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四章 天网
    汲南关卡,一处看似简单的关卡,没有任何复杂的防御设施,好像随便一位上位武士,或者一队武士就能轻易冲进去,东海国一众人完全有此能力的,但此刻没有任何人会有此想法。

    一切只因有强军驻守在此,关卡外那一具具尸体更时刻提醒他们…汲地不是任何人可以横行之地。

    敖骊进入关卡后,发现此关前后有一进一出两道门户,中间是大片空地,左侧似乎是关卡内办公…所谓登记入境之处,右侧的房屋或直连后方军营…当然,这也仅是猜测。

    毕竟此处关卡与她所见任何都是不同,建筑风格迥异,谁知道房屋内里是什么情况?

    回头再看关卡两端进出门户,却也是奇怪,并非关门、城门之类。

    关卡门洞中…仅是左右三排半人高的木箱子,内里似乎有些机关器械,其中两处箱子朝三个箱子间隔两个通道间伸出三根圆形木杆,其中一根为横拦,当人通过时,冲开横拦木杆,则下一根木杆自然上来化为横拦,如此奇妙的将入关之人一个个分隔进入(旅游景点出入口木工版)。

    这时,她右耳微微一动,隐隐感觉天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高速前来关卡…飞行?

    与之同时,关卡左侧一位给她感觉隐约似乎是祭司的年轻人从门内走了过来,远远朝她一礼,道:“这位便是东海国女公子敖骊殿下吧,在下忝为汲南南关民政主官,未能闻知女公子前来,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不过关乎女公子来访事,我已按程序上报,稍后当有专人来迎接女公子一行,并负责公子汲地安全事宜,现在还请公子随我来,先行完成入境登记事宜,请。”

    敖骊微微点头,这位关卡内民政主官,先是与她请求恕罪,却又点出了未有远迎是她此行乃是私行,并且未提前派人通报而来的突兀所致(大国正常外事,有重要人物来访,未至之前都会提前派人照会,让受访者有所准备),又言上报有专人迎卫,且亲自引她入关,如此简单一言一行,却可称得上不卑不亢、有礼有节,再想及先前那无甚强大武力,却敢呵斥阻拦她的关卡治安官员,还有那尹阴士光,心道不过关卡一角,就已可见汲地蛇余公子治下人才济济了。

    只是她这番心思,若叫王越得知,只怕大牙都得笑掉,什么人才济济,他孤身来此世,虽号蛇余公子,却无公子之底蕴,手中可用人才实在是有限,所以连成室小公主都不放过要安排工作。

    敖骊所见这些人中,尹阴士光算是锻炼出来了,其余人么,无论是呵斥阻拦她的治安官、又或此引领她入境登记的这位年轻人,说到底就是一句话…按律法和程序办事。

    和外地一切地方不同,王越治下一切事物,律法、规矩、程序是摆在第一位的。

    什么关系与人情,皆须在满足律法、规矩、程序后再叙。

    像王越上辈子所见,个别政府机构人员在办事,见是自己亲属或关系户时,往往一番操作,连应缴纳的款项都给免除了,小处是如此,大处就不用说,所谓关系社会嘛…但此类拿国家之利完个人之关系人情事,在如今他之治下,却是绝对不允许发生,有关系、想照顾下亲属熟人可以,请自己掏腰包缴款。

    一句话律法大于天…王越将自身都置于法下,一国之君都亲自带头遵守,谁人还敢乱来?

    胆敢质疑他推行法制决心者,那就休怪他不客气。

    可以不客气到什么程度?

    历史上朱元璋招的驸马敢贪污,结果是什么?剥皮楦草,对自己都能够狠的下手的王越当然可以毫不犹豫做到这一点,并且他和朱元璋有本质的不同,那便是他已非是凡人。

    身为凡人的洪武皇帝朱元璋,有他在…明朝吏制自是清明,他一死就飞快腐化,越是往后越是不成样子,而大群掌握话语权的无数无良犬儒还因此类种种极力抹黑这位草民出身的布衣天子,当真是恶心之极。

