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六章 开始
    “呜呜呜!”滚烫的水沸腾之间化为蒸汽,将热力转换成威力无穷的动能,经由杠杆传递,带动轮盘高速转动,借由粗大绳索牵引对面洞穴斜向下方无限深处的成排矿车轻易沿铁皮包裹木制轨道攀爬而上,很快到达地面。

    一群渚氏小宗出身的武士带着诸多民夫连忙解开矿车上的牵引绳,将之推入矿车轨道终点前的岔道,以人力将一个个矿车推向离此不远的冶炼场地,又有人自一旁将早就卸空的矿车挂上牵引绳,一辆接一辆对接在一起,然后徐徐向地下矿洞深处放下。

    当王越在成室藏室饱揽成室收藏之时,公输榆正踌躇满志的站在汲地第一台被应用于矿场的蒸汽机前,在此蒸汽机问世之前,无论是他还是公输家都从未想过,器械不以超凡力量为动力…只须烧水就可以迸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这在他看来委实不可思议。

    然而,这还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器械,相较于王越曾经给他展示的智能机器人不知差距以万计。

    一个简单的机械就有如此厉害,那些繁复强大的又会怎样呢?

    公输榆出身于本世界最顶级的工匠家族,知识、见识可是足够,事实上公输家本身就享受着器械带来的无数便利,只是诸般器械动力皆为公输家有能力者,如此自然知道这种能够普及、凡人能用的器械意味着什么,或许仅仅这简单的蒸汽机大量制造、扩散就意味着翻天覆地。

    “真是奇妙而强大的器械啊。”

    “这下采矿可就轻松多了,再不用靠诸多武士费时费力的将矿车拉上来了。”

    一群渚氏武士在旁侧议论,目光灼灼盯着蒸汽机如见至宝。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开始而已。”

    公输榆摇了摇头,嘴上露出个笑意,将操作蒸汽机的活,交给一位有过一定训练的矿工,就往冶炼区、铸造区过去,王越将他安置在这里,可不仅仅是制造一台蒸汽机那般简单。

    想着这些,他掏出了怀中几本书籍中其中一本,一边走一边看起来。

    上面都是王越交给他的活以及相关知识、机械设计。

    这些,原本王越以为他花费很长时间学习才能理解,准备亲手来做,叫他辅助边带学习,等到都学会后才放手,但事实上出身工匠世家的公输榆,无论是工业化生产、器械制造、以及物理常识、基本数学他都是懂,只是不那么成体系,结果稍稍一接触,知识体系就即贯穿,很快上了手。

    王越也乐的自在,将这里交给他,只是不时过来巡视一番。

    蒸汽机完成,大为提升采矿效率之后,下一步该做什么呢?

    翻开书籍…要做的事很多,其中有两处重点。

    一个是各色机床,一旦有了这个,再带出足够人员,则诸多器械的制造加工,就无须依赖超凡力量而得到大范围普及,到那时整个汲地的各色器械制造能力将得到一个空前的提升,然后是王越在汲地竭力推行的标准化中比较重要的度量衡,也就是统一制定长度、重量以及种种标准,这需要大量标准化器具,虽然如今汲地各处工匠手中都有着王越手工制造的米尺,以及工匠们以此拓展出结合米尺使用的线尺,各处建设勉强够用,但一旦将来大规模的工业生产展开,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渚老。”

    “公输小先生,今天我们做什么?”见公输榆过来,渚先云脸上露出个大大的笑容,看起来无论是精神还是气色都是不错,显然近来在此过的十分滋润,对在此地的生活比较满意。

    此处矿场可是汲地最重要的区域,各种资源、技术都是优先倾斜的,住处虽比不得往日庄园大,但住房和生活设施都是前所未见的方便舒适,最重要的是在汲地秩序体系中,拥有强大创造力的渚氏力量血脉开化者地位比他原本向王越投诚时所想的要高的太多,王越给他开出的工钱更是远超昔日靠庄园营收。

    唯一比不上过去的是现在每日都须工作,且没了大堆的仆役、奴隶伺候。

    不过于后者,近来他派人去了趟申国,挑选雇佣了不少为战乱波及的流民过来充任(因为全国动员搞建设,本地黎庶律法不许雇佣为仆役),日子过的是越发舒坦了。

    “今日我们制作器械。”公输榆随口回道,组织工人将所须的各色材料(主要是大块钢锭、大片钢板)搬过来。

    拿出钢尺在钢锭测量,以法力线绑缚对其进行标注,公输榆便将之交给渚先云,由他运转远超钢铁熔点的高温火力线为切刀,根据标注对钢锭、钢板进行加工,制造出对渚先云而言各色意义不明的零散件。

    这些零件会被工人搬运到属于公输榆的装配房…由他个人单独对零件进行装配,往后除非偶尔需要焊接之处才会劳烦渚先云,整个过程中,渚先云以及渚氏任何武士,都无法实质接触技术。

    这就是王越于此设置的种种技术保密措施了。

    “咔吱、咔吱。”青铜铸件在大力拉扯下与固定铸件的木架发出急剧的声响。

    “蓬”的一声,响声停止,一枚石弹猛的急速飞射出去,直飞过里许地才落地,又朝前滚了几滚,终于停了下来,一架形状与王越交付弩炮队带王尚地一般无二的弩炮前,公输斑无奈叹了口气。

    站在旁边的地主尚文,见此关切的问:“公输家主,还是不行吗?”

    公输斑道:“蛇余公子的弩炮最紧要处还是那似以顶级名剑材质制出来的弩身可承受更强的力量,将之换成铜制极限也就是尚大人您眼前所见。”

    “尚大人,此事公输家已经尽力。”

    尚文眉心紧皱,与王越一会后,他满以为借得王越弩炮队,不仅可用来守城,更可叫公输家对弩炮仿制,然后自家也组建弩炮队,这样就可不再受制于王越,还能凭借更多的弩炮将吴氏统领的蔡国大军击溃。

    可是却不曾想,结果竟是这样。

    公输家尽全力制造的弩炮,威力、射程竟是远不如王越借调过来弩炮队手中的弩炮。

    威力不如、射程不如、射速不够,意味着对敌军杀伤力大减,甚至敌军上位武士可以正面剑劈、青铜盾扛、飞矛将石弹拦截…此弩拿来守城是绰绰有余,用于战阵则是远远不够。

    最大的问题是,此弩械还须公输家的成员主持,注定无法堆积出足够数量优势。

    如此一来,还远不如公输家带来的三弓九牛弩呢。

    “公输家主可否还能想出其他办法?”

    公输斑道:“除非大人能够得到此等材质的制造秘法,否则断无可能。”

    尚文道:“可是此秘法掌握在蛇余公子手中,要得到谈何容易?近来我已经派出几批神庙武士潜入汲地,结果不知怎的,多半才进入就为汲地类似我蔡国技击营的存在发现并且围杀…无一存活。”

    “几位实力最强,由超阶武士带队者,最后借传信宝物传回的消息是已经潜入汲地器械重地,然后就再无音信,想来也已经…公输先生,槐下一战你也是在场,应当知道蛇余公子有意防备之下所设圈套是何等厉害。”尚文既觉不甘,又是心有余悸,道:“从蛇余公子那里获取此秘法,看来已经是不可能了。”

    公输斑双手一摊:“这样的话,我公输家也没办法,不过,大人或许可自越国想想办法,天下最顶级的名剑多出于越国,越国可铸名剑的铸件师手中必定有着此类秘术。”

    尚文若有所思,道:“这倒是一条出路。”朝公输斑拱手道:“多谢公输家主提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