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二章 行路
    水力运用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王越对科技发展史是十分熟悉的,当然知道这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主要动力。

    换个角度来说,仅从这个武器工坊的技术而论,陈国卫氏的技术水平,已经踩在第一次工业革命的节点上了,一旦卫氏能将此水利设施大规模普及在各类工业生产上,相较于传统农业领,此地必将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王越几乎立刻想到了近来卫氏近来将整个法家学派请过去的举动。

    难道是卫氏已察觉到自己已超出天下列国的领地管理运作模式跟不上发展了?

    卫氏如此,陈国仅有的其他三大家族又是如何?

    这样的陈国,可真是远超出王越的预估了,一直以来,从本世界分封制度、材料发展水平等来看,他眼中世界,与地球春秋战国时期是差不多,可真没想到陈国竟已经发展到这一步。

    这可是有够夸张的。

    仔细一想,却也不奇怪。

    自大虞圣皇带来分封体系、青铜时代技术已经几千年了,文明和技术总不可能一直停滞不发展吧。

    早期时代或限于人口、恶劣的环境、旧有的牢固秩序而难以前进。

    如今的天下,一国之力可比古代王朝…甚至超出,人口千万以上的万乘之国都不断涌现,仅此一点就足以叫旧有分封秩序受到巨大挑战,再有列国兼并、内部各家分争的外部压力,这样内部、外部皆具备变革的条件,社会文明的高速进步发展便是自然而然了。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感受到陈国超于天下列国的如火国势,王越虽是意外…却更感兴奋。

    淮上景国,阳翟与汲地之交。

    一只由数辆战车、百余武士、武卒组成的车队正缓缓向北方行进着。

    为首的马车上,旗帜上无比张扬的舞动着一条巨大的黑龙。

    熟知此旗的人都知道,黑龙就是上古时代与大虞天子争夺中原的龙神源主。

    在当今天下,还持此旗的也唯有源主的后裔…三大海国之人,此旗源主纹章左右各有篆字,书着东海两字,无疑此车队之人来自于淮上往东数百里海路的东海国。

    “敖方,此地离汲地还有多远?”

    中间车上,与王越在淮阴有过一面之缘的敖骊,正向车上家族武士问话,声音为女音却偏向中性,自脸上恶鬼面具下传出,配合着她的能力声名,在武士听来别有一番威严。

    “回女公子,此地为阳翟与汲地交界,若属下没记错,再往前五里地,走过此段山路,就是汲地的地界了。”

    “哦。”女公子敖骊淡淡的回了声,不置可否,恶鬼面具下,谁也看不到她脸色变化,不知她在想些什么…正想着,她忽的抬起头来,道:“看看后方怎么回事,可是有大军行进?”

    武士敖方有些疑惑,但还是下了车,往队伍后边去。

    不及片刻,他面色微变。

    身为一位能在敖骊身边随行的武士,他的实力自是不差,乃是入得上位,感知相较常人灵敏太多,立刻便感知到了自后方大地传过来的震动…和其他震动不同,此震动却是唯有成千上万的人齐齐踏着同样的步伐前进才可生出,并且自来势来看,踏步节奏竟还极快,似是小跑着前行。

    千、万人齐步行军,还是小跑前进,步伐还能如此整齐,恐怕在天下间也是强军了吧。

    至少东海国的武士、武卒就远做不到这点。

    有感于此,他也知此为何会引起女公子重视了。

    东海国和淮上虽然相邻,可关系并不好,或者说东海国自中原迁出后,就无时无刻不想着回返,对淮上这等陆上靠海国家以及天下各水脉神位都是有着觊觎之心。

    这种情况下,身为东海国人,对于海陆之国的军队当然关注万分。

    原本淮上五国之军是不入东海人之眼的,但近来淮上五国联军在蛇余公子统帅下轻易大败蔡国这等强国,显然其国之军已有过一番变革,发生了一些了不得的变化。

    如今有机会见见这只淮上强军的真实情况,当然是得好好一观了?

