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七章 孤竹
    用过晚食后,蛇余新城,淮上联军撤走后留下的一间简陋营房。

    “禽老先生请。”王越单手一迎,先入了房中。

    禽相陵进门左右看了看,道:“公子今晚上就住这样的房屋?”

    王越道:“蛇余新城还远未建好,今夜也只能先叫老先生于这类营房将就一二,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禽相陵笑道:“老头子竹杖芒鞋,天地为家,披星戴月,露宿山野乃是常事,倒是公子都已将为国君者,又非是非常时刻,竟还能居此陋室,实是叫人想不到。”

    “若换成其他人,只怕早就极尽奢华享受了。”

    王越道:“人活不过一勺饭、一瓢饮,眠不过三尺之地,死则回归天地之间,本公子对享受并不看重,更重于国事,诸般享受只看需要,若不需要,居于陋室,哪怕山林都可,山间野菜都可度日,若是需要,天子宫廷也住的,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也享得,此是为奢俭由心”

    禽相陵想了想,问:“老夫之学派,素来尚俭,倒从未听过国君奢华享受还于国事上是有需要的。”

    王越笑着说:“国君奢华当然是国事需要。”

    “其一,国君乃是一国之脸面。”

    “若于他国与各国国君会,不稍稍于享受和武装上奢华一二,不稍稍展露自家国家既富且强,则既是丢了国家、国人脸面,也叫他国道我国弱小可欺,说不得寻个什么莫名其妙的理由就会打过来。”

    “我听说前年荆国西进灭骧,诸般因由中似乎就有骧王露弱一项?”

    禽相陵思考了一番,道声有理,又叹礼乐崩坏,然后问:“公子有其一,当还有其二,其三?”

    “其二,本公子若是奢华,诸如大修宫室之类,和其他国君、领主大夫不同。”

    “于他们而言,让黎庶做事,多半是叫其徭役,做义务工,不仅使百姓劳苦,耽误其农事,还叫其自出粮食,甚至役死者皆有之,而在我国则不存在徭役这种事,也就是说会给他们工钱,而且数目绝对不少。”

    “这是给他们一个赚钱的机会。”

    “如碰上了灾年,本公子手中若是有钱,更可奢侈一二,以工代赈,给灾民一个度灾之机。”

    顿了顿,王越继续道:“黎庶手中有了钱财,也是要花费出去,相较于过去穷苦奢侈一把,他人通过贩货给黎庶赚了黎庶之钱同样也会继续花费,如此国家又可于每次花费买卖过程中收取一定税赋,以税赋形势借其不断流转将钱收归国家。”

    “国家除却政府用度,军费开支等等,其余皆可用之于民,做些诸如兴修水利,以及有利于民的大型工程建设,而无论是政府用度、军费开支以及各类建设中,同样可叫许多黎庶参与其中赚钱。”

    “如此钱财流转间,不仅生生不息,每年全国各种建设、生产、国民与外国人通商货殖之财富更可流入其中,叫流转于国家、官员以及广大黎庶中的钱财越积越厚,不出十年,我蛇余国任何黎庶皆富,可享他国武士之奢侈。”

    禽相陵听的目瞪口呆,他从来尚俭,哪曾知道王越一番道理中奢侈竟还可富国富民的,最后还可叫百姓能如武士般奢侈,但偏偏王越将整个过程讲的极为详细,由不得他不信。

    仔细一想,王越的奢侈花费,叫黎庶赚了钱,他们有钱了奢侈一把,他们的奢侈又叫国家有了钱,国家有了钱搞建设,又可给他们赚钱的机会,如此之循环壮大,逻辑上完全不存在任何问题啊。

    好半天,他的心情才平复,道:“那其三呢?”

    王越笑道:“世人对奢侈享受的追求和,也是他们更加用心做事、更加辛勤劳动创造…向上的动力啊,而这其中有个关键是我蛇余国肯给他们向上的各种渠道。”

    “最后,我口中的奢侈,与世间的奢侈稍有不同,并不包括花费大量钱财修筑陵墓、将诸多宝物带入地下这种事,更不包括荒淫无度以及各种无端浪费等。”

    禽相陵连连点头,惊叹道:“公子一番奢侈之论,实乃前所未有之高论,其中节葬也是我学派一直提倡的。”

    王越微微颔首,又朝禽相陵道:“还不知老先生是哪家学派,学派道路详细到底为何呢?”

    问虽如此问,不过王越自见面时就有猜测。

    天下间多数学派的高人,有几个能将自己扮成乞丐的,只此一点,再有禽相陵说的第一句话,他就隐约知道,此老者学派的屁股似乎坐在黎庶一方,往后诸般对答,更是逐步的证实。

    而若真是如此,此老者和其学派,完全是可为他所用的。

    这也是他对此老者如此好礼相待、试图招揽的原因。

    禽相陵稍稍沉默,道:“公子可听说过孤竹君?”

