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四章 神陨
    “英勇的阿特瓦坦,发射了阿格尼亚武器……这种武器发出可怕的灼热和狂风,使得地动山摇,河水沸腾,敌兵被瞬间烧死,如同焚焦的树干……古尔卡向敌方发射了一个火球,它具有整个宇宙力,赤热冲天的烟火柱,其亮度犹如一万个太阳……人畜皆被烧死,食物皆染毒素……”

    ……《摩诃婆罗多》

    无尽久远之前,古代印度的一位作者,汇集了许多历史和神话,搜集诸多第一手材料,写下了一篇长篇叙事史诗《摩诃婆罗多》。

    在其中某些篇章,作者怀着十分厌恶、恐惧的心情,详细描写了一种神的武器。

    许多年后,文明之光冲破万古长夜,人类社会进步到达科技昌明的现代。

    当许多现代科学家翻开这古老的篇章时,却惊讶的发现,作者对此武器的个中描述,和现代文明最终极的毁灭力量核武器爆炸无比相似,简直犹如作者亲眼目睹了核爆一般。

    于是疑问在人们心中升起。

    难道在古文明时期,世间就有什么存在掌握了这种毁灭性的武器?

    只是这如何可能呢?

    然而一些考古学家、科学家亲赴史诗叙述事情发生的区域,竟真的寻找到了核爆的证据。

    非但印度存在核爆痕迹,一些《圣经》中描述的毁灭之地同样有诸多类似现象,传说中的巴别之塔、小亚细亚古代西提人首都哈特萨城,甚至大西洋彼岸的南美都有此类发现。

    科学家们甚至在非洲寻找带了古代到现今已运行了五十万年的核反应堆。

    种种迹象表明,核武器这种毁灭武器,早在古文明时期就已经存在了。

    可是文明蒙昧的古代,怎会诞生这种力量呢?

    答案就在史诗中。

    在史诗中,它们被掌握在神的手里、是神的武器。

    此刻,淮上联军与蔡国大军交战的战场上,一枚这样的“武器”落在了槐下西城墙内。

    这时候。

    吴氏一族和因接到他们撤退命令而兴高采烈准备连夜撤离槐下的武士、武卒,绝不会想到下一刻会发生怎样的事,如果想的到,吴定国绝对不会坐视地主被逼到此等绝境,必定出手相救。

    只是事情已经发生,一切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在本世界史书上少有记载的“神陨”即将到来。

    槐下城东,如推烫手山芋将自己真身推开的尚文,此刻悬在半空低着头静静等待。

    忽然,槐下西城北城墙某处,骤然亮起一道远比一百万个太阳升起还要闪耀的光辉,在瞬间划破夜的黑暗,将整个夜空都彻底照亮,接下来几秒内,以此为中心大范围的土地都为一片白芒所充斥。

    随着这光,槐下西城北面城墙在刹那间就被地主真身力量核心释放出的、高达几万度、十万度乃至百万度的高温直接升华气化,消失于无形之间。

    能量浸入空气,空气在高热中急剧膨胀,又猛然爆开,爆出携带无穷热量的冲击波,形成一圈圈同心圆构成的火焰风暴向周围扩散。

    最靠近北城墙。

    一位将自身衣物、行李、装备武器打包的上位武士,仅在瞬间,身体先是水分被蒸发干净,化为一具干尸,紧接着被气浪一冲,就被碾碎高高抛起,在狂乱的气流中继续被撕扯粉碎化为灰烬。

    他周围的营房、帐篷之类,同时无火而燃、飞快碳化。

    在这毁灭面前,无数武士、武卒无头苍蝇的到处乱跑,或寻障碍物躲藏,还有的干脆跳入了井里。

    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

    所有所谓的障碍,都如纸张般脆弱,连分毫都不能阻挡。

    井水里的水,刹那间就会被热浪烤干。

    在靠近西城城北的区域,仅仅几个呼吸间,就再无任何活物存在。

    哪怕藏于地下的老鼠,也为极速升温的大地烤成了焦炭。

    好在这股力量,似乎在随着扩散而变小。

    等到达城中时,冲击与热浪已大为减弱。

    部分地主升起来以为遮蔽的墙体、房屋,竟已勉强能够抵挡不倒,但夹杂在其中的高达数百度的热风,却依然有着惊人的杀伤力,使得内里及后方的武士、武卒一样无法幸免。

    直到城南,气浪经过途中不住散逸削弱,终于变的弱小,变的看似温和起来。

    但只有尚文这等目睹过神陨者知道,这看似温和的力量意味着什么,那力量中蕴含着神陨的诅咒,被热浪冲击过者,当时不会有什么反应,但往后所有人皆会头发、牙齿脱落、身体逐渐腐烂,最终在诅咒中死去。

