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章 才德
    “公子,真是想不到,传说中诸侯共主的成天子所居的东邑竟是这般模样,比我们汲里、还有在建的蛇余新城差远了,还有这馆驿,也不知多久没住过人了吧。”

    “是啊,是啊。”已经将飞艇停在馆驿内的冬时,看着满是野草的庭院、蛛网遍布的屋檐连连点头。

    章德摇了摇头,道:“公子都没说什么,你们说什么话,都给我闭嘴,此次公子来东邑是来办事的,成室再怎么破败,也是名义上的天下共主,公子的国君之位还须他加封。”

    众武士顿时停口,章德随即便见王越赞赏的看了他一眼,心底顿好像吃了蜜糖一般。

    黄昏的时分,将王越一行人安置在馆驿内就再没见人的成室终于又派了人来。

    在一个年约三十余岁、还可称得上年轻的官员带领下,浩浩荡荡的来了一群人,进入到馆驿内开始打扫庭院,又将房舍内一些破旧家具等临时进行了更换。

    “公子,东邑久不见来客,馆驿多有废弃,无人管事多时,敝人成室上大夫虞子期,就暂任此地地主,但有何事,皆可与我招呼,另我已他处备好酒席,稍后就差人送来,还请公子稍待。”

    “那便有劳了。”王越拱手还礼,又觉听着这名字有些耳熟,似乎听申到说起过,道:“你叫虞子期?莫非就是昔日说动陈国出兵威压荆国,使荆国不敢北上进犯商阳国的那位虞子期?”

    王越说的是三年前的事。

    自上回荆国与蔡国争霸在申南南鄙一战大败,国力大损,往后休养生息近二十年未有大动作,直至前些年,终于觉得手头有些实力,又觉陈国六卿内部不和,相互制约下有机可趁,便想找陈国先争回一口气。

    但陈国势大,国人又重视荣耀,荆国却惧直攻陈国领土,其六卿必定联合,万一捅了马蜂窝,那就不好办,便不攻其本土,寻了了个借口,出兵两国之间夹着的陈盟附庸国商阳国。

    当时陈国六卿争斗已经极为明显,相互制约之下,也确实没有哪家能轻易抽出力量,更不用说南下与荆国来一场大战,于是就坐视了荆国对商阳国的入侵,此役商阳几乎亡国。

    最后就是这位虞子期亲自出使陈国,接连游说陈国六卿,也不知说了什么,竟说的六卿齐动,各自出军一部自西面与荆国接壤之地聚兵作出南下态势,吓的荆国连连退军,由此保住了商阳国的国祚。

    虞子期由此名动天下,连带着成室的影响力都稍稍大了几分。

    见王越惊讶,虞子期面上毫无得色,道:“不过是借得陈威,委实算不得什么。”

    “倒是蛇余公子,短短不到一年,先破黑胡、又斩龙巢湖神,更为淮上联军主帅,统领兵车三千乘援申、败蔡,救申、象两国于国破边缘,更为淮上收回数百年间的失地如今更是要在汲地重复蛇余国。”

    “此行此举此功此名,无不令人敬佩万分。”

    “数百年来,破家灭国的公室不知几何,能够重新复国的也就唯有公子一人啊,更难得的是,公子竟还记得我成室,前段时日之贡礼可是解了我成室困顿。”

    “此事,虞子期代天子谢过公子。”

    说着,虞子期朝王越躬行大礼,王越连忙托住,虞子期叹道:“此次公子的来意,我也听南仲大人说了,按照道理,成室实在不应该收下公子之大礼,但如今公子来时已经看到,我成室只能愧领了。”

    “关乎公子想要阅读藏书种种,我已经着人安排好,明日觐见天子后就可前往。”

    王越当即谢过,接下来便任由虞子安排。

    很快庭院被一番打扫,除去了杂草,各处蛛网也被清理,房屋内诸般收拾好,看起来也像模像样,至少能住人了,稍后一张张几案被抬过来,放在馆驿会客舍内,仆役陆续呈上食物酒水。

    王越看的出来,虞子期极力想要招待好他这位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难得能来成室觐见的公子,但可惜晚食还是十分简陋,这却是没办法,成室的财政状况实在是堪忧。

    连国君都给逼着躲债去了,还能怎样呢?

