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七章 趋势
    “呼呜呜……”一声尖锐诡异的厉啸,“轰”的一下戛然而止,房屋里众武士的面色同时一跳。

    往后每一声厉啸轰击就仿佛轰在他们脸上,叫他们脸色越来越苍白,渐渐汗如雨下,紧接着另一种怪音响起,武士们齐齐色变,脸上半点血色都没有。

    坐在旁侧的年轻人叹道:“这就是此次蛇余公子统帅淮上联军完胜蔡队的器械。”

    他无比正色道:“这种器械,我们必须掌握。”

    房内首席几案,跪坐着的三十几许的男子,似丝毫未被房内还在不断幻化的景象震动,只是对右侧几案一位白衣、华服公子哥模样的人道:“上军佐如何看?”

    白衣公子整了整衣冠,道:“蛇余公子的弩械,比我们张氏的三弓九牛弩无论是射程、杀伤皆是强上一筹,并且所用石弹、碎石皆是寻常易得,弩械使用寿命远超,着实厉害,但却有一大问题存在。”

    “其弩械所用之弦,乃是公输家特有的一种法力,此处大大限制了弩械的大规模应用,同样也使的外人纵然得了弩械,若无公输家的法力,也是无法掌握。”

    “任将军,你的提议,似乎不那么实际啊。”

    任将军…也就是展示画面的年轻人笑道:“如何不实际?若能得到其弩械承力之奥秘,再辅以张氏三弓九牛弩弩弦呢?两者结合,以你张氏之能,让数以百计乃至更多的弩械出现在战场上则如何?”

    “天下又有何军可当弩阵?有何城能挡弩阵居高临下轰击?”

    白衣公子目光一凝,看向左侧男子,道:“除非动用卫氏最为精锐的重甲武士团或可当之,但全天下也唯有卫氏有财力组建一支纯由武士组成…皆身披全身恶金重甲的军队。”

    任将军继续道:“重甲武士团与弩阵合阵,再有陈国其他常规军势配合…何军可当、何军可破?”

    “除非出动神祗真身。”不等两位回答,任将军继续道:“但出动神祗真身,却须小心敌军同等力量,外加更多武士针对性的围杀,槐下城外地主真身之陨就是前车之鉴。”

    任将军之言,叫两人齐齐变色,堂下两家武士皆自动容,在当今天下,哪个国家、哪个家族会拒绝更强大的实力呢?尤其是如今的陈国,内乱虽已平息,但隐患却依然存在,只是有两个家族出局去罢了。

    新任中军将荀氏那位如日中天,两位家主了解甚深,那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存在,尤其是其得势之后。

    片刻,卫氏家主道:“明年的盟会,我大陈也是有请了蛇余君与会,到时候可单独召他会面,许他个还算公平的价钱,将此弩械制作之法拿下。”

    任援疑惑道:“此等军国重器,蛇余公子岂会出卖?”

    张氏家主笑道:“如何不能,我大陈盟会上,谁人敢折我陈国颜面?”

    任援恍然大悟,陈国历来之盟会,除非其做好了直面大陈兵锋之准备,否则谁敢不给霸主国面子?所以,盟会期间,卫氏既顾及颜面的开出了个还算公平的价码,蛇余公子必定不敢、也不能拒绝。

    想明此理,他第一次体会到何为霸主国,为何各大国对霸主如此上心,心道此次接受卫氏之请,可真是来对了。

    若非入得卫氏,他怎能卫氏除却明面上军队之外,还有重甲武士团这等常规战场上足以任意横行的强军呢?怎能知道陈国各家真正的底蕴呢?

    大丈夫生于这当世,当凭三尺之剑,立不世之功业,天下第一霸主国,强大的卫氏,战乱频繁的天下,正可提供他这等兵家自由纵横、施展实现抱负之舞台。

    想着这些,他心中不觉更为热切,自袖中掏出一卷羊皮呈上:“两位大人,除却刚才与大人们看的影像,我还为淮蔡之战作了一番整理,一点浅见,还请不吝指点。”

    卫氏家主道:“你任援既是当面在此,不如直言就是。”

    “诺。”任援恭敬道:“此次淮上联军与蔡国的大战是与过往任何一战都截然不同的战事,最大的不同在于淮上和蔡国皆采用了全新的战阵、战法,又都拥有从未出现过、且强大的器械。”

    “其中淮上军的无当战阵,虽在淮上与蔡国大战中并未得到实际发挥,但以我在渚地寻渚氏参战武士打听得知,其相较传统战阵既自灵活,又有橹盾抵御弓弩,对阵瞬间能致敌之杀伤也是超乎想象,渚氏远超淮上三倍之军仅是一个照面就为其所击溃,此战阵、战法之强,遍观陈国各家常规之军队皆不可与之相比。”

    “蔡国一方,最绝妙的战术运用体现在吴氏兵家穿插申国一役,其借助马军行军之速,横穿象国,猝不及防出现在申国国师后方,轻易将远超其数的申国国师击溃且断其后路。”

    “如果不是申国有农家宗师能解断粮危局,仅此一击…申国恐怕就得面临破家灭国,往后其围住申国国师对申南大夫的围点打援更见精妙。”

    “在器械上,淮上军前所未有的动用了刚才各位所见的弩炮,蔡国一方其实同样也有出动了公输家的器械,虽是不凡,只是来不及运用,就为淮上弩炮压制。”

    “以我当日一瞥的玄武车,其既有战车之利,又可不受地形限制,更有铜甲防御无双,内里更装上了三弓九牛弩,此车若在战场上出现一定数量,远攻近打天下任何常规军队都难阻挡。”

    “两位大人,此战之最终整理结果…我认为未来战争之趋势,于正面战阵上当以更灵活、严整发展,于军队上当追求更快的机动,要打就打、要走就走,寻得机会就可高速穿插敌军后方断其后路或于敌行军中突袭,更大的重点还在乎是否拥有更强大的、足以决定战争形势的强大器械,我认为此处应重点投入…以求获取更厉、更强之器械。”

    “最后,还有一点,也是我到达陈国加入卫氏后想到的,不论是强兵、战阵、战术、装备、器械,都离不开一家一国强盛的国力,一个国家能富方可强,像过去那样只论勇武的时代已经彻底过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