    身为神祗之身者,王越却可与秩序长存,将此法度坚决推行贯彻到底,绝不允许出现反复现象。

    如此,王越亲身为律法、规程竖立起无上威严,下方执法者有感于此,不敢胡乱而为之余,却可深深以律法规程、保证此律法规程实行的庞大力量为依仗,行起事来自然能挺直腰杆、义正词严、不卑不亢。

    随着民政主官,入得左侧办公房屋,敖骊发现此处竟是一处集中办公场所,管理的不仅仅是出入境登记事务,还有海关等一系列职权,不同与关卡相关部门人员皆是汇集于此办公。

    这却是王越仿照能大为提升行政效率的政务中心而设。

    不仅此关卡如此,汲地各城皆设有集合部门更多的政务中心。

    以此部门优化配置领地内为数不多的识字人才,在既严整程序的同时,对百姓、黎庶办事进行简化。

    敖骊略微打量,随即目光落在先她进入的武士、武卒们身上。

    武士、武卒们先是去一旁缴纳了入境费用,然后一个个在办公柜台前似乎是接受盘问,包括诸如姓名、性别(这也要问,汲地人眼睛瞎了吗)、年龄、家庭住址、现今为何势力于何部门效力等。

    问话者在问话的同时,也会拿着一只毛笔(硬笔未制出前凑活)按在桌台上一张似乎是卡片(雕版拓印了文字、编号、表格的硬纸)上填写。

    填完之后,又拿起一枚青铜印章按在油调朱砂印泥盒中稍稍一按,再用力盖在卡片上。

    最后再叫被问话者以大拇指在其上按上手印,持卡片往旁侧一位与民政主官同类有祭司气息的少年柜台前一站,随即少年身上升起无比清楚的神力效应,似是施展了一个小法术,整个入境登记就算是完成。

    敖骊观看整个流程,心中还在想此程序到底是为了什么。

    最后面那个法术她是看不懂,但每一位入境者身上皆须随时携带登记自己信息的卡片这个步骤却是明白的,正常入境者有暂住身份卡,绕开此关者…身上当然无卡了?

    若是用别人的卡,大拇指指纹必定是对不上。

    仅此一项,她便觉汲地的管理体系当真是严密之极。

    “女公子,请随我来。”敖骊看的入神,却是忘记前方还有人引路,这时醒过神来,连忙跟上,却有些疑惑,道:“本公子不须在此登记吗?”

    民政主官笑道:“若女公子是匿名前来,当然须在于此登记,今日公开前来,以女公子之身份高贵,当然我国之贵宾,按照规程,应由本官亲自为女公子登记,无须在此大厅排队。”

    “另外,因公子乃是东海一行人之首,关乎入关之后一些须注意之事,我还须与公子一番交代,入关之后,还请公子约束手下,不然我汲地律法森严,却是不容任何情面的。”

    “多谢先生告知。”敖骊微礼道。

    民政主官道:“此是我应当之事,公子无须感谢,否则若不告知入境者诸般须注意之事以及汲地律法规程,任由其违反再来处置,那就是不教而诛了。”

    敖骊点点头,却看向先前对每一位入境者施展法术者问道:“却不知那位先生所施的是何法术?”

    民政主官解释道:“那是摄录入境者形貌、气息以及个人信息的法术。”

    “法术收录的信息不仅仅是作为存档之用,但凡在此登记过信息者,将来再以另外的身份过来登记,那就是伪造,若其在汲地犯了事,我民政部门皆可以法术追查他位置所在,配合各地治安军和拱卫司武士将之擒拿归案…按相应律法处置。”

    “除此之外,若有人未经登记收录而入汲地…形象、气息、个人信息定是未收录的,在定期扫荡整个汲地的探查法术、以及游荡于整个汲地的鬼神(阴阳学派旧日供奉的鬼神)眼中会极为显眼,我汲地治安军和拱卫司武士可以直接追查过去将其擒拿审问。”

    “若其没犯事还好,若是犯了事,惩罚乃当加倍。”

    “如果是他国派来的密探、间作…”

    民政官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敖骊自然能猜到其结果,不是投诚就是被摆在关卡外风干儆猴了。

    这时再想及汲地这一系列规程,她只觉自己好似在向一片无比森严的罗网中钻,心中告诉自己,在汲地万万不可乱来,当按其规矩行事,不仅是自己,更须约束好手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