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章 优劣
    听到申到之提议,王越颇为意外:“申兄如何会忽然提起此事?”

    申到摆了摆手,道:“公子,申国知道即将立国的淮上联军大将军蛇余公子还缺一位正夫人,前日派了使者来汲里,希望与公子联姻,此事我正准备与通报,却不想象国、东海乃至南方越国的使者接踵而至。”

    “各国使者,皆是为此事而来啊。”他有些无奈的说:“我这政事堂的门槛可都快被他们踏破了。”

    王越笑了起来,问:“淮上五国没派使者过来吗?”

    申到笑道:“淮伯后裔与公子联姻都未得公子正妻名分,淮上五国君主哪敢爬到淮伯头上呢?这却也是寻常小国公主配不上公子的原因之一啊。”

    “不然公子正夫人若为其他小国公主,无论是淮伯又或淮上五国君主,表面不说,心中却多少也会有所芥蒂,实不利于邦交,若娶得一大国公主,则他们皆是无话可说。”

    “国内官员、民众得一大国公主为国母,也是与有荣焉。”

    王越点了点头,心知哪怕寻常小民,婚姻都事涉两家,一国之君主,乃涉国政邦交各方面,确实不可轻忽,思考了一番,道:“此事可按申兄之意,不过却须立国之后再办,要求娶雍国公主,更须得好好准备一二。”

    “我蛇余国此时虽小,却也不可叫雍国小视,来日亲往求亲之时当一展国富与兵强。”

    “至于各国来使,便叫我与淮盈联姻之事稍稍透露,叫其自去就是。”

    “只怕各国使者未必会自去。”申到笑着说:“成礼有云国君三妻,没了正妻和一位平妻,却还有一平妻可争啊,此处却还须公子费些神权衡选择。”

    听着王越心下暗叹。

    若他是个一文不名的穷小子,想娶村里最漂亮的村姑或都不可得。

    如今身为未来蛇余国君,又有诺大的声名和影响力,各国国内不知多少年轻人梦寐以求的公主,不但无须求得,更是如货物般任他挑选,还不能为正妻,这就是不同实力带来的区别了。

    “申兄认为娶各国公主各自可有何优劣?”王越问。

    申到想了想,道:“各国之中,即便心里不愿承认,我之母国申国也是实力最弱一国,对公子起不到大帮助,所以应当否决,其他三国象国、东海以及越国各有优劣。”

    “象国渊源上溯前朝,底蕴深厚,国势也强,又临近蔡国,将来若公子攻蔡,此国可为助力。”

    “东海国渊源更为久远,底蕴自不待说,其国势也是不差,尤其是于海上、水上。”

    “公子若攻蔡,同样可为助力,甚至用的好助力不小,但此国之劣势是其国上下无利不起早,见风则摇摆,非为好盟友,传闻其向来又以天下源流正溯自居,极不好打交道,且东海龙君似乎有志于天下水脉,与公子和淮伯之约有冲突,此为三国中最不可取者。”

    “最后是越国。”

    “越国对公子起不到大帮助,但其曾经毕竟也为大国,还曾与荆、蔡争霸,且听闻越女之美冠绝天下,若纳之为平妻,却也是不错的。”

    “这么说,申兄倾向于象国?“王越笑道,又稍稍一思:“我国与象国之间,渊源不浅,此刻暂为我军中讲武堂第一任教长的飞廉将军,昔日就曾为象天子下六军军将之一,与象国如今主政之守护神商龙君交情过命,加之此次我率淮上联军大破蔡国主力,挽象国国势于既倒,有着这层就无须以联姻来加强了。”

    “再说,以蔡象两国如今之关系,我蛇余国攻蔡,其天然就是盟友。”

    申到道:“这却也是,那公子的意思是?”

    王越道:“下一次,我蛇余国若是攻蔡,当无须任何助力,一国之力就是足够,申兄觉得此等情况下,选择哪国公主最好呢?”

    “越国?”

