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八章 陈国
    飞艇的速度是极快的,哪怕远不能和王越身穿战甲将自己全力推向超音速相比,每小时只跑个百来公里于世上多数人都是极为夸张了,南仲礼文出使各国脚程算是快的,但一天车马走个六七十里已算顶天,也就是说这飞艇随便跑一跑就够他几天行程,而且还跑的是直线。阅读

    于是出发一个时辰后,都还未到正午,南仲礼文在与王越交谈中,不知不觉间就发现自己竟已经处在申国的土地上,甚至申南已经横穿大半。

    这个发现叫他震撼莫名。

    他仔细盘算了下,按照这个速度,岂不是晚上都不用,就可以到达成室的领土上?

    上邪,这可是他往日不停歇都须走二十多天的行程啊。

    飞艇竟是飞的这么快?快的他都有些不知所措。

    他几乎立刻就想起自己这外事春官整年大半时间都是在路上耗费了,实际上做事也就是几十天如果他也拥有一艘这样的飞艇,岂不是可以将赶路的时间都腾出来?

    除却并不多的诸般外事,其余时间都可以拿出来为成室效力,并且也可稍稍顾及家业?

    南仲礼文这般想,说明他确实是个做实事的人。

    不然,像飞艇上其他人,大多还在惊叹于自己竟飞行在天上,感受那种居高临下俯瞰大地给自己带来的种种冲击体验,一个个满脸兴奋脑袋都不知在想什么。

    中午时分,飞艇在申南与邺国的边境上空略微停靠。

    众人简单在艇上用过午食,让两位蛇纹武士休息了半个时辰又继续出发,继续向西进入到邺国,很快又经邺国到达陈国东面延伸最远夹在邺国、曹国、少商、商阳四国之间的领土。

    一入此地,王越立刻就感受到了与他国的不同,最大的不同是地形,申国和邺国皆是山岭纵横,一入陈国,王越发现此地几乎尽是大片大片的平原,即便有山也是不高,有林也是平地之林。

    毫无疑问的,相较于山岭纵横之地,平原更易人开发和繁衍生息。

    这一点甚至可以很直观的看到。

    在申国包括汲地,王越都有看到大片未开发之地,尤其是边鄙之处,山林成片绵延,其间的道路,寻常商队之流,往往需要花费一两日方可通过。

    这些在陈国是没有的。

    自高空俯瞰下去,王越入眼的平原山林不是没有,但却是不多,更多看起来竟似不是自然生长,而是人工种植的,夹杂在这样林子间是无数大小庄园、村邑、镇邑,以及大片大片的田野。

    传闻陈人好整以暇,说的是其战阵,另一方面也反应了其严谨规整的作。

    很显然下方的村、镇、田野受到了这股作的影响,看起来都极为有序。

    无论是建筑还是田块,王越一看就知,必定是有过规划,绝非胡乱东建一处房,西开一块地那种凌乱。

    听着过往传闻,再看下方种种,陈国为天下霸主当真不是没有原因。

    仅这严谨、规整的态度,或许就足以碾压列国了,因为这是真正做实事的心态。

    前段时日,王越和申到对列国有过一番讨论。

    以当世法家学派看来,天下大国之中若说将来能有哪国能够于天下兴替间取代成室或统一天下的,只有两个国家,一个是当今天下第一霸主国的陈国,另外一个是西垂之地的雍国。

    虽说两国皆有各自问题,但其他大国统统不行,甚至连基础都不具备。

    蔡国北面的随国,国内整个气因循守旧而难以变通,注定跟不上天下大国战车前进的步伐,三五十年前大家都一样,他还能出来露个头,但越是往后只能越是弱小。

    汲地相邻的蔡国,即便没被王越这么一整,同样存在大问题。

    蔡国人好大言、好空想、好享受、好奢华而乏于实事。

    天下若辩论斗嘴,估计他国人少有人能敌,但说到实际做事那就只有呵呵了。

    于举国皆是此等气中成长出来的人才,能做事者也多半受此影响,更擅长用脑袋玩心机手段,这样的国家,国人多在享受、空想,要么就是各种心计乱斗能强到哪里去?

    蔡国也就是基础好,靠海得了海盐之利,旧日更有地主打的基础,开了许多金矿、铜矿,叫天下大半货币都是蔡国青铜角由此而富,加之周围又没什么强国大国,如此才得为霸一时。

    南方荆国地域广大,但国内势力太多,除却水运外,交通难行这些都不重要,因为都可以改变。

    关键在于荆国人天性浪漫,行事过于感性,由此往往更喜玩些虚头巴脑的东西而疏于实事,做起事来也是随心随意兴起就干兴去就弃,想起一出是一出难成大器。

    雍国人地处西垂,长期与妖戎征战,其国人爱认死理,个个好勇斗狠、性烈如火,一言不合就可开打打完不知为何,又最是吃不得亏,一旦与人结仇,哪怕拼了命都要咬回来,拼命不行更可花几代人报复。

    此等性格,于法家人看来,若能以法将其约束,将其性火由无序化有序,用于做实事上,其大胆肯干、苦干之能,长期执行之力,天下间不会有任何一国之人能够与之相比,其强国或许一代人就是足够。

    最后是这陈国,就是王越眼下所见,此刻虽未下去细观,但只在飞艇上一看就足够看出许多。

    一个能将边陲之地村落、田地都作规划的国家,其国家行政、组织效率之高可想而知。

    部分山林都是人工种植,更叫王越看到这个国家对现有土地开发利用恐怕已做到一个农业国家在现有科技和生产力条件下能做到的极致,不然绝不会出现这种现象这可是耕地开发过度已经开始影响环境不得不注意到环境啊,陈国农业强盛至斯难怪能支撑陈国在不断发生内战间还能成就九匡诸侯的霸业。

    下方四通八达相当于现代高速公路的驰道,还有往来驰道上似乎并未受陈国内战影响的无数商旅、车队,就更令人感叹了。

    看着这些,对比蔡国种种,王越心知两国虽大小差距不远,但国力之差距,恐怕已经不是一点半点。

    “南仲大人,这是陈国哪家的领地?”

    “是卫氏之领。”南仲礼文道。

    “卫氏?”王越又问:“陈国其他几家的领地,都和下方这样吗?”

    南仲礼文摇头道:“陈国各家以卫氏领地发展的更好,领地不是最大,但整体实力比之当今的第一家族荀氏未差的多远,荀氏也就靠着领地最大、人口更多,占据了最好的土地而强。”

    “至于张氏,于农事、货殖事上不及两家,但其国内却有火煤、铜、恶金铁等矿,工事极为繁荣,虽领地但是兵甲齐全、器精械利,向来就有劲张之称不可小视。”

    “最弱的昭氏,领地多靠近陈国北方,大半都是新开之土,民皆为昔日白狄之民,如此无论土地肥沃、大小、人口皆不及其他几家,更因靠近山中国和狄人土地,几乎无年不战,是以相对最穷,但领内武士、武卒、兵车、战阵乃至将领却冠绝陈国。”

    “原来如此。”王越若有所思。

    下方卫氏之领,已将领地开发至此,竟还嫌不足竟请得法家学派为之变法如无意外,将来必定是陈国内实力最雄厚者,若是再有一位兵家辅佐,那必定是了不得。

    又想及陈国一家之力,就强大至此,若非是其国内诸般矛盾,仅凭国力就足以吊打天下列国,更何况其军势天下无双呢?统一天下都不要太轻易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