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章 惊
    器械试验场内,建筑物实在还不多,更多的部分隐藏在山体内。

    地面建筑部分,相对容易构筑,只要有材料又有工匠人力是很容易的。

    山体内工事部分相对难,但在这样有超凡力量的世界,反倒是更为简单。

    王越直接将墨蝰调了过来,先以气力渗透内爆开山,再以吞之神通将内粉碎的碎石、土石吸出,如此反复,最后再施炼器法调整内部形态,结果很轻易的就完成了。

    一句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超凡力量就是最大的黑科技,尤其是墨蝰这等接近顶级存在,实是黑的不能再黑,拿出来无论是搞破坏还是搞建设都是不一样。

    像古代皇帝们大兴土木修宫殿、挖运河,动辄动用几万几十万乃至上百万,劳民伤财之下,能叫整个帝国崩溃了的,可是各派仙人却比帝王享受的更多,却是毫不费力,道理也就在于此。

    而这样的力量,浪费当然是可耻的。

    如今结束了战时状态的墨蝰,除却巡逻外,更多的就是被王越用来做这种相对粗暴的大型基础建设。

    像修路,墨蝰只须在山中开山取石,吞字法吸入腹中,然后以龙躯在需要修路的地方碾压出路基,再将腹内碎石沿着道路均匀吐出,最后以体重配合气力再碾次,将道路碾平,一边碾压还可以王越用以炼器的那股力场,将道路顺手熔为一体,这样一条不逊色水泥硬化路的道路就可出炉。

    又如水利,北方最大最长的河流大河一段就有流经汲地,叫墨蝰去开河搞水利,整个过程比修路还来的简单,直接气力粉碎前方土石,吸入口中喷走,然后继续反复就是。

    还有王越着公输榆眼下在协助管理的矿物和冶炼事宜,其中以墨蝰之能开矿洞实是万分轻易。

    这些却是扯远了,器械试炼场内,很多东西,若没人带申到去山中工事内,他是看不到的,能见的也就是摆在地面上的这些建筑,以及各种不同的场地和正在试验、使用的器具。

    如今他看到的器械,是农用器械部分,正被一群武士、武卒各自使用着。

    武士被他放在一旁,毕竟武士是特殊存在,他看的更多是武卒。

    其中一个武卒,在一片新被划分用于农用器具试验的田地里犁田。

    犁田有什么好看的呢?关键是这位武卒没有用耕牛,只是一人倒退着拉犁,犁的还是干土,却犁的飞快,再看他手中用的犁,形状与当今犁具迥异,犁口材质更叫申到吃了一惊。

    他一眼看去,竟觉得其与越国名匠打造绝世宝剑之材质极为相似。

    “我能看看吗?”他问王越道,王越点了点头,示意他自便。

    身为一国国相,多了解下此类也会好的,这些农具可和他接下来制定的施政方略相关。

    于是申到走到武卒旁,叫武卒放下犁具,亲手触摸了下,竟果是与法家学派派主李子手上的名剑极为相似,感觉甚至还强了许多,再试了试破土锋口,却是无比锋利。

    想想也是,以斩金断玉如斩泥的宝剑,将之铸为犁,用来犁土能不厉害么。

    只是,只是这未免太奢侈了些,一柄名剑价值何等宝贵啊。

    如此想着,申到亲自尝试了下手拉犁,拉起来实在是太轻松了,这速度,叫申国那些还在用木犁犁田者情何以堪?少数比较富裕大夫家的青铜犁,即便有牛拉竟也远不能和此相比。

    尝试一番,申到又看向旁侧,有位武士手中的犁具是多把此类手拉犁具并于一体,共同结合成了一个大犁具,这个大犁具此刻在武士手中,被他轻易拉动,三两下就犁出了大片的土地。

    申到想了想,下位武士之力也就是千把斤而已,这点耕牛完全能够做到。

    这也就是说,只须配头牛,用上此农具,犁田速度实在是不要太快太轻松,无比辛劳的农活也因此可变得简单了,原本需要十几二十个人去完成的事,说不定还比不上一头牛配一副这样的犁呢。

    看着这犁具,申到想起淮上军北上时与赵午那一番争论。

    当时赵午说所有人都去忙工、商了,谁去种田呢?