    虞子期拿出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一些估计是成室压箱底的陈年老酒,打猎获取拿回来风干腌制的鹿肉、兔肉,再有些南面荆国商人带过来的稻米饭,加上些说不上好的茶水,也就凑活凑活整出一席。

    对此,王越并不挑剔,能吃就行。

    看着几案上的东西,虞子期自己都不甚满意。

    摇了摇头,叫侍者满上一杯水酒,先敬王越一杯:“招待不周,实在是不好意思。”

    王越持起陶杯,微微喝了一口,还好这酒兑了水,味道虽怪,倒还能入口,便满饮入口,笑道:“无妨,有酒有肉有饭,已经可称的上丰盛,在我小时候,想用得这么丰盛,得每逢年底和年初的两餐才可呢。”

    “世人只道蛇余公子少年英睿,竟不知公子还有如此窘迫之时啊。”虞子期叹道,一口饮下,微微皱眉,显然这水酒喝的他也够呛,面上不由一红。

    “破国灭家之人,能够苟且延续就是不错。”王越放下酒杯道:“再说少时多吃些苦也好,我蛇余家有家训,吃得苦中苦,方能为人上人,我能有今日,还亏了少时苦难的锻打呢。”

    “好一句吃得苦中苦,方能为人上人啊。”虞子期大声赞道:“难怪公子有此成就。”

    王越笑了笑,对一旁章德稍稍示意,章德立刻去往屋外庭院飞艇处,拿了些物件过来。

    “今夜多谢虞先生之款待,王越也备了些薄礼,权作感谢。”王越抬手道,章德飞快走到对面虞子期身旁,将装着物件的兜囊双手呈到虞子期身前。

    “蛇余公子真是太客气了。”

    虞子期推却道:“今日招待公子,乃是我之本职,何能当公子重礼,还请公子收回去,再说今日之酒水之类,实在是差了些,唉!”

    王越看向一旁侍者,章德会意将礼物交到虞子期的随从手上。

    “这使不得,使不得啊。”虞子期立即站了起来,其随从却对他连使眼色。

    王越笑道:“这是往朋友家做客见面之礼,虞先生若不想交我这个朋友,王越只能遗憾了。”

    虞子期无法,只得应下,却不妨其随从微微拨开兜囊,叫他见得内里物事,顿时大吃一惊。

    内里尽是一颗颗眼珠子大的水晶珠玻璃珠,还有一个颇为精致的水晶瓶,内里装着些不知道是何物的无色透明液体,他也是见过大世面者,一看其就价值不菲,正要推拒,王越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此物先生既是受下,就请自行处置。”

    虞子期微叹口气。

    他却是个极聪明的人,心知王越之礼,多半是因知他之名、重他之能有意招揽。

    这种事,他也不是第一次碰到,只是像王越这般见面之礼就给的如此大方的却不曾有。

    可是他虞家世代为成室效力,东邑更是他生长之地,如今有他们这群人苦撑着还能勉强维持,若是连他都走了,成室不仅没希望,或许甚至连维持都不能,不等外来危机自己就垮塌了。

    这时,他心中虽是有所触动,却也只能拒绝,但此等大礼都已收下,又当如何拒绝呢?

    思量许久,他面上露出一丝不舍,但还是狠下心来,道:“公子此等为客见面大礼,子期忝为主人,也当同以礼还之。”说着,他对一旁似乎甚为亲近的随从耳语几句,随从面色骤然大变,道:“大人,此万万不可啊。”虞子期道:“你这是要叫我于这位公子面前失礼么,还不快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