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八章 打尽
    有道是志同道合,王越之道能将孤竹实学派纳入其中,双方自然是一拍即合。

    确定意向后,两人再谈细节。

    论及细节王越也无更多的要求,最主要是一个,那就是既然投靠蛇余国,不论何人皆须守他蛇余国之法律,他身为国君都言王在法下,其余人还能例外,对此禽相陵自不会反对。

    随后,禽相陵却提出个问题,问的是王越是否有扩张之愿,想想看这么好的秩序、制度,仅行于蛇余小小不足千乘之国,这是否太可惜呢?王越当即给予肯定答复。

    于是意向定下,禽相陵满怀欣喜、准备连夜离去。

    王越知他实学派,崇尚实干,不那么尚虚礼,随口挽留便让他自去,只是提醒他,下回若再来蛇余国,还是自各向关卡入境为好,不然随着汲地秩序日益整饬到位,就再无那么多空当可钻,到时候引起误会可就不那么好了,禽相陵应了声是便纵跃如飞消失在连绵夜色中。

    看他离去,王越心知自己与在淮上时是彻底不同了。

    统帅淮上联军援申、败蔡,连象国都未去,便顺手将象国自灭国边缘拉了回来,这余整个天下而言,是远比什么破黑胡、斩杀一个不强的神祗更大的名望。

    而除却此名望之外,更得了汲地为复国之资。

    如此有名有实之下,自有吸引相关人才投靠的资本。

    不然换成在溧南庄园时,哪怕想招揽些武士为自己效力,都不那么容易呢。

    禽相陵离去后,王越便回营房,心中一番思考,却是对计划进行调整,也思考禽相陵实学派进入融入的安置问题。

    昔日孤竹君所创剑馆,毕竟是一方足以影响天下的大势力,哪怕一分为三后,其中任何一派实力都是极强,甚至最弱的实学派也不可小视。

    事实上,在王越眼中,此实学派或许是为最强也说不定。

    其他所谓游侠派、官学派,走的是精英模式,强是强大、影响力也大,实际人数并不多,反倒是实学派走的下层路线,广收门人,据禽相陵所说,光是核心总部人员就高达两千人,大多非是凡夫俗子,于大山深处更有自己的地盘、武力、机关密布的堡垒,统御一方山野人势力,而其他弟子门人更是广布天下。

    这可不是什么小势力啊。

    也就是此派与各国上层统治不合,更可怕的是极为激进(禽相陵刚才问他扩张事)方为各国压制。

    思考片刻,营房外忽的一阵骚乱,隐约有喊杀声传来,王越眉头一皱,向外大声道:“章德。”

    随行拱卫司武士章德立刻进来,拱手道:“公子,有人图谋救劳工营的几位汲氏大宗要人和小宗家主。”

    王越看了他一眼,道:“未去查看,你就得知,此事是拱卫司布下的局?”

    “是。”章德肯定道:“自从公子于槐下大败蔡国,许多原本汲地投奔蔡国又或于外地观望的武士陆续回返汲地,公子对他们既往不咎、量才为用使很多武士已然安心效力,但却还有一小撮武士心怀异心,更试图往奴工营营救昔日旧主…”

    说道这里,章德笑了,继续道:“但他们怎知公子于奴工营所设种种制度的厉害,是以才与汲氏等人一接触,回头就已被汲氏和劳工营等人共同告发。”

    “此事上报我拱卫司国事部蛇大、黑潮两位大人得知后,我等按两位大人吩咐,并未立刻对此类人进行抓捕,反倒给了他们一个全力出手的机会,就是今夜…”

    “稍后这些人就会为拱卫司一网打尽,其他一切参与人等也可顺藤摸瓜而成擒。”

    王越点头道:“不错,不过此案之中,除却抓捕时当场格杀击毙者外,所有涉案者,皆须与政事堂下有司会审,经判处后再传告整个汲地,明正典刑,以儆效尤。”

    章德道:“看来这下劳工营中又要多一批新人了。”

    王越微微颔首,章德的意思是按照他所设律法,叛国者主要人员皆会处斩,其家人则因其牵连被贬为奴工。

    而他设此法就是要叫那些心怀异志的武士们思量思量,到底是自己的主子重要还是自己脑袋连同妻子儿女重要,基本上除却少数武士外,多数武士都会选择后者。

    “此事蛇大、黑潮做的不错,应当予以嘉奖,拱卫司涉此案有功人员,更当好好奖励,退下吧。”稍稍一想,在章德退至门口时,王越想起一事,又道:“另去替我将奴工营营首南郭处文叫来。”

    “诺。”章德应诺,随即往外退去。

    他退去不久,淮伯祭司又进来:“大将军,我主刚才传来消息,尚氏家主尚文请求与公子当面一会。”

    尚文?王越想了想,问:“贵主可知地主请求与我一会所为何事呢?”

    淮伯祭司道:“我主言此事或与蔡国当前局势有关,还说公子似乎派了一位高手于蔡国各大神庙专杀地主之祭司,数月以来,地主神庙损失惨重,地主或也想就此事想与公子达成和解。”

    王越想起了那位黑影先生,当时他放其离去时,可未想过他会践诺至此等程度、并且还这般给力,竟杀到地主都无可奈何,想想也是,黑影本身实力强大,一身神通若没碰到克制者则几乎无解,他只须躲开少数高手,不与其硬碰硬,天下几乎无人可制。

    此等存在,一意搞起破坏、放下身段行刺杀事足叫任何势力头疼。

    其实,以地主之能,若真身还在,或许能拿下他,但真身既已死在槐下,却是只能任其肆虐了。

    “蔡国当前局势如何?”略微思考,王越问。

    淮伯祭司道:“我主说蔡国自兵出象国已有大半年,遭逢槐下大败之后,如今北面与随国战争未停息,南面与地主尚氏又对峙了数月未果,恐怕国力已经见底,惧无力继续支撑,是以各地各大夫已不思保存实力,责令吴氏诸将不惜代价全力攻尚氏。”

    “吴氏得令之后,三线轮番全力攻城、攻寨之余,更分出小部偏师饶城而过直掠尚氏后方。”

    “尚氏为吴氏全力攻打,各线城、寨都已摇摇欲坠,也就无力兼顾后方,以至于后方诸邑已然乱成一片,再无力支应前线,我主说尚氏败势已成…啊。”

    王越点点头,道:“替我回贵主,再转地主尚文,本公子同意一会,时间就定在两日后槐下城上空。”

    “诺。”淮伯祭司应诺退去,自去传信。

    王越却是摇了摇头,只叹地主尚文竟是如此不经打,既是这样,他当然得好好叫蔡国国内内乱继续下去,甚至一直反复拉锯下去是为最佳,这无论对他、对淮上皆是有大好处的。

    这样的话,当然得帮帮地主,想来地主请求与他一会,也是知他心思,既是想叫他制止黑影继续刺杀他麾下祭司,也是想自他这得到些帮助。

    不过帮助可以,却须有度,帮助的太多,万一叫地主将蔡国国君一方逆推了岂不是大为不妙。

    这却是须费一番思量了。

    “公子,南郭处文大人已在门外侯见。”

    “传。”王越按下思绪道。

    随即南郭处文入内,王越略微打量了一眼,见他依旧是那番文士模样、谄媚神情,但身体发福了许多,看样子这奴工营首日子却是过的很滋润,比之昔日为汲氏效力可强多了。。

    “小人,南郭处文,拜见公子。”

    王越颔首道:“起来吧,本公子今日传你来,是想问问如今文工队情况如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