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四章 圣皇
    觐见了成天子后,王越在虞子期带领下前往成室宫城内藏书之地,脚下依旧会年久失修道路,左右荒芜、废弃的宫院,看着这些,隐约可见此地鼎盛时期是何等模样,然而那些都已是过去,一路上虞子期告诉王越,如今的成室,连那些藏书之类都已经无法有效管理,好在世代为成室效力、管理藏书的司书是爱书之人,家中有着庄园,无须钱财俸禄也愿为成天子做事,所以王越此次前来还可见得成室藏书,不然除却一些必要的史籍、档卷、十分重要的典籍外,其余成室都是无力保留的。

    “这位就是管理藏室的司书庄伯阳庄大人。”在一处保存相对完好的宫室前,虞子期为王越介绍道。

    他口中的庄伯阳是个六十多岁的老者,不过看起来十分精干利落,没有任何老者佝偻之相。

    王越来时他正在身体力行的清理杂草,令他惊讶的是,这位老者举手抬足看似与常人无二,但身上不自然流露出的一股与环境隐隐融为一体的气息…却告诉他,此人于精神上的修为境界,已达至极为高深的地步,并不在他之下,精气神于肉身上也体现出了圆满,也就是说,这位庄大人不是个凡人或寻常武士,而是一位随时可以成就神祗者,只差炼形就可铸就神祗真身…成就仙业。

    再观其气,其修行之成就,似乎非是自本世界武道得来,更似地球上的修士,纯属攒聚精气神打磨肉身,待至精气神三花聚顶、体内五脏五气形成朝元之象时自然成就…乃是由凡人一步跨入本世界超阶一等者。

    司书…图书管理员啊,管理着这么多知识,与成室的底蕴打交道,有此成就倒也不奇怪。

    “庄大人,这位是蛇余公子,今日天子许他来观藏室。”

    庄伯阳微微点头道:“既是天子许之,那便叫其自去,藏室之书,我都一一整理过…分门别类,这位蛇余公子想看什么书,只管按着书架编目寻就可,不过切记不可将书损坏。”

    虞子期道:“庄大人向来就是如此,蛇余公子,若无他事,你便去观书,待正午我再来寻你。”

    “多谢大人了。”王越微微颔首,看了看继续专心除草的老者,便往守藏室去。

    这是王越第二次进入本世界相关藏书之地,上一回是在淮伯神庙,如今是在成室,后者相较于前者,守藏室可就大多了,这处不小的宫室大厅和各处房间内都处处放满了书柜。

    进门时,王越注意到门侧不远有处房屋,应当是庄伯阳日常起居之处。

    进门后旁边有处几案,放着一堆竹简,却非是此地藏书,应当是庄伯阳自己书写的东西,看那竹简上,几经水洗,隐约可见些许旧日字迹,却是反复修改过不知多少次所留下。

    守藏室内,正如庄伯阳所言,所有藏书都被他细细整理过,各堆放竹简、木椟的书架上,皆有着木牌标注,能叫来读书者很直观的看到书架上堆放了什么书,不用翻找就可寻到。

    这里的藏书区域,大体分为四个区域,经…按照区分区域的木牌上的意思就是经典,数量不多,其中最出名的列国皆有传抄,很多大夫之家皆是有之,王越很多都已经看过。

    诸如《二经》、《三韬》、《六略》、《鲍子》以及《司马八法》等,都是本世界史上留大名者之著作。

    没有看过的部分,则是名气、功业稍逊者所留,外界未有传抄,但成室却是相对完整的收藏的。

    最大的区域是史部,所谓史…就是历史档案。

    王越一路看去,从本世界上古圣皇虞再到象以及当今的成室皆是有之。

    相较而言,越是往前的史书档案就越少,甚至极为简单,还有缺失了的,到了近代成室,竹简数量就多多了,甚至不仅有成室的记载,还有成室自大小列国史官处抄录。

    按照不同时期,又以成室前期列国之史最是为多,那时候天下列国还有百多个,如今却不到数十,在书架上体现出来,就是像陈国、雍国、蔡国的史是最多的,每一个国家都占据了大片的书架,其余已经灭亡的国家,越早灭亡占据空间就越小,很多都只有三五卷竹简,像蛇余国就是如此。

    此外,同为大国的越国、荆国以及随国诸史书也是不多。

    此却是无法,随国为蔡国北面过于遥远,与中原往来实在是不多,荆国、越国呢,在早期是南蛮之国,并不为成室承认,反过来也不承认成室,天下间最早僭越王号称荆王、越王的也是此两国,此举引起天下间不论大国小国国等如何,口头都称王(不同于荆国、越国,其他国家也只是口头,非特别正式场面,毕竟成室还没倒下,霸主国还打着尊王名号)。

    “真是捡到宝了。”看着史部竹简,王越心道,正如要了解一个人,不可单自一面,应当从他过去和成长环境入手,欲深入了解一个文明,当然少不了他的历史。

    原本他所了解的历史,最初是自农家二人得来,不过是个大概,然后零零碎碎却也未得个完整的拼图,今日到这成室,本世界历史除却缺漏处,当一览无遗。

    继续往后看,史部过去是子部,子记载的是近两百年来各家、各学派(比较出名影响力大的)、私学兴起后诸子所著所宣扬的学说,比之经部都少,却占据了一个书架,空出的位置显然是有待添加。

    其中也有不少是庄伯阳读了各派学说后的笔记、评论。

    此处书架以孤竹、法家、丘门为多。

    往后的集部,收藏的是各地诗词歌赋等,也有许多人读史、读经有所领悟写就的书。

    术部则是武士、巫师等诸多法术修行之法,此处却是远不及淮伯藏书了,只有寥寥一个书架,当然成室关乎此部或许还有更多,但更宝贵的东西并未放在此处。

    大致浏览一番,王越心道此次成室当真是没白来,当下就自最前的经部看起。

    与上回在淮伯神庙不同,今次他时间相对充裕,除却已经读过的书只是过一遍,检查一番是否有传抄错误之外,其余皆采用了粗读之法,一目十行形成个大概印象,准备回去再另行整理。

    这样读起来实际上也是很快的。

    尤其是本世界因无廉价的纸张,写书者文字大多言简意赅绝无废话,一本在现代能写几十万、上百万的书,这里往往几千、顶多几万字就解决,结果经部几乎没花多少时间就看完。

    这一部分,并无特别的东西,只是本世界一些人看待同等事务的不同角度,却是有些新意,颇为有趣,接下来王越最感兴趣的是本世界的历史。

    本世界的历史,他所知不多,但大概是知道的,而了解之余…却有疑惑。

    最大的疑惑出在传说中的大虞圣皇处。

    按照他的理解,本世界历史大体可分为两个阶段,也就是圣皇前和圣皇后。

    圣皇前,本世界是石器时代、部落文明,天下间不论夷狄之类…皆是原始人。

    圣皇后,基本上成室如今的这一套王朝模式已经基本成型,山川道路得到了休整,各类船只、车辆各种器物皆自出现,青铜、黄金、恶金(铁)等矿物的开发、冶炼、铸造也使天下告别了石器时代,像公输家各种超于目前时代的一些独门器械,也都是在那个时代诞生。

    尤其是,这仅仅是圣皇一人带来的改变…看看,感觉与王越现在在汲地做的事有多大差别?

    于是,怀着这股兴趣,结合自己已知的…以及各类传说,王越翻开了成室收藏的相对官方…大虞王朝关乎王朝第一位天子…大虞圣皇的记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