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三章 蝴蝶
    王越发现这位成天子说话做事其实很有一套,甚至能力极强,先前那番见识…还有对虞子期的欲擒故纵、以情感人(成室现在穷的只拿得出感情了)且不论,仅仅是对他说的这话,就体现出了水平,一位天子的不情之请,还只是问他愿意一听…这话中不含任何强迫勉强。

    通常而言,多半人都会选择听一听,至于听了会如何?那就得看这位天子想干什么了。

    如果是对自己没有影响的举手之劳,多半是会应下,毕竟眼前这位还是天下名义上的共主,反之则必定拒绝,所以这位天子的不情之请必定不会是为难人之事。

    王越没有反对,于是成天子再向他行了一礼,撤去了这番觐见的阵势,带着王越往东偏殿大堂侧面的房屋去,这处偏殿中央是会客的大堂,左右则是隔开来的房屋。

    按照本世界的规矩,左为首…王越看到左边房屋自然就是成室办公之地,右侧是天子起居生活之地…至于王城内那诺大…连绵不绝的宫室,多半和王越来时所见正殿差不多。

    如今的成室无财力维持、修缮,早已经是鬼蜮了。

    这位成天子守着这座诺大的王城,能享用的还不及一位寻常大夫,不得不说…实是可悲可叹。

    办公做事的区域也不大,换成其他国家,不论哪个部门,皆有的衙门,即便没有一处房屋总归是有的,但到了成天子这里,看起来竟颇为现代,整个成室最高官员都在一个大房间里办公,一人一几案(办公桌)一书柜(文件柜),当真是精简至极致。

    觐见到这时,实质上已经结束了,所以成天子的官员们,回到这个区域后,就陆续在自己几案上做起事来,虽说成室的事务如今已经不多,但做事的人也就这么些,看起来还有几分公务繁忙的景象,算得上给这王城添加了些生机和活力,做事的臣子们也有些干劲,至少不似外界那样显得死气沉沉。

    走过办公区域,内里还有个似乎是会客室样的小房间。

    胖乎乎的成天子作为主人请王越先坐下自己才落座,看样子接下来的气氛应该很轻松。

    不过,成天子第一句话便叫王越心里有些囧,他是这样问的:“不知蛇余公子可有婚配?”

    好吧,王越瞬间就明白了成天子所谓不情之请是怎么回事,估计是觉得在如今这年头,还有位未来或许前途无量的国君对成室有着足够的善意,便想着通过联姻什么的来加深加深双方的联系。

    或许成室将来必定是要灭亡的,但成天子绝不会拒绝一个能让自己稍稍好过些的机会,这就好像凡人们出生后明知道自己会死亡,但活着的时候能让自己过的快乐些总是好的不是?

    在成天子看来,这应该是个对双方都有好处的好事。

    于成室,能收获个而今名头就已经颇大且十分富裕的亲家,对王越来说…身为小国国君,能得一位成室公主还能说什么呢?成室再破败眼下也还是名义上天下共主不是?

    对此,王越只得实话实说,告诉成天子,他的三妻已经无位,又简单介绍了当前两位平妻的状况,一位是盟友淮伯之后裔,另一位在谈的是东海国女公子,平妻都如此,身份既是不低,背后或者自己又皆掌着强大的实力,没说的正妻就不用说了…成天子听后明显感觉遗憾、失落,写在了脸上。

    这一刻他更深刻意识到成室如今到底是何等局面,更清楚地明白当今天下是什么状况。

    沉默了片刻,他艰难的做了个决定道:“没有妻之名位也是可以的,联姻其实只是个形式不是吗?只要公子愿意善待公主,愿意对我成室还保留一份最起码的敬意,将来若有一天…我成室倾颓之时能与我成室一个容身之处…可以保留祖宗香火,今后公子但凡有何须我成室帮忙之处,我成室必定不吝相助。”

    顿了顿,天子继续道:“公子如此年纪就已有如此功业,将来必定不会止步于此,至少已经为公子击败过一回的蔡国对公子而言或许不是什么大阻碍,关乎此事,在力量上我成室无法相助,但于大义上我毕竟还是天子,于天下舆论、政治环境还是可以小小帮得到公子的。”

    王越想了想,此事对他虽然好处不多,却也没坏处。

    天子所言的天下舆论、政治环境,仔细说起来倒还有几分用处。

    尤其是在蛇余国立国开始之时,这个时期他所掌之蛇余国,虽有着他带来的超乎其他国家想象的高端技术,但底蕴毕竟不足,力量还未大显,在不存在以绝对实力平推天下的情况下,对他国当然须讲讲政治。

    这么一想,他便应下了,成天子听了十分高兴,出去朝虞子期招了招手,吩咐了几句。

    片刻后,就有一位二十余岁的典妇携带着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女过来。

    “父王。”少女一见胖乎乎的成天子,一双内里不含任何杂质眼睛就弯成了两弯月亮,甜甜笑着发出如银铃般悦耳动听的声音直往他身边奔,一边跑着足下好像有着铃铛样的事物发出清脆的响声。

