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章 选择
    不到半个时辰,东邑…成室已远远消失在地平线外。

    飞艇上拱卫司的武士还好,已经有过一回飞行经历,回程新增加的九人则面色各有不同。

    或享受着第一次上天的兴奋,不时透过船厢内的窗户近距离欣赏高天流云,又或划开窗户伸出头向下俯视大地山川,还有几人许是恐高,战战兢兢的不敢往车窗旁坐,尽量缩在中间,似乎生怕飞艇会掉下去…这当然是不可能的,虽说飞艇用的是易燃易爆的氢气,但线网无比结实,仅蛇纹武士法力幻化所得…须高速锋利切割或近千七八百度的高温集中燃烧才可破坏,比现代飞艇还可靠。

    王越看着船厢内的形色各异,目光落在几位滕妻环绕的小公主身上。

    成室的这位小公主此时似乎笑的很开心,但王越却想到了成天子与他送行的那一幕,那一刻他虽背对着飞艇,但两位驾驶飞艇的蛇纹武士却是他的眼,所以瞥到了小公主脸上的变化。

    成天子的小蝴蝶,可远没天子心中…以及他初见时那样天真烂漫啊

    可是以成天子的精明,竟被她瞒过了…仔细一想,还真是有意思啊。

    王越走到小蝴蝶一旁,几位有说有笑陪嫁的滕妻顿时停止了说笑,王越满脸温和带着一抹笑意,伸出手指了指头顶上方,做出个邀请的姿势,对小蝴蝶道:“小蝴蝶,想去上面玩吗?”

    两位随嫁滕妻脸上刹时一番变化,眼睛里各自透出艳羡、嫉妒不一的神色,无比复杂的看向小蝴蝶…只恨公子为何叫的不是我,最后只叹傻人有傻福…这位蛇余公子,一国之君,竟还会陪她幼稚的玩耍。

    简直难以想象。

    虞子期和南仲礼文也觉高兴,王越未来前途绝不会在汲地止步,整个天下舞台必定有他一席之地,如成室小公主在蛇余国得宠,则天下其他国家面对成室时必定要顾忌下蛇余国…再不敢小视。

    “好呀!”小蝴蝶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爽快答应,大方将手伸到王越手中,十分小巧润滑、柔柔的、软软的,大手牵小手,拿捏着身体本能的容易生出一股想要保护的。

    王越笑着朝众人点点头,牵着她往厢体后方楼梯上到甲板,直上船头,随手挥撒出一片无形线网,编织成无形遮蔽,挡住飞艇高速飞行时迎面而来的冰冷气流。

    “夫君,我们玩什么呢。”小蝴蝶好奇的问。

    王越负手看着前方云海在飞艇下方高速后退,道:“小蝴蝶啊,你知道这世上最好玩的游戏是什么吗?”

    回答他的是小蝴蝶疑惑带着好奇的大眼睛,很可爱,这样的倾听,让人很有说下去的冲动。

    于是王越说了下去:“最好玩的游戏是人生啊。”

    他手指着飞艇前:“你看这无边广阔的天地,就是我们游戏纵横的舞台。”

    “我们可以在相对有限又看似漫长的时间里,可能扮演其中任何一个角色,而无数我们这样的角色,延展出不知多少喜怒哀乐,就形成了这无比丰富所采的大千世界。”

    “在这世界中,有的人角色只有一个,而有的人却是多个。”

    “小蝴蝶…我觉得你应当听得懂我在说什么。”

    小蝴蝶面色微变,再也无法维持之前的可爱,她只觉面前这个是自己夫君的男人,只言片语就将她整个人都击穿、击透,一切伪装在他面前无所遁形。

    从船厢内走出来,内部、外部仿佛就已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前者,厚实的伪装包裹着她,让她在这冰冷的冬季,都感觉到温暖、安心。后者,却在刹那间,剥去了她一切武装,叫她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寒冷,还有无比的恐慌。

    想起刚才两位表妹羡慕、嫉妒的神情,小蝴蝶只觉一种莫名的讽刺涌上心头。

    那两人自以为自己是不通世事傻子,羡慕这位夫君竟陪她玩耍,又怎可知她到底是何等样人…夫君带她出来玩,究竟所谓何事呢?谁才是傻子?她不是…眼前这位夫君更不是。

    她是如此清楚的意识到这点。

    像她那精明能干的父王,有着成室祖上留下来的诺大基业,却在东邑困顿腐朽…难有作为。这位夫君…什么也没有,只身独行,短短时日就成就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功业。

