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三章 了结
    “尚兄是在犹豫,到底要付出多少才可成为我的朋友吧。”

    尚文心下微震,王越这句话无疑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但他却极不喜欢这种感觉。

    因为每当出现这种感觉时,只意味着一件事,说这话的人,是一个能将自己看穿、看破,在智略层面上能俯瞰他的存在,而此时自己正身处对方节奏掌控中。

    对于一个长期处于最高顶点,习惯掌控一切的神祗而言,还有比这更恶劣的事情吗?

    更令人惊恐的是,对方并非申不坏这等需要依附他的存在,而是同为神祗,前者自身无力量,须依附他获得权力、力量,而后者若是为友还好,为敌…他的真身是怎么死的?

    没有真身后,他似乎更加弱小了。

    什么时候,他竟弱小至此呢?

    只听王越继续道:“这点尚兄且放心,本公子今日是来交朋友的,所以绝对不会狮子大张口,只须尚兄答应几个小小的条件就可,钱多钱少都无甚所谓。”

    尚文面色大变。

    不会狮子大张口?钱多钱少都无所谓,这是在说笑吧。

    什么小小的条件?

    本能的,尚文就意识到接下来可能发生什么事。

    同样的手段,在之前数千年里,他也对其他许多人用过。

    他已经可以想象,王越所谓不会狮子大张口的种种,后面必定隐藏着其他。

    或者是短期内看不出来长远上会大到他无法接受的东西,又或者其中隐藏着可以进一步控制挟持他的阴谋,然后王越可以透过此阴谋叫他一步步滑落深渊。

    这两者,无论是哪种,都极为可怕。

    这么一想,尚文再无犹豫,直接大声道:“五百万铜如何?蛇余公子你也知道,我才赔付了一千万铜给淮上联军,如今也只能拿出这些了。”

    五百万铜,就是五百万青铜角子。

    青铜角子在本世界货币体系中,相较于更低的布币,属于流通较广的主流高价等价物,一枚价值换算成粮食,只要不是在粮荒时节,约莫能换八十到百十斤之间,五百万青铜角子够养活整个汲地人两年有余。

    王越此番占据汲地,得了自汲邑大夫多年积攒府库,仅钱而论总共也只得了不到两百万枚,然后援申、败蔡自淮上联军分赃得了三百多万枚(近半要的是等价粮食)。

    如今尚文一开口就是五百万枚,几乎等同于他此次领淮上军北上的总体收入。

    这着实不是个小数字,王越听了都觉意外。

    他只略施手段,说什么几个小条件。

    如尚文蠢了接受了,他获利更多是长远的大利益,加上将来更容易渗透尚地,如尚文聪明必定不接受,就必定宁愿拿出更大的利益,可却也没想到,尚文竟被吓到了,直接拿出来这么多。

    若得到这一笔钱,对汲地的发展立刻就是极有力的强心一针啊。

    钱这种东西,别看他只是等价物,但社会发展、文明进步却是离不开他。

    如果没有钱,人与人之间的交易只能通过以物易物来进行,维持个小国农业经济都勉勉强强,其他各类工、商都是难以发展,社会和生产都无法进步。

    如果钱不够,价值无法正常流通,则发展进步大受阻碍,由此也自无望走向更高。

    钱对社会生产的发展是如此的重要,王越想在汲地大力发展、大兴建设、大搞产业,本来就离不开大量的钱,想开银行发纸币,让价值如他与秦相陵说的那样更高速的流通,则更需要大量的价值货币储备。

    如此一来,听到尚文的五百万铜他意外之余自是大感满意。

    “五百万铜?”心中如此想着,但王越面上不动声色,惊讶道:“尚兄,这可不是小数目啊,我只是叫停对地主祭司的刺杀,再帮尚兄守守城而已,可远远不值这个价?”

    “再说,我此次是与尚兄来交朋友的,朋友之间怎么能要这么多呢?这样尚兄也太吃亏了吧。”

    “不行,不行,还是按我的方式来为好。”

    尚文急忙道:“王兄,无论是叫停对我神庙下祭司的刺杀,又或是帮我守城,这于您只是举手之劳,但对我尚氏而言,实是救命之恩啊,实在是当的起……”

    他倒是想就着王越的推拒少些,毕竟五百万铜对于已经赔了淮上一千万铜的尚氏已不是小数目,但王越若咬死了几个他看不清楚、却又极说的过去、似乎对他有利的条件的话,他到底受不受呢?

    所以宁愿多给些,只求一次性将事情了结不留后续。

    说着,又对王越拱手道:“王兄若是觉得多,不如多支援兄弟一二也是可以的。”

    多支援一二这怎么可能?不,也不是不可能,王越笑着眯起了眼,多支援支援尚氏,蔡国国君和攻尚的大夫们扛不住了,也会同样需要支援嘛,但随即又想到,钱这种东西够用就好,有了尚氏这五百万铜,对于当前不大的汲地而言,无疑已经够用,将来招商大会一开,凭他种种手段就更不会缺。

    这样的话,完全没必要为了那点钱,给尚氏更大的帮助,又连带将蔡国也加强,或许还惹出什么不可控因素来。

    毕竟不论是尚氏还是蔡国未来必定是他前进方向的阻碍,所以还是按照原计划最为稳妥。

    王越点头道:“五百万铜,就这么说定了,只要神约一定,我便立刻叫停对尚兄祭司的刺杀,明日更可借调一队弩炮队去往尚地协助尚兄守城如何。”

    尚文呵呵一笑,心知自己在王越这里实在是讨不了好。

    什么借调弩炮队协助守城,分明是要把控战争节奏,只叫他不为蔡国国君和各大夫灭了就行。

    更多的,他尚文就不要甭指望了。

    不过他此来也就是求生存而已,倒没想过更多,也就无所谓失望,有这个结果已是不错,于是朝王越一礼:“那就多谢王兄了。”

    王越施展契约法术,凝出一枚符文递至尚文身前:“若是尚兄无甚疑问,那便确认此约吧。”

    尚文接过神识细观,见没问题,心下微叹之余,便应下了此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