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九章 回程
    太阴历十二月十七日,王越在东邑已经呆了有一阵,终于到了回去之时。

    这段时日,他在成室藏室看书这段时日,无论成天子以及手下却也都没闲着,都是为小公主出嫁一事忙活。

    成天子一方,此事却是个大麻烦。

    按照成礼的嫁娶规矩,公主或大夫之女出嫁必然不是一个人过去,还有一群姐姐妹妹什么的作为滕妻(高规格以姐妹、或同宗姐妹为滕妻、低规格以侍女为滕妻,天子嫁女当然得高规格)。

    不过滕妻是什么呢?

    一个简单的例子,像近年来比较热播的芈月传,楚国公主远嫁秦国,芈月就是以滕妻身份入的秦宫,说白了就是陪嫁,有点买一送多,充话费得赠品的感觉。

    不过像姐妹级高规格滕妻可不仅仅这么简单,像在古代的政治联姻事件中,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可能发生,就如一位公子联姻对象是一个五六岁的小萝莉的情况屡见不鲜,于此等事件中滕妻的作用就来了。

    小萝莉不能履行房事,滕妻却是可以的,除此之外每个女人每个月都有不舒服的那么些天,滕妻同样可以代替顶上,最后最关键的状况来了…联姻的正主万一因为啥个偶然事件嗝屁了,滕妻就可正儿八经的转正,继续协调维持联姻两家的关系,这也是高规格嫁女陪嫁姐妹的原因。

    当今的成天子儿子不少,但大女儿据说夭折了(或许这也是他比较疼小蝴蝶的原因之一),比小蝴蝶小的呢?又还没有出现,这么一来,问题就来了,最后只得自同宗中寻求适龄女子。

    滕妻的麻烦好不容易解决了,接下来还须要有女嫔。

    女嫔就是学过礼仪和性知识的女官,她们会随小公主一同过去,教授小公主和众滕妻们床第知识外,必要时自己也要上阵陪睡,除了女嫔外还有女御,也就是婢女,职责是侍候小公主,同时,若有需要,也得陪同嫁女床第侍候…好吧…在熟悉此礼后王越充分明白了古代贵族们的生活有多腐朽。

    按照他最初的理解,国君也就是三正妻加四位嫔妃,比起皇帝的三千佳丽可少多了,但如今看来,如果他按标准配齐阵容,又都是这般联姻的话,不出意外,周围的女人是少不了。

    当然…女人虽多,有没有需求,用不用就是他自个的事了。

    往后还要有负责礼仪方面的女祝。

    以及记录小公主起居生活,以便传回娘家,不让小公主受太大委屈的女史等等。

    所以别看是小公主嫁人,如全按规格来,这阵仗可是不小。

    这样的阵仗,如果成室还未没落,那是小意思,但以如今的成室…连卿一级大臣都给精简到一个办公室办公了,想凑齐人员可就难了,好在成天子为了此事,也豁出去了,再说不久前王越过来时,还带了一万铜给他呢,有了这笔钱,活动活动再将阵仗稍稍精简下(只保证齐全不顾大排场)还是可以用的。

    而且,王越要得他的小公主,聘礼彩礼的什么肯定是少不了,这笔生意绝对亏不了。

    成室都忙成这样了,王越这一方也不能傻兮兮的失礼,当然也得按规矩来。

    这些时日头几天王越都是在藏室,往后出来了身为领导的当然不能冲在第一线,事情都给压在章德和随行武士身上,于是一群武士跑上跑下,先是买大雁,买了大雁仔细想想成室如此大操大办,他们也得对等,于是又去四处搜罗,好不容易凑齐了白鹅、羔羊、胶、漆(如胶似漆)以及合欢一同作为纳采之礼。