    这样的人,智慧必定远在她或者她父王之上,在这等智慧者面前,其他人自以为是的聪明算什么?必然是犹如高空俯瞰…一览无余,就如她看两位陪她一同的表妹一样。

    看着小蝴蝶脸上面色变化…王越似丝毫不觉自己有多残忍,继续道:“有句话叫难得糊涂,人生活的过于明白了,就没那么有趣,似乎糊涂些好,但是多数事情可以糊涂,有些事却是必须事先说清楚的。”

    “像玩游戏这种事情,怎么玩都是可以,并且是玩的越开心越好,但有个前提…那就是不能误事。”

    “你夫君我呢,想做的事情很大、很多,绝不希望看到我在前方辛辛苦苦…后面却有人在给我扯后腿…尽给我添乱的事出现。”

    “一旦出现这种情况…相信我,除了她自己,再也不会有任何人陪她玩了。

    “这样的话,除了对你这么说,其他任何人,只要有添乱的可能,我都会与她说上一说。”

    “她听也好,不听也好,但人生的游戏,最奇妙的地方就在于选择,一旦有不同的选择,就会有不同的或好、或坏、或者令人高兴或令人伤心的结果,这些结果都只能由选择者自己承担,怪不得任何人。”

    “另外,今天我这番话,小蝴蝶你也别有其他什么想法。”

    “话虽过于直接,但将这些摆在明面上来,却也是为了你好,不然什么都不说,只看着你犯错再来处置,那就是不教而诛,这也不是我希望看到的事。”

    小蝴蝶显然从未想过,还未正式婚礼,竟在这种情况下叫王越当头一棒。

    换成其他无比感性的女子心底,此刻感觉或许是糟透了,一切对婚姻的美好幻想,都会被彻底粉碎,人生似乎要都没希望,但自小在成室那种环境长大,又聪明之极的小蝴蝶却非是那等人。

    她熟读史书,很早就知道自己会面对什么,对于婚姻本就不存任何幻想,更知王越这话确实无比实在,这样直接的话,于她而言不仅不是伤人之语,反倒是安心之言,有道是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没落的成室,妖风可是不小,有关宫廷的一切,后宫无形的凶险,她耳濡目染的可是太多了。

    她长舒了一口气,无比正色道:“我既已嫁给夫君,一切本该听从夫君吩咐,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心中也是有数,更何况夫君的规矩既是约束,对我同样也是一种保护?小蝴蝶谢谢夫君明言。”

    王越认真看着她,笑道:“看来你是真的听明白了,你果然和你父王一样的聪明,既是如此,那么接下来,有些话,我也可以与你继续说下去。”

    “首先与你说明一点,我这人不好色,其次心中对大事之重远在所谓情感之上。”

    “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我对女子的欣赏角度,并不仅仅是她的形貌,更在乎她的才智,比如说小蝴蝶你,年纪虽是不大,却不仅人长得漂亮可爱,又是如此冰雪聪明,这便让我十分欣赏。”

    “按照原本,以我们的一面之缘你给我带来的印象,小蝴蝶一旦嫁给我,我自会担起为夫君的责任,给你一个快快乐乐的环境,这样如你父王希望的,一直保持着天真烂漫似乎也不错。”

    “但今天,我却可以在此之上多给你一个选择…不…或者是一份邀请,那就是邀请你来当我的左右手,也叫你的聪明才智有一处可以展现、发挥的舞台,而不是在宫院里埋没。”

    “当然,这仅是个邀请,你有选择决定之权,你既可以接受此邀请,也可以选择拒绝,选择前者呢,你会辛苦劳累、操心许多,选择后者,那就是安安心心、快快乐乐的当个后宫嫔妃。”

    小蝴蝶面上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王越。她听到了什么?

    表观上,王越是给她出了道选择题,但在她感觉而来,王越此刻是将她放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是在正儿八经的和她谈事,而不是以夫君之身份命令的语气,这是她从未想过,也是本世界大部分女子想都想不到的尊重。

    至于选择…哪个有才能的人,心中没有抱负呢?原本生于成室,又有超于寻常人一等的才能,她只恨自己身为女子,不能为成室做任何事,不能为父王分半点忧,若为男子,成室太子之位她必定是要去争一争的。

    如今,蛇余公子王越…竟愿给她,一个小小女子…一个发挥才智…比日将腐朽成室更好的舞台?

    一时间,她只觉自己仿佛是在做梦,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王越笑了起来,一如之前彬彬有礼的邀请,道:“虽然没听到你的答复,但你脸上已经告诉了我你的选择。”小蝴蝶用力的点了点头,将小手放在王越掌中,王越轻轻一拉,小蝴蝶便顺势埋身入怀,只觉从未有过的安心,更觉无比的幸运,嫁给一个这样的夫君,感觉还真是不错呢。王越也觉满意,身边多个可帮自己分担些事的秘书,既是免费的劳力人才,等养大些还是床伴,于男子而言,天下还有比这更好的事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