道:“继续观察,她若有何要求,在不违规定范围内皆可满足。”

    “是。”章的微微拱手,却疑惑道:“不过,公子不召见她吗?”

    王越摇头道:“此次她来汲地是来见我,而非是我见她,就这样,她什么时候请求会面再说吧。”

    说着,摆了摆手,章德自明其意,退出门外去安排。

    略微舒展身体,王越便自起身,透过窗外看了看天色。

    这几日,溧南庄户的初步安置和考核,没他参与,在申到、赵午等人组织下,也已进行的差不多,只待根据考核结果进行分配,汲地治政和发展,眼看便已经上了正轨,与小蝴蝶的婚礼昨夜也结束,接下来却是有闲暇可以往尚氏领地一行了。

    一个时辰后,与小蝴蝶还有随溧南庄户一同过来的织瑶共进了午餐,王越便出了国宾馆,足下一纵,立刻生出一朵半亩青云,携着他直上千丈高空,然后化作一道青色流光往东北方尚氏领地而去。

    这时,尚地北方,尚氏军与国君及一众大夫对峙的最前线。

    天空中,一场空战正在发生着。

    地主尚文携着一根重达数吨的青铜柱和数以百计的短矛,在天上犹如一辆雷霆战车疯狂突击。

    他的对手是随国祭司四时之主冬主的真身,一团直径数百丈的冰云,而远处,还有几位老朋友在虎视眈眈,竟是自荆国赶来的三位天神。

    除此之外,在极高天之上,更还有着一个巨大的火球,犹如一个小太阳肆无忌惮的释放着光和热,使得眼下明明是冬季,尚地又地处天下北方,结果因小太阳的存在本身,下方方圆五六里里地竟暖如初夏。

    此等强大存在,天下间除了承袭了大虞圣皇与源主一战中破碎星辰部分的日主还能有谁。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地主尚文如何招惹了这么多敌人?

    事情当然要从他真身陨落说起。

    一位没了真身的神,偏偏麾下有着庞大的实力、势力,这是多么肥大的一团肉?

    毫无疑问,王越能想到降服他,没道理天下间其他天神想不到。

    只是消息传递需要时间,陈国之前又处在内乱中,荆国才结束与越国的战事,又与雍国打了起来,随国与蔡国北方军团对峙正酣,以至于各国天神皆是分身乏术,便没来找他麻烦。

    但随着时间推移,近来陈国内战平息,荆雍两国的战事也进入到缓和阶段,于蔡随两国局势,先是尚氏与蔡国议和,使得随国失去他这位“盟友”,吴氏一位兵家调动往北方,叫随国在蔡国北方战线上压力大增,全线进入守势,甚至眼看连守都守不住,这下冬主再不顾及其他,出动真身寻了过来,正是要凭真身之力将尚文收服,然后命其再次向蔡国发起攻势,如此南北夹击覆灭吞并蔡国,此事一成,原本就是大国的随国,将成为地域、人口比陈国还大,仅次于荆国的超级大国。

    面对冬主的胁迫,尚文还能怎样?

    不想屈服,那就只能战了,再说他也不是没有还手之力。

    就像现在,扛着一根数吨重的铜柱,以绝对的速度优势发起超音速冲锋,每一击都不下于昔日王越斩杀龙巢湖神真身的一击,这种威势,天下间少有神可以正面对抗。

    于是率先过来捡便宜的冬主就成了他的活靶子。

    才被冲了两下,冬主就支撑不住,只能展开特殊的真身形态,化原本冰雪巨人为冰云形态,将最核心小心隐藏在其中,试图以此消耗地主的法力,打上一场持久战来取胜。

    却不想,地主和他也是老朋友了,深知他跟脚所在,除却携了根铜柱携巨大冲力、以及与空气摩擦生出的高温热力(克制冰冷低温)在每一击都可贯穿粉碎它部分躯体外,还以学自昔日王越探查他遁身地下真身的手段,不时放出一波猪龙气,探查冬主核心所在。

    每一次冲击、探查,便以一枚短矛朝其核心射出,打的冬主险象环生。

    这种情况,冬主一个运气不好没躲过去,被击中核心就得受重伤,如被追加打击,陨落都有可能,却已然落入绝对下风,可是尚文眼看胜利在即,荆国的三位天神竟赶了过来。

    没过多久,更恐怖陈国的日主竟也出现在高天之上。

    “地主…地主阁下…还不快停手,再打下去就要被捡便宜了,你我都讨不了好。”冰云中,冬主惊恐的大叫着,地主尚文身形在半空停下、转身,又徐徐加速开始下一轮冲锋,狠声道:“冬主阁下,我尚文上能飞天、下可入地,天下谁能拿住我,众位老朋友觊觎又如何?”

    “大不了舍了基业,效昔日商龙君,去往陈国、荆国杀他个天翻地覆就是。”

    “倒是阁下你,这点本事也想降服我?今日你便死在这里吧!”

    尚文这话,显然不止是说给冬主听的,也是说给在场所有天神听,随着话音一落,更有一股疯狂的精神扰动自地主身上四散开来,荆国一方三位天神立刻便一阵骚动。

    没错,地主真身是陨落了,尚文之实力处于数千年中前所未有的低点,但以眼下情况来看,竟还有着反过来威胁冬主之能,却非是弱者,又如其所言,尚文若凭借飞天遁地无人可拿之能效仿昔日之商龙君,天下间哪位神能承受后果?

    这么一想,才来不久他们就已生退意。

    三位天神中,未展开真身,以二十几许美人形象现世的春主看向旁侧身披麻衣、袒胸露乳的中年壮汉道:“两位神主如何看?”中年壮汉抬头看向天空那颗火球道:“不急着离开,先看看再说。”

    “轰”远处又是一阵轰鸣。

    忽然,天空中翻滚的冰云随之一滞。

    冬主的核心被击中了?

    “不!”冬主无比惊恐的惨嚎一声,操控着整团冰云疯狂朝地下落去,眼看着尚文完成一次冲锋后,再次开始调整,又急忙转化形态,大团的冰云化作无数碎冰,如一场无比狂暴的暴风雪向地面砸落。

    尚文哈出一口猪龙气,化作一道音波试图对冬主核心进行探查、锁定,但着碎冰太过密集,又非一个整体,这一下竟未能探查出来。

    “啪”的一声,其中一枚碎冰掉落在下方护城河里,溅起大片水花,沉入水中,犹如活物般在水下高速穿行,转瞬间就经由护城河与活水相连的渠道进入了远处河流之中,头也不回往北方逃去。

    尚文见冬主并未在地上化出冰雪巨人形态,稍稍探查,哪还不知他已经跑了,便徐徐按下飞行,看了看天空那颗巨大的火球,猛然向下方大地冲落,无声无息消失在下方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