    “不错。”王越道:“其实不管有没有助力,东海国仅有碍我与淮伯之盟友关系,率先就不应考虑。”

    “淮上五国,对于我国可是无比重要,将来我国工商一起就是我蛇余国源源不断,甚至说是最大财富来源啊,我国日常所须之海盐,也是以淮盐为主,所以此关系必须经营维护好。”

    “而淮上南方的越国,其虽与我不邻,于兵事上无助于我,但我国将来在越国却有大利,就如今试行配属汲地各级机要之黄糖申兄想必尝过,那些可都是越国方向运过来的甘蔗制成。”

    “我国只须其甘蔗为原材,稍稍加工成黄糖,就是千百倍之利啊。”

    “除此之外,越国又有桑蚕,只是不成规模,我也有意收其生丝,与蔗糖一般加工…”

    申到听着猛的深吸了一口气,将与各国联姻事抛开一旁,惊声问道:“甘蔗化为黄糖,还有生丝,此千百之利,可是由创造得来?”

    王越肯定道:“当然是创造得来。”

    申到想着先前王越所言创造性秩序,道:“想不到创造之中,竟可有此惊人大利,而今仅是公子一人之创造,就可达成富国,若蛇余国人人皆有此创,这世间又会变成何种模样。”

    他似有所悟道:“不过寻常黎庶,皆是愚民,哪能创造什么,我明白了,公子于教育一事上寻求普及,将诸多知识传于普罗大众,不仅仅是培养人才,这些人到时候皆有创造之力啊。”

    “而创造又有此等大利,我们的法律只需保障其创造成果归于自有,又有利于国,则将来人人皆创,我蛇余国哪怕仅是一小国,都必能富于大国千倍百倍。”

    想着如此,他又皱起了眉头,道:“只是一国不仅须富,更还须强,否则无异于小儿持金夜行啊。”

    王越笑了起来,道:“创造之道,包含方方面面,又何止于改善生活,用于战争也是无往不利,于创造性国度中,甚至可以说国越是富,则国也越是强,甚至富为强本,不富则无以强。”

    申到似乎还有疑惑,王越便解释道:“传说中圣皇时代之前,人类以木、石为兵,而圣皇时代以来,则皆改以铜为兵,并由此发展出许多强大的战争兵器,而昔日以武士为主的胡乱冲锋,至今也化为全方位更强大的战阵,此皆是人于战争上的创造,可谓是大为提升了人之战斗力。”

    “此次我统帅淮上联军,之所以能击败蔡国,也是靠了于战争上的创造,首先在兵制上,我为联军做了革新,又采用了全新的更强大的战法,于器械上,更临时借调给了他们弩炮。”

    “前者且不言,后者这弩炮,仅仅是少数操作之下,就轻松于数里外击杀了蔡国武士、武卒数以万计者,而弩炮仅是战争兵器上创造的开始啊。”

    申到点头道:“公子先前曾言,将来蛇余国攻蔡,无须他国助力,就是因为此?”

    王越笑着说:“就是因为此。”

    又看了看左右,道:“申兄且随我来,自上次槐下城与蔡国一战后,我又打造出了不少器物,只是限于物资、材料有限,暂时不能普及,等到蛇余国稍稍发展就不同了。”

    于是两人重回器械试验场。

    对此试验场,申到原本并不在意,此时注意力放过来,便发现了很多平日里未关注之事。

    原来此地位置,乃处于下方有常备军队驻守的山上,试验场的防务更似是拱卫司的人接手,据说王越手下除却赵午外,实力最强的养由正被安排亲自驻守于此,来访者,似乎除却他这等级别的要员,其他不相干人等一概会为拱卫司的人在外阻拦不许入内。

    如此想来,无疑是针对诸般厉害器械之保密而设。

    一番思考之间,申到已随王越步入场地内,入眼周围建筑,都是以近几月来领地内在溧南庄园砖窑基础上改良建造的砖厂新烧制的砖石砌筑,除却门窗外少用木料,又都是两层建筑,外层还刷了石灰粉,整体看来无任何奢华气息,干净、明亮、简洁,与本世建筑相比,却是别有一番风格。

    随即,他的目光便被场中为武士、武卒在使用着的诸般器械、工具吸引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