    “孤竹君?”王越点头道:“孤竹君之封号,前承象天子时期的孤竹国,其国祚一直沿袭至两百年前为荆国吞并破灭,其后公室流亡列国,历代嫡脉家主,皆以孤竹君自称。”

    “天下间最近一位孤竹君。”王越想了想,道:“当是五六十年前以剑术闻名,号称当时第一剑手的孤竹君,禽老先生说的孤竹君,应当是这位吧。”

    禽相陵道:“此正是家师。”

    接着,他便说起其师孤竹君的事迹和自家学派的起源。

    原来孤竹君不仅仅是当时天下第一剑手,以剑术称雄,后来更是开设了孤竹剑馆,竟是不问出身,只论才能天赋的广收弟子将孤竹国公室国学以及自身诸般学识外传于世。

    此事乃开一家之学以学派形势大范围广传之先河,由此孤竹君也广为当时天下武士的追捧,一大群才能之人,武士中的顶级高手,汇集其旗下,形成了一方不以家国、而以学派凝聚的强大势力。

    其最强时甚至有左右霸主国争霸局势之能,其中有一回荆蔡争霸大战,就直接为孤竹君携学派阻止的。

    按照道理,孤竹君有此强大势力,想要复国乃是轻易事,但他最令学派内弟子、门人佩服的是不以学派为私人事,反倒放眼天下为学派立下兴天下大利,除天下之大害之大道。

    其阻止荆蔡争霸,正是因见到了战争之害,认为两国相争必定生灵涂炭…是为天下之大害。

    有道是盈不可久。

    孤竹君后因年事已高,其夺得天下第一剑手无数次比剑中又多次留有暗伤,终老死于病榻。

    他一身死,所创的孤竹学也就派群龙无首,最终为其得意门生,继其遗志又根据各自对其道路理解不同而分出三派。

    其中武力最强一派是为游侠派,崇尚以个人武力除暴安良、惩恶扬善,因其义理与刺道组织相近,古冶子、智桑子和剧孟三人与刺道多有瓜葛,最后整个融入刺道成为刺道中最强的义理派。

    此派最为出名却鲜有人知的一役,乃是古冶子出手斩杀山鬼王转世、有食人之喜好、当时号称天下第一勇士的越国公子虎忌,而若无古冶子这次出手,后来与荆国、蔡国争霸的那位越王能否继位都是两说。

    这惊天一刺,影响之深远可想而知。

    其中势力最强的是为官学派,此派人皆出身大夫之家、甚至各国公室子弟有之。

    他们认为要兴天下之大利,除天下之大害单纯靠刺杀什么的可不行,还是得靠秩序礼乐之力,而要推行秩序必定要有强大的力量,当然得借助天下强国…比如说陈国,所以其成员多在陈国国君处为卿士、大夫士,又或效力陈国国内强卿,陈国九匡诸侯的霸业就有此派暗中推手和出力。

    除此之外,因同涉秩序、礼乐,此派与法家学派颇有些渊源。

    据说法家上代和此派的派主慎子和如今的李子皆曾在此派下求学过。

    最后实力最弱、势力也最弱的就是禽相陵、邓夫子所谓实学派,此派之人旧日出身多为底层,从事各类职业者也皆是有之,因其出身,屁股很自然的就坐在的底层一向。

    这一派人的想法与其他两派不同,说你们刺杀的刺杀,做官的做官,我们还不如搞些实事呢。

    比如说开发些更好用的器具,叫黎庶生产生活更轻松,日子过的更好些啊,有这想法的显然是出身工匠者,又比如说,出身扁鹊者认为穷苦人看病艰难,若不收钱扁鹊(医生)连自己都养不活,更不用说各种用药了,有个办法就是大家平日里稍稍节俭点,将一些钱攒下汇集起来,如果哪人得了重病,就用此钱为他治病,只要不是人人同时得病,大家都不用怕生病了,此事又被推而广之,使得此派系人人尚俭,除却日常所需之外,营生赚得的钱财皆归学派内调剂使用,还有人道活着的人活着都艰难,你个死人还带那么多东西到地下做什么,不如简简单单的一把火烧了,由此生出节葬之理念,此类种种。

    又因此派之人多出生下层,屁股坐在下层一向,与统治者有对立倾向,在这个世国世家世卿的贵族秩序时代,不会有啥人会请他们为士(哪怕再有才),更无国君请他们为官施政,如此实力、势力自然难张。

    此次禽相陵来寻王越,实是派内有人生活在汲地者,得了王越治政诸般好处,知道王越于此之统治和其他领地、大夫截然不同,十分重民、爱民,诸多理念与实学派不谋而合甚至走的更远,觉得此会是实学派的机会,向总部传了消息请他来看,如此方有此行。

    而很显然,禽相陵一番考察,此刻又说了这么多,将自家学派渊源皆是道出,这定是有意于未来之蛇余国了。

    王越对此派也是极为满意。

    他此刻缺的就是各类人才啊,这个实学派恰恰可以提供出各类专业之才,有大批精通各色器具掌握一定先进技术的工匠、有“合作医疗”都整出来的大批医生等等,双方理念道路又没有冲突,若是得此学派融入,却是如虎添翼,足叫蛇余国省却不知多少发展时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