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章 招商
    淮伯祭司自去传信不提,王越出营房本待四处走走,却不想才一动身,已起的寒风就逐渐变得凛冽,呼啸的北风竟是越刮越大、越刮越猛,不及片刻,更有米粒大的细冰劈头盖脸的往下落。

    再过得一会,天上飘起了雪花。

    天公既是如此不作美,王越也只得按下脚步回房歇息。

    如此一夜寒潮过去,第二天清晨再在出来看,整个世界已笼上了一层厚实的白色。

    漫天的鹅毛还在不断的飘落。

    这样恶劣的天气下,蛇余新城奴工营以及广大在蛇余新城劳作民夫都停止了劳作,躲在淮上联军留下的营房中休息、烤火御寒,昨夜骚乱造成杀戮气息也随此雪湮灭于无形。

    “公子,今天马车恐怕无法正常出行。”

    上午,简单用过朝食后,拱卫司武士章德眉头微皱,站在营房门口看着还在飘落知何时方停的大雪道。

    “无妨。”王越淡淡道:“若真有要事,出行未必一定需要马车。”

    又问一旁淮伯祭司:“昨夜安排你请陶国国君与本公子一会,可有回信?”

    “回大将军。”淮伯祭司微微拱手:“消息于已传至陶国国君随行祭司处,并由其转告陶国国君,陶国国君回复定下的时间是朝时过后。”

    “想必不久,大将军就可与之一会了。”

    王越点了点头,得了此准信,那他暂且就不作其他安排了。

    此次与陶国国君一会关系到蛇余国一项极重要的事情,与此相比,其他一切都须让路。

    约莫两刻钟后,来自陶国国君的消息经由淮伯祭司传了过来。

    随之,双方两处淮伯祭司同时施展法术,王越的形象被传于陶国国君面前幻象具现,而陶国国君略显得有些发福的形象也出现在王越身前。

    “国君。”“蛇余公子。”两人各自见礼。

    陶国定陶城,内城,宫室内。

    陶国国君看着身前王越的幻象,心底暗自想着王越此次约他会见到底所为何事。

    这个问题自昨夜接到消息后他便在一直在思量。

    他和王越似乎只有两个关系。

    一是他为淮上五国国君之一,而王越身为淮上联军大将军。

    二是两人于瓷器上有合作关系。

    想来想去,王越之事若是涉及前者,实在无须这般会面,按照过往惯例,王越不是自决就是是拿到贵族议会上共议。

    如此一来,王越就是为后者之事而来了。

    这样一想,见礼过后,陶国国君便直说道:“大将军约寡人今日之会,可是为了瓷器一事?”

    不待王越回话,他继续说:“此事即便蛇余公子不寻寡人,寡人也将寻公子一会。”

    “近半年以来,我陶国诸多陶窑改为瓷窑,产出的头两批瓷器已经发往淮上以及周边各国,才一运至,几被各地大夫、武士们疯抢一空,获利已经颇丰。”

    “按照旧日约定,其中应属公子之利,寡人必定尽快差人送至汲地。”

    王越听着笑了笑,道:“陶国国君的信用,本公子自是深信不疑的,是以今日约国君一会却非为瓷器之利,而是有个不情之请,想请国君帮我一个小忙。”

    “帮忙?”陶国国君微微疑惑,道:“公子且直说好了,如果能帮得上,寡人一定尽力。”

    “那便多谢国君了。”王越拱了拱手,略微斟酌,道:“事情是这样的。”

    “数月之后,我蛇余国当于汲地正式复国,除却此事外,本公子还想召开一次招商大会,而既是招商,那就少不得商人参与,并且越多、实力越大者为好。”

    “我听闻国君与当今货殖行会会长颇有些往来,便想请国君代为邀请货殖行会会长、以及各国货殖行会之行首,以及仅次于行首的列国大商一同与会。”

    陶国国君稍稍思考,道:“公子之意,寡人已是明白,不过公子若仅是叫寡人代为传信邀请,这是十分容易之事,但寡人却并不能保证受邀者皆会来与会。”

    怕王越不能理解,他解释道:“蛇余公子,天下行货殖事者,所求皆为货殖之利。”

    “若是无利却叫其空跑,此等亏本生意恐怕没有哪位商人愿意做,这也就是说,除非公子的招商之会能给出足够吸引他们的利益,否则除却少数人外,多数商人未必会给公子这个面子。”

    “此处却无须国君担心。”王越朝外边招了招手,大声道:“章德,去本公子马车上将后厢内那个木箱子拿来。”

    片刻,章德抱着个木箱子,飞快进入营房内。

    “打开。”

    木箱打开,王越首先捧出一大叠白纸。

    因是幻象,并不能接触,王越将白纸一张张拿起,又命人拿来笔墨,在纸张上自如书写演示,道:“此白纸每五张价格不及一张羊皮纸之十一,无论书写、保存皆绝不逊色现有之羊皮纸,甚至更具优势。”

    “国君以为,若各国大商能于招商会上得此纸各国区域代理销售之权,他们会来与会吗?”

    “五张白纸价格不及一张羊皮纸之十一?”看着王越诸般演示,陶国国君无比惊讶。

    他这位国君和其他列国国君却是不同,乃是国君中少有的商人,是以他一眼之下,甚至连思考都未须,仅凭王越之介绍,就已经看到了此白纸无比广阔的前景。

    绝对远在陶器、瓷器之上,陶国国君无比肯定道。

    陶器、瓷器为多数世人买回家后,若非损坏可以无须再买,而纸张却必定是大量消耗品,但更可怕的却不在这里,而在于此纸张相较于羊皮纸廉价太多了,这势必造成纸张的日益普及,使得纸张耗费也会越来越大。

    稍稍一想,陶国国君就吸了口冷气。

    他陶国靠着陶器产业而富一国,蛇余国拥有天下独家、前途更加远大的造纸产业又如何呢?

    “啪!”在他惊讶未息时,王越又从箱子里拿出了第二件器物镜子,只一瞬间,陶国国君的眼睛就瞪直了,然后又不自觉往王越身旁随他幻影一同幻化出来的箱子里看。

    里面除却已拿出来的纸张外,竟还有七八种不同的物品。

    虽然还不知道什么,但既和纸张放在一起,显然都是类似要放到招商会上如纸张般的货物。

    只这一下,他整个脑袋都被冲的有些晕乎乎的,晕的甚至无暇关注王越往后一件件给他的诸般介绍,不觉间已是口干舌燥,满脑子都被白纸十倍之利、难以计算的数字所充斥。

    直到王越介绍完后,这股晕眩才稍稍平息。

    “国君觉得如何?”王越介绍完后,对陶国国君笑道。

    陶国国君猛的点头道:“有此等货物,何愁招商大会不成?公子且放心,此事寡人必将尽力,不过我却也想知道,公子先前言及各国区域代理销售之权是如何个获取法。”

    王越笑道:“看来国君却也想于此盛会中分一杯羹啊。”

    陶国国君道:“寡人正有此意,蛇余公子,我陶国以陶业立国,公室掌控之下乃有大商团,论及实力绝不逊色一些大国货殖行会行首。”

    “此次蛇余国招商之会,寡人所求也不多,只须拿到淮上和越国代理销售就可。”

    王越道:“我与国君本有合作,乃是可信任的朋友,此次蛇余国招商大会,国君只要能全力为我玉成此事,本公子现在就可做主,将其中近半货物淮上及越国代理销售交由国君。”

    陶国国君道:“另一半呢?”

    王越大笑道:“当然是交给淮伯大人了。”

    陶国想了想,点头道:“此是理所应当。”

    王越道:“那事情就这么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