    不过,他回头看向自己的主家…这位在东海国极富盛名和传奇色彩的女公子,心下却是暗叹。

    听闻汲地那位蛇余公子已经肯定回复了东海国使臣的联姻请求,也就是说,不久后这位女公子就要嫁到汲地去,再非东海国人…这时候关心淮上强军还有何意义呢?

    盏茶时分过去,脚步声越来越近,渐渐赶上东海国的车队。

    敖骊还有整个车队的武士都不由回转目光朝后方看去,但紧接着却是大吃一惊,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后面来的竟不是一只军队,看穿着打扮,多半竟是一群普通黎庶。

    一群普通黎庶,竟能齐整小跑行军,整出这么大声势?怎么可能?

    然而事情就是如此真实的摆在了他们眼前。

    好半天,直到后方行路队伍接近东海国队伍队尾,敖方才醒过神来,朝着这只奇怪的队伍前方竖起的大旗看去…奇怪的蛇咬尾巴纹章?左蛇又余…这是蛇余公子的人马?

    仅仅是一群黎庶,看起来却有强军风貌?

    敖方不由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似乎想证明是自己看错了,但无论怎么揉,他眼中后方队伍,除却为数不多的部分人是武卒打扮,其余人皆是普通黎庶,这可是假不了。

    这队人马后面许多平马车上还坐着老弱妇孺呢?

    只是…蛇余公子这只人马中的马车似乎有些奇怪?并非世上常见的二轮马车,而是四轮马车?

    四轮马车敖方又不是没见过,没错,四轮车承载…运送货物的数量远超二轮马车,但却有个大问题,那就是没法转向,强行转向,需要动用大量的马强行拉着转,太过费劲,也就是在道路状况好,又有足够物资供给需要的大城市才会大量使用,在寻常道路上根本不好用、也没人用啊。

    可蛇余公子的车队不但用了,而且还是大规模的使用。

    很快敖方的眼睛瞪直了。

    后方一处小弯道上,一辆辆的四轮马车,竟是毫无任何麻烦、十分轻易的就通过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紧盯着后方的马车,发现蛇余公子人马中四轮马车中前轮和后轮并非一体,而是以某种奇妙的器械结构分开成两个部分的,在遇到弯道时,前部两轮明显可以活动。

    并不似其他马车就是一辆车,四个轱辘给装上去,只能直行不能转弯(四轮马车中国古代早就有出现,但是很蛋疼的是,几千年都是没有转向机制的这玩意)。

    临近东海国车队,蛇余公子不下近万人马的队伍中,接连传出阵阵呼喝声,最前方队伍的武卒、中间的黎庶说停就停,很快后方马车也陆续停下,一位少年模样和另一位武士自武卒队伍中走了出来,大致扫了两眼,少年大声道:“前方可是东海国车队,在下蛇余公子学生尹阴士光携溧南庄园全体庄户前往前方老师领地汲地一行,阁下队伍行进颇缓慢,不知可否行个方便,稍稍让开道路,叫我溧南人马快速通过?”

    敖方微有疑虑,耳边就传来敖骊的声音:“可。”

    敖方连忙上前与士光接洽,又吩咐整个队伍让开道路,尤其是将马车竭力往道路一边搬靠。

    不时,敖骊与众东海一行,就见士光与身旁武士开始调动整个溧南一行。

    首先是最前列人马再次排着整齐队伍开始小跑前进,紧接着命令自前方飞速传至后方,一节接一节,整个队伍就如一条长蛇般再次恢复活力开始向前快速前行,以极快的速度自东海人马旁侧路过。

    敖骊的目光落在这队人马最前列自称蛇余公子学生的士光身上。

    这位看起来年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年,竟是这只万人人马的领队,还将近半青壮庄户管理、训练至此地步,此等年纪、此等能为,当真是不可小视。

    学生都如此,那位率领淮上联军击败蔡国在汲地复国的蛇余公子又如何?一群黎庶青壮隐约都有强军风采,蛇余国正规军、淮上最精锐的联军又是何等模样?还未至汲地,见此状况,她隐约就觉有些不妙,此行的目的,真能如她所愿的达成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