    也就是说,今日所有镇守在槐下西城的吴氏国师大部,在遭受了淮上制造的“流星雨”冲击过后,又为此“神陨”波及,必定全军覆没。

    也唯有在原城区驻守的几百乘兵车能继续存活。

    只是他们毕竟靠近西城区,哪怕神陨力量几经减弱,又被城墙阻挡,神陨诅咒之力依旧会部分渗过去,活下来的人,身体虽然不会死亡,但其中多数人,将来恐怕不能以正常健康的状态活着了。

    很多人甚至会生不如死。

    这槐下城,或也和天下几处已经消失在时间长河中的城市一样,成为一座死城。

    想着这些,尚文看向城外淮上军大营,暗道一声可惜,他原本是想以此“神陨”将淮上联军都卷入其中的,在他看来,淮上联军可比吴氏和他统领的国师有威胁的多。

    如今“神陨”毁灭了吴氏统领的国师,淮上联军却仍在,接下来该如何办呢?

    只稍稍一想,尚文就知今日后与蔡国几乎必定决裂,偏偏南面又有淮上联军紧紧相逼,不说将来会攻入蔡中他之领地,仅此次战役继续下去,淮上联军完全有能力叫他损失惨重。

    槐下城外,王越等人站在地主垂死挣扎时升起的小山上,看着槐下西城堪称毁灭的场面。

    许久,王越叹了声,道:“真是壮观啊,这场淮上与蔡国之争,今日看来算是可以完结了。”

    “完结?”养由正不解道:“可是尚氏和蔡国各位大夫槐下、定夷两城加起来还有近三千乘兵车啊。”

    王越却对淮伯道:“我认为一场战争开始前就当思考如何结束他,如今却正是结束此战的好时候,大人觉得如何呢?”

    淮伯想了想,点头道:“公子打算如何结束他?”

    王越指着槐下东城方向,道:“此战之中,我们激化了蔡国与尚氏的矛盾,接下来只要我淮上不逼迫过甚,尚氏和蔡国就不会放下争端一齐来应我淮上,其必定决裂,于是有此两者在蔡中、蔡北大打出手、长期争斗、对耗,淮上占据蔡南收复失地的战略意图可以很轻易的得到实现,并且有着足够的时间站稳脚跟。”

    又笑着补充了一句,道:“当然,尚氏想要我淮上军放他一马,必须付出一定代价,至少能补偿淮上贵族们此次出兵钱粮耗费,我想尚氏家大业大,一家之力堪比整个淮上,这点家当还是能拿出来的。”

    淮伯笑了起来,道:“公子此议不错,这是见好就收,既是免去了战事继续下去的耗费,又可完全达成我淮上此次出兵的目的,只是如今淮上众位国君、大夫见公子在蔡国所向披靡,一个个可是恨不得在公子统帅下继续北进扫灭整个蔡国呢。”

    “扫灭整个蔡国。”王越笑了起来道:“这如何可能。”

    “联军打到槐下,于淮上而言粮草等后勤支撑已经有些吃力了,再继续往北就更是艰难,即便损耗国力,倾国动员国内青壮,叫他们不再生产、都来做民夫,我们还面临一个战线拉长的问题。”

    “战线一长,我军后方就不稳,蔡国人于此就有可趁之机,而若想稳定后方,淮上有那么多兵力分兵驻守吗?有那么多精锐武力吗?而且此战一开,可不是短时间能结束的,淮上五国国力能够支撑吗?”

    “若是不能,今日之胜,接下来可就得全亏输回去。”

    “淮伯大人,您便与他们直说,此战若想继续打下去,就叫他们自己上阵指挥。”

    “对此必输之仗,本公子是不奉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