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一章 国后
    闻听南仲礼文前来,王越当即放下手中事,吩咐了一声,就往试验场外走去。网

    “拜见公子。”才至试验场地大门,就见申到捧着一叠羊皮过来。

    王越拱手回礼,申到将羊皮纸递至他身前,正色、肃然道:“公子,这是近日我整理法家所学相关所得,申到才学有限,若有浅薄错漏之处,还请公子斧正。”

    王越点头将羊皮纸接过,道:“申兄真是辛苦了。”

    又道:“成天子外事春官南宫礼文刚才过来了,事情应当与复国事相关,申兄既然到此,不如一同与之一见。”

    对此申到自无不可,在淮上时,王越邀请他为蛇余国司寇,但实际上,王越手中政务人才实在欠缺,好不容易有一个政治属性90以上厉害角色,当然所有治政都往他身上丢了。

    到现在申到此已经是王越新设政事堂总理大臣,总理汲地一切政务也就相当于国相,但和蔡国那位婴子担当国相还能到处乱跑不同,因人才缺乏,此时一切又是百废待兴,申到每天起早贪黑,不知要处理多少事,可是忙的不可开交,王越道他辛苦可不是随口虚言,而是真心实意。

    总理大臣么,总理汲地一切政务,外事也是与他相关,南宫礼文来访事涉立国,比较重要,却也应当一见。

    于是两人便一同出去,一边行路,王越拿起申到的羊皮便看了起来。

    一目十行,一页接一页,很快就看完。

    申到知他本事,见他读完,便问:“公子但觉何如?”

    王越想了想,道:“其余的都不错,只是法律的存在仅仅是维持统治秩序和管理国家过于狭隘。”

    “过于狭隘?”申到微微皱眉,问:“那公子有何高见?”

    王越不假思索:“首先法律是为一国之秩序,为统治管理国家之工具,这是应当给予肯定的,因为没有这些,其后一切皆不可言,但我们设置法律的目的却不仅仅于此,还有个更高的目的。”

    “那就是发展和创造。”

    “一个人诞生于世上,不论他是有意无意,都在做着不同程度的创造,使这个世界发生改变,只是有些人创造的少些,有些人创造的多些,有些人做着体力的创造和改变,有些人则从事于脑力。”

    “而正是有着这创造,我们人类才有别于其他生物,有此脱颖而出,成为这大地的主人。”

    “申兄,我们现有的一切,无论是房屋、道路以及各类工具,甚至包括各类知识、现行的礼法,皆是继承了前人的体力与脑力创造而成就的。”

    “如果没有前人的创造,我们现在还和那些生活在原始山林中如同猴子、猩猩过着一样的生活。”

    申到思考了一番,道:“公子此言有理。”

    王越点头,继续道:“因为创造,我们而与猴子、猩猩不同。”

    “随之,先人于农事的创造,使我们摆脱了游猎饥饱不定的生活,房子的创造,让我们不用再住山洞,可以过的更加舒适,衣物被创造出来,使我们不用再担心寒冷。”

    “因为这些创造,我们的生活比过往更好。”

    “所以,我认为,法律、秩序设置的目的,不仅仅是申兄所言那些,也应当将创造加入进去,甚至形成一部鼓励、引导所有人一同创造、更好的创造的创造性秩序,以之为我蛇余国、乃至将来治下亿万民众创造出更美好的生活,为天下开出真正的太平来。”

    “创造、改变、真正的太平。”申到听着浑身一震,道:“公子之言,实乃是大道啊。”

    一路讨论着,片刻后,两人便到得试验场大门。

    南仲礼文依旧是当日相对寒酸的百乘兵车,不过因得了王越的酬劳,生活用度比过去优渥了些,诸般穿着连脸上气色都有些许不同,队伍中也多了两位武士。

    “南仲大人,领地百废待兴,事务繁多,又不知大人前来,未能远迎,还请大人包含。”王越与申到一同见礼,又介绍道:“这位是申到,大人当日一同南下淮上也认识,如今为我汲地政事堂总理大臣,相当于列国国相之职。”