    一头扑在成天子怀里,成天子似乎竭力想要抱住她,但肚子太挺太大,只能稍稍揽住她的腰际,小公主趴着他的肚子,软软的似乎觉得很舒服,不住往内里靠,又转过头看向王越,道:“父王,他是谁啊。”

    看样子,一点也不怕生,或者说少有通常人与人之间那种戒备以及任何提防的意识。

    成天子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这位就是小蝴蝶未来的夫君哦。”

    回头对王越道:“蛇余公子,这是本王的次女,生下来就没母亲,所以甚为疼爱,哪怕再苦的时候,都没叫她为任何事发过愁,一直都是无忧无虑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声音沉重道:“世人总觉的生于公室、王室之嫡是何等之幸,但本王却深感悲哀,所以不想叫她承担什么,只想给她最好的,让她可以一辈子做个快快乐乐的小蝴蝶…保持着这份天真。”

    “关乎此处公子还可放心,小蝴蝶虽是无忧无虑,本王却也并未骄纵于她,加之她性格温和,嫁给公子,也不会给公子添什么乱,更不存在扰乱后宫之事发生。”

    “公子只须善待她、叫人照顾她…让她过的好就可。”

    “这一点…我想以公子之能、还有以公子一言一行自然流露的品格,应当是十分轻易…不为为难。”

    “另外,若有时间便带她玩耍,相信她的天真可爱和无须提防的性子能叫公子心神都放松一二,这些年来,本王可多亏了她呢,不然这座活坟墓,一天都难过下去。”

    “若是没有时间呢,她一个人也能自娱自乐的过的很开心。”说着说着,他眼睛便红了,朝王越拱手道:“公子,成室最珍贵的宝物…小蝴蝶就托付给你了。”

    “父王,你哭什么呀。”小公主小手拍着成天子柔软的肚子,就好像安抚小动物般,道:“父王不哭哦,不哭不哭,父王以前说过,给小蝴蝶找到夫君是大好事呢。”

    “对,是大好事哦。”成天子肉脸上勉强挤出个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对小蝴蝶道:“以后啊,小蝴蝶只要听夫君的话,乖乖的,你夫君会比父王对小蝴蝶更好哦。”

    “到时候小蝴蝶天天快快乐乐的可不要忘了父王,经常回来看看父王哦。”

    “嗯。”小蝴蝶用力的点头:“小蝴蝶一定不会忘了父王,会经常回来的。”又欢快的连蹦带跳的跑到王越身边,大睁着眼睛,满是期待的对王越道:“夫君,小蝴蝶会听你的话…乖乖的。”

    “你会让小蝴蝶经常回来看父王吗?”

    “会啊。”王越笑着说。

    成天子的话,当然是在哄小蝴蝶。

    这个时代公主嫁出去哪会有回家的机会呢。

    难怪成天子心情很不好,但再不好…他也不可能永远将小蝴蝶留在成室,留在这座不知什么时候会变成真坟墓的活坟墓里,都说天家无亲,小蝴蝶生在这东邑城,能为成天子的女儿,反倒是她的幸运。

    和成天子的哄骗不同,他说的会就是真会,有着飞艇…将来甚至还有更快的交通工具,这个世界来回数月乃至更远的行程,不过是一日或者几个时辰的事,若无其他问题叫她回来看看又有何妨。

    他这个人的性格…爱憎是十分分明的。

    对待敌人和阻路者,甚至对于自己,向来是心狠手辣、冰冷无情,对于不能威胁自己者,却是有着足够的宽容,若是友人、盟友,他也不吝惜无关大碍的付出、关心和温情。

    小蝴蝶听了顿时蹦了起来,咯咯咯对成天子道:“父王,夫君说会哦。”

    成天子感激的朝王越点了点头,朝典妇挥了挥手:“带小蝴蝶出去玩吧。”

    王越想了想,自袖子里掏出一个小兜囊,从中掏了一把在成天子眼中价值不菲的玻璃弹珠在小蝴蝶面前扬了扬又放回去,连同兜囊都交给了小蝴蝶。

    小蝴蝶眼睛随着亮闪闪的弹珠笑了起来(眉开眼笑)…小手欣喜接过,然后蹦蹦跳跳的随典妇出去了,成天子目光柔和的看着,对王越道:“虽然不过今日一面,但看来本王没看错人。”

    “以公子之能,既能保护她,也会善待她…她跟着公子是最好的。”

    王越道:“经历的越多…站的越高,我便越是喜欢那些无忧无虑、天真可爱、人畜无害的小孩子,因为你可以在他们面前很放松,几乎可以放开一切…没有任何压力…这样的感觉无疑是不错的。”

    成天子认同的点头,又笑道:“这么听起来,公子似乎经历了许多…也是,世人只见公子短短年内就行复国,谁知道公子背后为此的付出呢?”

    “即便有天赋,才能、势力、财力也不会凭空冒出来。”

    王越笑了笑,成天子话是没错,但又怎会知道他的经历呢?

    今日之能,却是他上辈子百余年智慧、与力量的积累,到这时候觐见早已经结束,事情也谈的差不多,接下来就轮到他最关心的东西…成室收藏的知识种种了,这也是他此来成室最为看重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