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九章 祖神
    片刻后,因脱离力量领域之外,“神化”铜原子的“神化”力量失效,束缚武士首领的锁链也随之散去,但在散去的刹那,原子内部因“神化”而引聚的力量尽数释放开来。

    “蓬”的一声,王越失去对那处神秘空间的感知,脑中自然推演出那位被锁链束缚的武士被原子内力量大规模释放炸成齑粉四散飞溅的景象。

    回过头来,锁链一卷,亿万“神化”铜原子齐齐使力,将他与那位逃跑的武士带上天空,横空往蛇余新城去。

    蔡国技击营在汲地死的武士可是不少,此次前来汲地行偷盗事者,明知道此地死亡率极高还来,多半都是死士,这位武士临阵脱逃,却是可以为突破口,从中获取诸多信息,所以被他留下。

    没过多久,王越就回到蛇余新城,将这位武士交给了拱卫司武士章德,着他将其由黑潮亲自审问,以黑潮的手段,再加上他自记忆中搜罗的诸多审讯手法,这位临阵脱逃的武士必然是熬不过审讯的。

    回到蛇余新城,申到等人已经开始安置到来溧南庄户,接下来的两日更须考核安排、分配,却都是忙的不可开交。

    王越这个甩手掌柜径自回到国宾馆,运转“神化”铜原子,映照着室内满室生辉,再往真皮沙发上一躺,却是舒爽之极,脑中却在想着先前之事。

    关乎技击营能潜至矿场,他倒不奇怪,毕竟技击营在汲地死了不少人,摸出了点规律很正常。

    汲地防护、探查体系是建立在他的感知领域上,。

    所谓民视即神视,任何没经过身份气息登记者,但被汲地有登记者撞见,立刻就会触发探查法术,在神位感知领域将其标注出来,并摄取其气息、锁定其位置,传入信息网络中发出警报。

    此等体系,看起来十分厉害,但因汲地有着大片未经开发、人迹罕至的山林、荒野之地,入夜后黎庶皆须休息,便导致体系有了空档、破绽,对此王越心知肚明,却是安排随阴阳学派投诚而来无形无相的鬼神进行巡逻对体系进行补充。

    可是鬼神毕竟数量有限,汲地范围却是颇大,很多地方照顾不过来,便只能采取重点防护策略,除却部分鬼神在山林巡逻外,各城邑、镇邑以及重要区域皆有鬼神驻守。

    今日技击营之潜入,看他们的行动,皆是穿行于无有人烟的荒野、山林,显然是有效针对了汲地防护、探查体系的薄弱环节,可惜在矿场这等重要区域周边撞上了值守鬼神而暴露。

    甚至技击营的内线,仔细想想,也很正常,汲地乃是自蔡国治下夺来,矿场挖矿以及诸般杂事,又须许多工人,或许就有个别昔日蔡国技击营之人被招入了其中。

    具体是谁,想必等那位武士招供就清楚了。

    真正令他动容的是那位武士借助玉石施展的法术,先是赵午昔日用过的堪比大地传送的遁法,更厉害的还是其逃离时所施空间力量,这却是给他提了个醒,超凡力量的世界,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他能“神化”铜原子,焉知他人不能拥有各类稀奇古怪的力量,就像刚才,操弄空间的力量都整出来了。

    想着这些,王越决定不日往尚氏一行。

    尚氏那位地主在蔡国这片土地上存活了数千年,在蔡国还有什么神秘强大存在瞒得过他的,必然深明其跟脚。

    世间诸多恐惧皆源于未知,如能了解其本事,就好针对性行事。

    此外,王越此行另一个目的是对地主尝试收服。

    眼下地主的情况可是不妙,失去真身后,若尚文这具身体一死,家主之位自归其子或者其他什么人继承,其领主神位自然散去,这样一来,地主之性命、神位等一切都会失去而归于虚无。

    此等状况,地主被绝对力量威胁会怎样呢?

    如果是两日前,他对地主是半斤八两,除非地主再主动钻一回陷阱,否则想拿下地主几乎不可能,但拥有了“神化”铜原子,便是不设陷阱,正面都可将地主真身打杀,一个简版的地主尚文算什么?

    两天后,趁着汲地军政要员皆齐聚蛇余新城,王越与成室公主的婚礼在国宾馆大厅举行。

    虽无各地大夫、各国国君来贺,但依旧显得颇为隆重,婚礼完后,由于蛇余新城内国君府邸还在修建,王越和小蝴蝶就暂住在国宾馆最顶层、也是最大、最奢华的套房内。

    按照道理,婚礼过后乃是圆房,奈何小蝴蝶年纪太小,只有十三岁,还是个小女孩,王越自不会作此等摧残之举,还能怎样,慢慢养成呗。

    这时,王越自在客厅内完善“神化”铜原子的编程,已被王越“神化”铜原子“优化”过的小蝴蝶如同一只懒猫,毫无形象的趴在卧室内最柔软的床上,不时翻滚几下,手中拿着一枚衔尾蛇徽章,意识不时往内里查看,内里的信息显现在她脑中,却是一个光屏,诸多文字、图案浮于光屏上。

    内容是自申到、赵午、公输榆处经由信息网络汇集过来诸多由王越亲批并解释的重要事务。

    若打开其他窗口,还有王越亲自编制的基础教育模块以及汲地眼下诸多律法和即将推行的律法,旁侧皆有关乎律法精神的释义,设此法律想要达成的目的等等。

    这是王越交由她的学习模块。

    只看这模块,不得不说此时随着信息网络渐上正轨,尤其是王越以“神化”铜原子制造了部分供非祭司、非蛇纹武士人员可以“上网”的徽章后,汲地的军政诸事管理起来是越发轻松了。

    想想看,秦始皇每天面对的那堆竹简和历朝勤政帝王身前堆放的大量奏折,王越只须在网上看“帖”,动动脑并进行回复就是,大脑自网络中摄取信息的能力又比眼睛摄取文字效率高达百倍,这是何等轻松,而如果不是网络依旧不能普及,王越兴许早就将“办公软件”散布到最基层,在这个时代实行无纸化办公,再将各基层网络信息汇集起来,结合领域力量,管理一国便如玩“国家”游戏。

    像后者自是后话,但即便是眼下汲地治政,效率也非是其他国家所能想象。

    “铛铛!”套房外传来摇铃声。

    “公子,黑潮大人求见。”是章德的声音。

    “传他进来。”客厅内,王越心知黑潮此来,当是蔡国渗透技击营事件有了眉目,便按下对“神化”铜原子的编程,随后大门被轻轻推开,一位黑衣武士走了进来。

    “黑潮,拜见公子。”

    “起来吧。”王越微微抬手。

    这位原汲地黑衣卫统领黑潮随之起身,投诚王越麾下有一段时间,他知王越做事最重效率,也不多说其他,拱手道:“公子,前日公子交给我的那位技击营武士已经全盘招供,混入矿场之内线业已捉拿清理。”

    他小心抬头看了王越一眼,继续道:“根据技击营武士以及其内线招供,此次矿场事件,乃是由矿场内渚氏武士于申国招募仆人,恰恰将一位蔡国技击营在申国暗子的招入其中所引发。”

    “原来如此。”王越点了点头,问:“此事地主尚氏可有参与其中?”

    “未曾。”黑潮肯定道:“此事乃是蔡国国君亲自主持安排的一次行动,为此甚至许下暴风武士苍原…也就是那位带队超阶武士大夫名位及领地,其于矿场所用诸般宝物,部分为蔡国宗室祖神所制,其他为技击营与地主神庙关系最密切时所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