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二章 觐见
    王越却是未想到,虞子期竟是如此还他之礼。

    不过一些玻璃珠,一瓶蒸馏高度酒,换得掌握如此琴技之女。

    值不值?简直是太值了,难怪虞子期面上不舍,几叫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却也知,虞子期之所以如此,实是不想欠他人情。

    人情是什么?对于有些人一文不值,对于有些人则比天大,是世上最难还的东西。

    虞子期无疑是后者,在他眼中,若不还了这礼,就须为王越效力,偏偏又拿不出其他同等价值的财物,便只能忍痛割爱了,此人明知道成室没希望,甚至哪怕如他之想叫陈国分裂了也是一样,可竟能为之效忠至此,也实叫王越为之感叹。

    “章德,钢武者型,赠一套给虞先生。”

    章德看了虞子期一眼,飞快出了门去,叫一位武士将钢武者型带了过来。

    虞子期看着厚重的铠甲还有配套的武器大吃一惊:“公子,你这是?”

    “些许财物,岂可与洗涤心灵治愈灵魂无价之琴音相比,这件一套装具虽不说独一无二,但也是天下少有,权作补个差。”王越拱了拱手,道:“正如先生不想欠我,同样我也不想欠于先生。”

    虞子期心明其意,自不作任何推拒,接下来宾主尽欢,一夜凑活着这么过去。

    第二天清晨,王越在虞子期带领下前往东邑王城。

    这时候天色还未大亮,宽阔的街道上半个行人也是未见,遥遥前方就可视线无任何阻碍的看到尽头处王城那在晦色中略显得昏暗的红墙早已经斑驳脱落的不成样,上边的绿瓦也是苍苔满目。

    待至行近几人没有受到任何阻拦的穿过几个满脸无精打采武卒守卫的城门。

    王城内,入眼处脚下地面的部分白玉方砖依稀可见此城鼎盛的模样,但更多早已经破裂凹陷,不知多久未有修缮,数不清的荒草由其裂缝中长出,正殿前,诺大的广场上,九只象征着天下的青铜巨鼎整齐排列着,鼎耳却为鸟雀占据环绕,远处,晨起的阳光照耀下,连绵的宫殿群,在扑所迷离中似乎依旧闪烁着灿烂,在难以形容的无限苍凉冷清中,隐约诉说着往日的无上高贵,这就是东邑内的王城,天子所居之地,曾经旧日至高王权圣地的清晨。

    一路上,虞子期皱着眉头在前引路,带着王越穿过鼎间,跨上九级白玉台阶。

    王越以为他要将自己带到正殿,却见前方的正殿就仿佛幽暗破败的古堡,透过半拉子倾倒的大门,可以看到内里的蛛网密布,将昔日诸侯、大臣山呼朝拜的青铜王座深深笼罩。

    不时,有这蝙蝠在内里无声飞舞着。

    看着样子,天子已经有几十年甚至更久未在此上朝了。

    “公子,往这边来。”见王越停住,虞子期招了招手,自正殿大门往右面东侧行去。

    到达东偏殿,情况稍稍好些,前方的道路、庭院都有过修缮,总不像前面空荡荡又年久失修的宫殿,仿佛鬼王所居之地般,白日里都散发着腐朽的气息,过于阴森而显得震怖异常。

    一般胆子小的恐怕不敢在这宫中过夜。

    虞子期叫王越在偏殿前等候,顺着未有人守候的大门自己先行入内,好半天才出来招呼王越。

    这时,传说中至高无上的天子穿着一身规整的十二华章冕服,已经在偏殿大堂上正座,但冠冕之下,一副青年模样胖呼呼脑袋上两眼迷离,却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堂下左右南仲礼文、昨日接风的那位司礼老者还有几位应当是成室仅有几位能干事的重臣皆是摇头不语,显觉得天子在王越前有失脸面。

    虞子期不由又好气又好笑,朝王越拱手似是赔礼,然后大步走上殿堂行至天子身边。

    小声道:“我王,醒醒,我王,醒醒。”

    胖胖的天子浑身一颤,华章冕服下浑圆的肚子急剧抖动了几下,睁开了眼,看向虞子期,大打了个哈欠,呢声道:“是上大夫啊,刚才你说什么来着,怎么睡着睡着就到殿上来了。”

    虞子期紧皱着眉头道:“我王,是近日即将在汲地复国的蛇余国君来觐见了。”

    “复国?蛇余国君?”胖天子忽然精神一振,道:“想起来了,是上回解了我债务之困那位蛇余公子。”

    南仲礼文等人连连摇头、叹气,王越见之倒也不动气,只当看一幕喜剧,就当在蛇余国升腾之前来见见大成王朝之日暮,他大步向前,依足了成礼,先行一礼:“蛇余王越,拜见天子,天子万岁万岁。”

    “万岁。”胖天子竭力将手按在肚子上,笑着说话,隐约有些自嘲:“何其耳生。”又道:“听上大夫说蛇余公子即将复国,真是可喜可贺啊,上大夫,你刚才说蛇余公子在哪里复国?”