    还记得,他当时说的是农业工事化,那时候说的是轻巧,可是真要实行起来,却有一定困难,且在当前的生产力下,并不能解脱出太多的农业人口用于工商,但有这犁具,以及周围其他一件比一件厉害、精巧的、同类用于农事的利器,则一切就不同,而无疑,他这位公子制出此器具是为此筹谋的。

    凭借于此,将来的蛇余国,或以少量人口就可完成各家自己土地以及公田的农事。

    甚至能开辟耕种更多的耕地。

    “真是好东西啊。”申到摸着犁头,感叹之余,心中却还有疑问,道:“公子,此犁可能大规模制造?如此高价值的农具,寻常农夫们能用的起吗?”

    王越道:“汲地有处储量还算可以的小矿,虽然矿藏埋的比较深,但我已叫墨蝰~也就是我那头蛟龙开出了矿洞,接下来只须完善大规模冶炼的工序,就可徐徐供应整个汲地农具、以及各类兵器之用。”

    “甚至部分造成名剑外销都是不成问题的。”

    想了想,继续道:“此事颇为重要,其他人又不懂相关知识,所以是由我亲自督办,由公输榆主管,诸先云和部分渚氏武士辅助,如今刚刚启动不久,才寻了矿产所在开了矿洞,但想来再过一两月就会有成果。”

    开个铁矿、钢厂这么快?确实是挺快的,答案就在于诸先云以及部分渚氏武士的血脉之力上。

    渚先云的火焰之力可是能够接近三千度,融金化铁那是小意思。

    其他还有十几位开化了渚氏血脉的武士虽远不及他,但是合力之下炼钢也是足够的。

    不过人力毕竟是有限,王越利用他们也非是直接炼钢,只是在现有渣到爆的燃料燃烧温度不够高的情况下,叫这些人以御火之能集中大范围的火力以及释放自身热力增幅加温。

    这样炼钢在火力上没问题后,王越只要亲手以炼器法拼凑打造出相关器具就可。

    往后的炼钢过程中,渚氏仅提供火力,其他与他们完全无涉,技术隐藏于各类器具中,掌握工艺者仅会操作器具,于是于所有人眼中,炼钢过程就好像他们一齐在使用太上老君炼丹炉般的法宝般。

    如此设置之下,再有拱卫司涉入,这门技术就不会外泄。

    当然,将来为了向更高发展,这其中核心的知识,或许在未来会逐步扩散普及,但绝不会是现在。

    此钢铁厂预计产量么,和现代小钢铁厂都远不能相比,但在此世,钢铁消耗也就是那么多。

    王越也就是先解决了有的问题,凑活着用用以后再图改进了。

    “后者,我准备在汲地全范围内,以官方为引,最后由农户自发组建以村为单位、个人以土地入股的农业合作社,此等农具,只可成立合作社方能购买,归于合作社成员使用。”

    “且所有器械皆按其合作社土地大小给予购买限制,不可多购,更还须保管好,若有遗失,当由拱卫司保密机构介入查处,若查实有愚民胆敢为图小利,将器具出卖者,当以出卖国家机密之罪归于有司严惩。”

    申到点了点头,心知此器具材质过于精良,于蛇余国内不算什么,外国来的武士看到了定然愿意花重金买回重新打剑,一些无法无天的游历武士或会起歹心强抢也说不定,但那就是找死了。

    王越又补充道:“此农业合作社前期官方引导过程中,由我国基层政务部门出人参与培训,后先组建部分合作社,制定合作社的制度,以全新的农具、更好的农业技术叫整个汲地农户看到好处,接下来就是指导其自发建立,后期则会退出转为农令机构,负责向各合作社推广最新的农业技术、农业器械等。”

    说着,王越对申到笑道:“申兄所见的农业器械,仅仅是第一代人力器械,将来若能解决些核心技术问题,很多东西,就非是这么简单了。”

    接下来,申到继续参观,越是参观就越是心惊,他实在难以想象,数月之间,王越就在此地整出了许多无比惊人的创造,若是放出去,丝毫不下先前那些器械于农事的影响力。

    心惊之于,却又有些沉重,申到也由此了解此地为何如此保密,更明白了关乎法律一项王越一再强调各种保密的原因,因为这里的许多对天下有重大影响力的东西将来都是要推广至整个国内的。

    最后,带着这份沉重,申到终于看到了相关战斗器械、甲具,更是超乎他的想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