    “南仲大人。”申兄点了点头,既不倨傲,也不过于亲近。

    南仲礼文随之对王越还礼,礼仪十分恭敬,甚至还带了几分敬畏。

    淮上联军与蔡国槐下之战,有过近两月的发酵,早已经传开,统帅淮上联军援申、败蔡的王越,声名也随之为天下人所知,但南仲礼文不仅知道王越这些事,更在入汲地后知晓汲地已为他复国之资。

    短短时日,王越做下此等大事,实是可敬可畏。

    一番见礼过后,南仲礼文叫来随行武士,双手捧出一卷布帛,对王越道:“公子,受人之托,当忠人之事,这是天子支持公子复国之旨意,此行南仲礼文幸不辱命。”

    王越微微一礼,双手接过旨意,略微查看便好生收好,道:“此事却是麻烦大人了。”

    南仲礼文连道不敢,又言此是应当,忽的似是想到了什么,面上微带喜意,对王越道:“公子,此次回东邑,除却为公子办妥此事外,我还为公子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见王越疑惑,南仲礼文解释道:“昔日蛇余国破时,除却公子蛇余公室主支外,还有小宗得脱大难,此小宗虽家族人丁一样不兴,却在雍国有些势力,其闻听了公子破黑胡之声名后,知公子此等大才,还特地派人到东邑打听,似有扶住公子主支之意。”

    说着,他便笑了起来:“当然,以如今公子之成就,即将复国,应当无须其扶住,但同一祖先下,经那等破国灭家之难后数百年,仍有同源血脉同存,却不失为一大好事啊。”

    “雍国?”王越想及昔日蛇余国为妖戎所破后,其国土又被雍国自妖戎手中夺取,蛇余小宗存于雍国确实可能,而若其在雍国有些势力,于他还是有一定价值,便问:“却不知此小宗,如今是雍国哪邑大夫?”

    “是白邑大夫。”南仲礼文道:“公子别看白氏仅是一邑大夫,实力不显,但如今雍国之太后,却是出自白氏,于雍国影响力可是颇为不小。”

    王越点了点头,道:“此事多谢大人告知。”

    南仲礼文道:“这又何须谢,公子之供,可是帮了天子之大忙呢。”

    又朝王越一礼,道:“我南仲家也受惠良多,此事不过举手之劳,我更应当谢公子才是。”

    申到道:“南仲大人就别谦让了,大人此次自成室赶来,旅途多有劳顿,还是先稍稍休息,也叫我蛇余国为大人接风洗尘,一尽地主之谊。”

    南仲礼文微微犹豫,道:“多谢申相美意,不过此次来汲地,因事前并不知公子已有复国之资,所以还须回成室一趟,还请公子告知立国登基日程,我当准时携蛇余国君冠冕前来。”

    王越与申到相视一眼,南仲礼文这成室外事春官当的可真是不易呢。

    稍微一思,王越道:“南仲大人还请在汲地暂留几日,我近日在打造几件宝物,皆有飞行之能,其中一件乃可以载人,乃为我今后巡视国土领地之御车,制成后便以之送大人回成室吧。”

    “这样也快的多,也省却大人一番旅途劳苦。”

    “这怎么使得。”南仲礼文大吃一惊,连连推却。

    王越道:“关乎复国、登基之礼中祭祀一部分,我国与他国有些不同,未免到时候过于失礼,为天下诸侯耻笑,我也想留大人几日帮忙参详一二,南仲大人身为成室外事春官,想来必定能帮的上忙。”

    听王越如此说话,南仲礼文知此盛情难却,只得无奈道:“那便谢过公子,此事南仲礼文必当尽力。”

    王越微微颔首,接下来自有申到吩咐人安排南仲礼文一行。

    南仲礼文离开后,申到想了想,对王越道:“公子,蛇余国立国,却还缺一国之后。”

    “以公子之能,蛇余国未来之前景,非同小可,若是小国之公主则无以配得公子,于荆、陈大国而言却未必瞧得上此时之公子,蔡国知晓公子厉害,却是我蛇余国未来扩张之向,而蔡国之后必定是随国。”

    “由此来看,雍国却是颇为合适,更难得的是公子与雍国白氏有此因缘。”顿了顿,申到笑道:“我听闻雍国国力衰退,较为穷困,国人又皆极好意气、脸面、荣耀,公子有白氏因缘,再于此入手当可成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