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六章 活力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须做。

    在到达此世后,王越成功完成了夺舍,并且非是如赤尊信之于韩柏那等与阿木融合式的意识延续,而是真正的、主动炼化阿木记忆和身体…相对完美的夺舍。

    之所以是相对完美,当然是还差最后一步…对身体最根本处基因部分的炼化。

    详细来说,就是以炼形手法调整身体基因,以上辈子炼形前属于自己的基因信息彻底替换掉阿木的基因信息,再主动催运一波完整新陈代谢,将旧有细胞载体都更换掉。

    完成这个步骤后,本世界的阿木的一切意识、本能、细胞、基因信息便彻底消失,王越也自灵魂及…借阿木的身体在此世完成完美夺舍…或者借壳重生,这样…身体才算属于自己的…能与自己意识本源达到完全的契合,这也是先天境界…大炼形前的最佳前置准备。

    另外,既是要在此世成家了,王越也不想顶着还不完全属于自己的身体为阿木的基因延续做贡献。

    王越正想着,却被一股徐徐而来却猛如火山般爆发的奇妙感受打断了。

    这时候,成室公主小蝴蝶毫无礼仪姿态却又有几分优雅、透出万分活泼的靠在一旁船弦上,一番深入交谈之后,忽然兴高采烈说起自己过去的事,不论大事、小事、糗事都如同倒豆子般向他倾诉。

    看来生活在成室的十数年,她伪装的太过辛苦,心里也太过压抑。

    如今一得放松就如大河决堤般一发不可收拾。

    当一个女孩子,可以对一个男人如此,那就说明她一颗心已全然向男人寄托开放。

    不过这内里却也有其他的因素,便是小蝴蝶足够聪明,知道王越这等人多半都有极强的戒备心理。

    并不是说她有心计之类…仅是本能做出的举动,向王越开放自己…表明自己可以无任何隐藏的绝对安全可信可用,尽力去除王越对她的戒备,通过此等率先付出以求获得更多。

    另一个层面来看,恰如小兽向强者露出柔软腹部弱弱的表示臣服。

    这种事,给王越的感觉很奇妙。

    他不仅能感受到小蝴蝶于后者的本能用意,也可体会一颗火烫的心在朝自己靠近。

    这叫他明白,小蝴蝶这一刻,不管是因何等复杂因素,是确确实实的爱上了他。

    更令他感受到吸引的是小蝴蝶彻底放开心灵,伪装人格与主体人格合二为一,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不自然间散发出的那种青春如火般张扬的气息。

    这样的小蝴蝶在他眼中是极有魅力、感染力的,甚至于意识层面间能给他以微妙的改变…改变当然是向上的,于是在身心层面,他同样感受到了与小蝴蝶近似的无比的愉悦。

    两人身心磁场都隐约在共振、交互。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

    王越倾听着小蝴蝶的诉说,不时大手抚过她可爱的小脑袋,眼神自然流露出少有的柔和、喜爱,还有一种长者的关爱在其中,随此而来,恍惚间则还有着过去的记忆。

    不得不说,年轻、活泼、可爱、美丽的小蝴蝶,抛开其他,仅此三点来看,就已是他最喜欢的类型。

    或者说,是他这等“老人”最喜欢的类型。

    王越上辈子对女色的掠取主要是两个时期。

    一个时期是修行有成横扫中南半岛、东南亚的时期,那时真是意气风发,拥有了实力和势力后,过往之一切不可得,只在他动念之间,加之一种奋斗数十年终可得享受的心理在内,他过上了一种常人无法想象比只封建帝王都奢靡的生活,在女色上几乎尝试体验过一切世间一切美人。

    第二个则是在上辈子离开前最后的十年里…感受到死神一天一天…不可避免的临近时期。

    那时候,他终于能完全品读出秦皇汉武这些皇帝在面临死亡、渴望长生的感受…哪怕拥有的那样多,居于众生之上也不可避免有死亡的一天,这叫人是何等的不甘心。

    然而再不甘心,再如何努力似乎都是徒劳的。

    他只能看着过往的老朋友一个个牙齿掉光,然后接连参加他们的葬礼…感受自己身体虽然依旧强健有力,内部流淌着毁灭的力量,生命本源却还在一天天枯竭。

    那段时期他甚至有过绝望…真的是看不到半点希望啊。

    虽说那时科技已经发展到可以任意更换器官,但很显然大脑是不能换的…同样只要基因层面细胞分裂次数以及其他影响生命上限的问题没得到解决,长生不老便依旧是奢望。

    对此,不论是他还是当世富豪,都投入了大量金钱在这方面的研究上。

    可是在他行转生搏命之举前夕,都没有取得突破。

    而在那段有些绝望的时期,他最大的爱好便是与大群正值二八妙龄、年轻美丽的少女在一起,在事关人类生命起源的活动中,无比贪婪的品味、感受着活动本身蕴含着勃勃生机以及身下、身边少女自身体到灵魂的鲜活气息,于一个行将就木者而言,这种生命本身的美好就是最为动人之物。

    如今他转生成功,长生已得,似乎重归鲜活,但于意识、精神层面却依旧是那个“老人”呢。

    不过,后者此刻似乎因小蝴蝶火热的心、还有动人的磁场交互正在改变着,意识本源开始焕发着全新…除却年轻时代再未有过的活力,过往的“老”与“死”造成的腐朽正在被剥离。

    王越深吸一口气,难得的…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此次成室之行可真是不虚此行,相较于的重生、年轻化,更为核心的意识层面却是同样需要这个过程。

    否则,人的年纪越大,见过的、看到过的事物太多,渐渐就会形成条条框框,将自己的思想牢牢包裹,接受能力越来越弱,思想越是顽固不化,做事越发保守没有冲劲。

    什么年老成精…在面临这种情况下真心是成不了精的,顶多是比年轻人经验见识更足一点。

    反倒是智慧远不及年轻时好用。

    这一点,他是有体会的,现在的他比起当初横扫中南半岛、东南亚那会在智慧运用上已经有些差距了。

    幸好,他看向此刻正散发前所未有活力的小蝴蝶,当前这个问题的解决是来自外在,似乎不那么完美,但至少暂且已不再是问题,未来他将有着充足的时间来完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