    “我王,是汲地。”虞子期道。

    “汲地?”胖天子疑惑,道:“汲地那不是蔡国的地盘吗?”

    虞子期道:“前几月,蛇余公子统帅淮上五国联军三千乘北上大胜蔡国,收复了旧日蔡国割让淮上之国土,为作感谢,淮上五国许蛇余汲地以为复国之资,两月后就是蛇余国重立之时。”

    从蔡国手里抢的土地?胖天子不由咋舌。

    这世道是怎么回事,醉生梦死间一觉醒来,世上就蹦出了个蛇余公子,然后天下就还要多出个蛇余国,并且领土还是从大国蔡国手里抢来的,偏偏蛇余公子又是这样年轻,现在就已经做出此等功业,将来还不知道前途有否限量呢,蛇余国是如日初升啊,可怜他的成室却是夕阳残照,一年不如一年。

    想着如此,心中万分感叹,对王越道:“蛇余公子可真是了不起啊,天下间从来只听国灭,却从未听有谁能复国的,还是自蔡国那等大国手中夺的领地,此等功业也唯有先祖武王可比。”

    “哪像我这等模样,只能守着这座王城混吃等死,甚至连混吃都不能唉不说也罢。”

    虞子期道:“我王不必妄自菲薄,蛇余公子年前还几乎孤身一人,却能奋发自强、白手起家,短短时间内就据一国之地,复兴蛇余国,有此诺大成就,将来前途更不可限量,而今我成室仍有不下汲地之领土,五六十万人口,比之蛇余公子起步时不知强了几何,只要我王也能自强不息,成室还有中兴之望啊。”

    “中兴之望?”胖天子摇头道:“我成室还有什么中兴之望?当今之世再非昔日礼乐治天下之时了,而是以力治天下,就像蛇余公子,蛇余国能够复国,乃是因他勇武军略过人,统帅淮上联军一剑一枪打下来的,可我成室除却这些无用之礼乐还有什么呢?”

    “力?我成室有力吗?”胖天子无奈笑道:“再说,即便有力又如何?我成室北面是陈国,左右皆是陈盟国,上大夫,您觉得成室有力可勇武之地吗?”

    “若按着上大夫之意有了力,还试图什么中兴,去与列国争锋,只怕还未用,陈国大军就打过来甚至无须陈国大军,只须其任何一支偏师,我成室就彻底亡了。”

    “所以啊,上大夫你不要再说什么中兴了,就现在这样,对谁也没威胁,陈国要做什么,只要还愿意给些脸面,我们皆是照办,这样我成室或许还可得苟安百年。”

    “至少在我手中,祖宗香火还不会熄灭”

    摆了摆手,又对虞子期道:“上大夫,你乃是国士,不应该与我一同死守在东邑这座坟墓里,我为成室天子不守不行,你还是去寻个能发挥你才干的地方吧。”

    虞子期、南仲礼文等都惊呆了,只感深深的震撼,便是王越都对这位天子刮目相看。

    众人都只道这位天子是个废物,却全然想不到这个胖如肥猪样的天子有着这样的见识,对成室的现状有着如此清晰的认知,并不是他不试图作任何中兴之举,也非是他没有能力没有谁告诉他却能有此见识认知的又岂是无能者只是他早已经看透成室不可挽回的灭亡结局,却宁愿忍受着天下列国的指责、蔑视、嘲讽,默默承担着这份屈辱,为成室装出了一副人畜无害的傻样,只为守候祖先的宗庙社稷,苟延残喘的竭力延续着成室随时可能灭亡的香火而已。

    虞子期不禁为之久久沉默,更感这位至高无上的成室王族穷途末路的可怜、可悲、无限凄凉,感同身受之下,他心中好似冒出了一团火,促使着他不顾一切的燃烧,不由双拳紧握,在天子面前一躬到底:“我虞氏世代效忠成室,怎可离去我王切勿置我虞子期于不忠之地。”

    “我王。”昨如下午为王越接风的那位老大人刹那间老泪纵横,引的众臣或哽咽、或嚎啕哭成了一片。

    “哭什么,都哭什么?”成天子不觉两眼通红,声音微微哽咽道:“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啊,在我成室日渐没落之时,难得还有位蛇余公子记得我成室来觐见,各位皆应觉得高兴才是。”

    “蛇余公子,我成室实在是失礼,让您见笑了。”

    王越没有多言,只是深深一礼,表明了他的敬意。

    这世上有太多人难得入他眼,但绝不包括这位成天子和他这些忠心耿耿的臣下。

    成天子抑制住心中激荡,先与王越回了一礼,然后道:“蛇余公子,难得你还记得成室,更能亲来东邑觐见,对此成吉不甚感激,不过今日,我却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公子可愿一听。”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