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五章 归来
    由民政主官亲自招待,东海国女公子自没享受到外界“盘问”的待遇。

    汲南南关民政主官直接拿了一张外界入境者都须携带的暂住卡片交由了敖骊自己填写。

    敖骊这才看到卡片上都有什么,除却她之前听闻的诸般信息外,还有着入汲地所为何事,以及暂住证有效日期等,她都一一如实填上,最后民政主官为她写上暂住证起始和结束有效日期,并告诉她此证到期前,如想继续在汲地停留,当去往各城政务中心民政官处延期。

    办好这些后,接下来摄录部分却是个麻烦事。

    敖骊有些犹豫,摄录须摄录她的形象、气息以及填好的个人信息,后者没问题,但个人形象只因是女子、还是美女,于手下或敌人面前缺乏足够威慑力,她脸上恶鬼面具已经多年未取下来了啊。

    不过仔细想想,只是办理个证而已,此处又无外人,便将面具摘下,任由民政主官施法摄录。

    如此结束了入境登记整个程序,接下来民政主官又少不得招呼她入汲地后平日里将暂住证随身携带,又自一旁取了一本线装小册子交给她:“公子,此书为外来入境人口入汲地的常见注意事项,以及相关一些法律规程,还请收好并仔细阅读并传告约束属下。”

    敖骊接过一看,书本纸质却是前所未见,再看旁侧大量堆叠着的同类手册,显然其价值远低于羊皮纸,再看书页封面字迹、版式,心知汲地必然有着某种方法,无须传统的抄写能够大量复制此手册。

    她不是常人,当然知道这纸张和复制书册的技术代表着什么,但才入汲地,仅在这处关卡,汲地或者说未来的蛇余国给她带来的惊讶、冲击就已经足够多,再看到书册也不觉有什么,只是心下微叹了口气。

    随着对汲地了解越多,她发现自己心底对汲地、还有未见面却被东海国许配的未来夫君蛇余公子,已经隐隐升起了一股敬畏,更有一股好奇仅仅一个关卡,无论是秩序还是人,都是这般不同,关卡内里即将复国的蛇余国全貌又是怎样呢?还有传说中此地主战部队的无当军究竟有多强大?

    然而她一翻手上手册,上面除了一些律法之外,更多的就是各色注意事项,提醒外来者不可随意乱逛不可胡乱进入各处村镇不可擅离大道不可接近无当军各处军营等等,违者皆以间作论处。

    尤其是一处“器械试验场”以及类似地方,似乎还隐含着蛇余国更高机密,都是被重点标红。

    后方更写了杀气腾腾的写着四个字“擅入者死”,后方更还有一系列已经被抓住处死者的详细名单,对比关卡外风干的尸体,显得触目惊心。

    捧着手册,入关所见已经是令人惊叹不已,可是内里更多的无限神秘,尽被此手册一个个“禁”、一个个“死”字遮蔽在迷雾重重中想要探寻,恐怕几乎不可能。

    汲地对内外人口管理体系,严密到她无法想象,简直是无懈可击,想要突破此严密,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绝对强的实力换成在其他地方领地,一位上位武士或者就可纵横,叫一地大夫拿他没法,但汲地哪怕是她这等超阶武士中的强者,都心怀畏惧,没有半分信心,一张可叫她无所遁形的网,再加上蛇余公子围杀地主真身的战绩哪怕东海龙君到达此地都得低头啊。

    办理完入境登记手续后,敖骊的心绪还未平复,为她办理登记的民政主官再次拿出了叫她惊叹不已的东西汲地近两日才开始在汲地推行开来的前面都是准备器械、印刷还有人员组建据说是由蛇余公子开办汇兑处发行的蛇余汇兑票一种远比她手中手册纸张更好、印刷更为精美、上面有着清晰王越彩色头像、衔尾蛇纹章以及一元、两元、五元、十元一百元篆体和阿拉伯字样的小纸片。

    民政主官告诉她,她可以将沉重的青铜角子、黄金什么的,都在关卡内汇兑处寄存换成汇兑票。

    一布对等一元、一青铜角对等两百元的兑换,然后无须携带青铜角,仅持此票据能于汲地三城以及在建蛇余新城汇兑处随时提取相应数量的青铜角或布币,也可直接在汲地购物消费。

    如果长期寄存蛇余国各汇兑处不仅不收手续费还会给予她利息。

    这听起来似乎很不错的样子?但她总觉得此处隐藏着什么蛇余公子在此有深意,可惜她再怎么精明,也有着时代、知识、见识的局限性,对于此天下从未出现过的事物当真是看不明白。

    不过虽心怀疑虑,但考虑到此为民政主官一再推介,加上汇兑票听起来还好用她入汲地反正也须呆一段时日,势必少不了消费,便着人在关卡内找到了一处汇兑处,兑换了大约一千个青铜角的汇兑票先试试看。

    做完这些,东海国一众人的入关手续皆已办完,民政主官亲自引着敖骊一行自关卡后依次进入汲地。

    进入汲地后,入眼的就是一处宽广的、似乎由整块石板构成的广场,远处是同类材质修筑的宽广道路。

    这同样是令人惊叹的,敖骊也曾行走列国,见过最好的道路当属陈国的驰道尤其是卫氏领地内的驰道,可是陈国最好的驰道也比不上眼前所见汲地的道路这路简直是超乎她的想象。

    收回目光,再看广场,溧南庄园近万人此刻尽在广场上,一如他们先前在关卡前,排开了整齐的队列。

    队列的最前方,是一辆辆如同他们先前搭载老弱妇孺的四轮马车和王越的不同,主体都是木构,打造相对简单,木匠足够多又有好工具就能大量制作,数量之多十分惊人显然都是来接人的。

    先前跑步前进的青壮以八人一组,一队队的上车,然后被马车拉走,整个过程充满了秩序的严谨。

    稍稍打量,民政主官将他们单独带到了一旁。

    一位除却面部、浑身包裹在钢甲中的武士和听声音似乎是先前军营中大声说话的大嗓门却是早已在等候。

    他们应该是熟识的,一边等候还有说有笑,不时大嗓门无比亲切的一拳打在武士身上的钢甲上,然后猛的收回了手,倒吸一口凉气的同时,满眼羡慕嫉妒恨的样子当然得羡慕嫉妒恨啦,无当军中能选出成为蛇纹武士者,如今不是无当军中各级主官就是入了号称君王亲军的拱卫司。

    不提其他,仅这一身无数武士梦寐以求能飞行的钢甲也就拱卫司蛇纹武士独一份。

    随即,民政主官将敖骊一行人介绍给得了王越紧急命令自器械试验场赶过来的阿泽,又自溧南庄园队前临时征调了十辆四轮马车,将东海国所有随敖骊过来的武士、武卒载上,大嗓门则亲自率领一个百人队治安军武卒随行护卫敖骊开始了诸般保密手段下迷雾重重的汲地之旅。

    半个时辰后,汲地西方,搭乘着王越与成室一行的飞艇,也终于到达汲西与申国尹地交界的西关,在此处王越按下飞艇,亲自带虞子期等人办理了入境手续才再次起飞,直接前往蛇余新城。

    阔别汲地多日,王越终于再次回到汲地这片属于他的土地上,再过得一段时日,就是本世界新年来到,往后蛇余国复国,他也将在此世成家,如此也算得上是成家立业深深在此世扎下自己的烙印。

    不过在成家立业之前,却还是有件重要事须做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