    接下来的就是纳吉(问名环节都知道就省却了)。

    这个得寻个巫师啊、术士啊什么的测一测,本来成室有此司职,但财力有限给撤掉了,最后是司礼大人亲自上阵占卜…联姻事都个已经定下了,不管怎么占,哪怕不吉利也得吉利。

    然后是纳征,这就是聘礼部分了。

    也幸好,王越向来有随身携充足资费的习惯(大丈夫不可一日无钱,没钱时一文钱都能难倒英雄好汉),此次除却一万铜之外,还携来许多其他活动经费,这时候都尽用起来,买了许多饰物、绸缎、美玉,又将此次带来的玻璃球都填进去,最后再买了百多头羊,加上剩余的铜、金一同作为聘礼(单纯的钱虽多却显得太单薄,另成礼在美玉上有规定),倒也丰厚,只看得成天子嘴上的笑都没停过(债务已经清了,其余财政勉强维持已然有余,再得这笔聘礼,今年他可以过个丰年了)。

    等到双方事情一完,也不管吉日不吉日的了,迎亲送亲团直接走起。

    如此王越来时…也就他本人、两位驾驭飞艇的蛇纹武士再有七位拱卫司武士和南仲礼文十一人,飞艇还算宽松,回的时候却是足足二十人(小公主和她的两个表妹、一位女嫔、一位女御…这个就是日常照顾小公主的典妇、一位女祝以及一位女史外加主持送亲的虞子期)。

    也亏得上方甲板还有同等空间,不然可真的能将飞艇厢内塞满,又幸好人体实在是不重,增添了九个人也就不到半吨,还在飞艇可接受范围内,所以倒还不大影响飞行。

    顶多为飞艇提供动力的蛇纹武士得多花费些力气推进。

    于是,东邑城外,依旧如王越来时,大司礼在城门外,摆开了几案。

    与来时接风不同,这回就是送行了,并且主角也不是他,而是成天子本人。

    随他同来的,除了朝中重臣之外,东邑城内数以万计的老成人竟都出来围观了,占据了城墙以及城外。

    这段时日成室和章德众拱卫司武士的动静可是不小,加之成天子以及虞子期有意宣扬之下,东邑少有人不知了,相较于过往的死气沉沉,这倒算是东邑少有的大事、盛事,以至于人心都活泛了许多。

    这样看来,成天子和虞子期的谋划,还是起到了几分作用,只是不知这种现象,能够持续多久。

    但不管怎样,对于这一代东邑人而言,都恐怕很难忘记成天子公主出嫁的这一日,东邑已经太久没有这样的喜庆了…这一日的诸多场景…成天子和他的大臣们…一同围观的东邑黎庶和贵族们…还有那可以飞天的飞船…乘船而来的蛇余公子以及少有的热闹和喜庆,注定是他们人生中最大的谈资。

    “蛇余公子,小蝴蝶就拜托你了。”成天子躬身大礼,将酒水递过,这一刻,王越眼中的他不是一为天子,而是一位普通的父亲,当即同等躬身回礼,接过酒水,与成天子对饮,一口而尽。

    远处,从未见过飞艇,已经上艇,正兴高采烈在飞艇上玩的开心的小蝴蝶,忽然回过头来,脸上的笑稍稍一停,随即继续笑了起来,但不觉间,两眼间的泪珠就不可抑制的流满了她满是欢笑的脸。

    她的那位父亲,只道她无忧无虑,可是生于天子之家,早就懂事的她,又怎能真的无忧无虑呢?

    只是她知道父王的苦闷、知道成室的处境,更明白自己没能力,不能为父王做任何分忧之事,只能用“天真无邪”的笑容,为父王营造个美好的气氛,去去他的苦闷罢了。

    “呵呵呵呵!”她擦干泪水,无比欢快的笑着,今日对她而言,可真是大喜事呢。

    不仅仅是即将远嫁,这场婚姻,却是她第一次真正为父王、为成室分了忧呢,而且这位蛇余公子很不错不是吗?比起史书中那些嫁给老头子,或者才嫁过去就为公子夫君的父王所夺的公主可是幸运多了。

    “万岁!万岁!万岁!”

    飞艇徐徐升空,下方是仿佛自渐渐腐朽的死亡过程中的东邑,只是不知它是真正活过来了,又或是最后一次垂死挣扎或回光返照,便在这欢呼声中,伴随着成天子和其大臣们的目送,于无限光明美好的晨曦之中,飞艇渐渐远去…终化为一个不可见的小点,消失在东方天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