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二章 绝杀
    “心神转移了?”地主心神的转移,王越瞬间就有感受。

    稍微一想,就知其可能去想办法寻槐下西城吴氏一族的救兵。

    只要请动,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必须快速将地主真身解决。

    只是其真身此刻竟包附在三尺厚的金刚石中,想要解决谈何容易?

    王越思量了一番,对赵午等人道:“你们各自拿出最强绝学,随时准备出手。”

    赵午没有任何疑问,体内法力徐徐转化,稍稍一催,掌中青铜剑刃就嗡嗡高频颤动起来,赫然已将杀伤力最强的龙虫蜻蜓切运转,但这仅仅是开始,高频颤动的剑刃上紧接着就亮起一道寒森森的白光,随着力量不住汇集,先是气、接着化为芒,最后竟犹如实质聚芒成罡。

    “起。”他将掌中罡剑网上一抛,此剑顿仿佛有了生命般,闪电般射上高空,又猛的停住,调整剑身,将剑尖对准了下方线茧中的地主,俨然随时可以向地主发出至高至强的一击。

    “好。”淮伯赞了声,赵午这龙虫蜻蜓切在经某种奇妙手段蓄力后,在他看来竟已不逊色昔日商龙君,论及威能必当无穷,更可怕的是,赵午竟似可凭空御剑,使剑法脱离身体束缚,能将速度发挥到极致。

    此等剑术,若攻他要害首脑,隐隐已有斩他之能,虽经蓄力似只有一击之力,但却委实可怖。

    王越心下点头,他传给赵午的可是御剑术。

    此术虽无助于性命,但用于争斗威能无穷,在修行界中自来有第一杀伐大术之称,修行者如能达成最高境界,可凭一剑破却万法,居于室内,却可以神御剑杀敌百里之外。

    赵午初修不久,自然无法达成最高境界,此刻小成之下,不过是能驾驭初凝的剑魂御剑百步,但于此时已经是足够,他乃是剑道好手,龙虫蜻蜓切威能无铸,两两相合远不是一加一那般简单。

    这其中有个关键处。

    天下任何上位武士,因身体极限,皆须着力于身外,而习御剑术者力发于剑,金属剑刃承受能力远在肉身之上,起码都是数倍之多,若是不惜毁剑一击,放出自身十数倍乃至更高气力杀伤都可。

    就如此刻赵午极限催运的青铜剑刃。

    所谓剑气、剑芒、剑罡,实乃青铜剑刃内部为内部流转的大力破坏后,铜原子自由散逸生出的异象,散逸部分生出剑气,多者聚集成芒,剑罡态却是整柄青铜剑已彻底崩解。

    赵午此剑不出也就罢了。

    一旦出手,就是高频且高速的金属原子射流一击,速度和杀伤力绝对超出淮伯之想象。

    而若无此杀伤,王越怎会传其此秘术神通,以为屠神依仗?

    这时养由正一番蓄力也是完成。

    王越传他的却是修行界中另一门以威能著称的神通,却是天地间至强、至高、至正的雷法一门。

    雷者天地之枢机,集生灭造化于一生,天雷震而生万物,天雷破而无物不催。

    其至高、至大处,在于入得极精深,能直接涉入四大基本力之电磁力。

    理想下若能自如运用,当然如掌握天地之枢,只是谁人有此本事,将此力驾驭到这种地步呢?

    所以,雷法用的更多处还是拿来毁灭。

    因为毁灭永远比创造简单,涉入电磁力基本者,无须操控什么,只将一道雷光劈过去,能击溃对方一切力量与电磁力根本层面的运作,此力天下何物、何法能当?

    同样如赵午,养由正短时间修持,能够小成,能够驭雷已经不错。

    至于至高境界?此生他做梦都未必能想得到。

    这时,只见他高举手中长剑,上方数十丈间,大气中凭空出现一股蕴含无穷毁灭力量的淡黑色涡旋,此涡旋却是习雷法者以自身法力催出正负电子碰撞之漩,以之可将一身法力此化为雷电态。

    此刻,只见涡旋中隐隐有雷霆生出,各种红色、蓝色颜色不一的闪电,不住朝他掌中剑刃汇集凝聚,已然犹如实质,而其中不时散逸出一丝,落在一旁地面,就将地面小片区化为琉璃状。

    此等声势简直惊人异常,令人望而生畏。

    相较两人,渚先云的手段就差却许多了,一番蓄力之下,只在头顶上方形成一片剑状火云。

    王越稍稍感知,知此火云最高温度连三千度都未达,融金化铁或是够了,但离金刚石熔点还差的远呢。

    动念之间,王越心生计较,对三人道:“稍后,由赵午率先出手击破其金刚石护甲,养由正紧随其后,以雷法透其缺口催其内部,渚先云最后再行出手。”

    三人各自应,顿时露出一个直径三尺的大缺口,随之他运转自身法力,化出一个火红色力场,朝着内部地主金刚石构出的外壳就罩了上去。

    此力场,正是他用以炼器的手段,能削弱物质分子间的引力,可叫一切固态物质逐步化为流质。

    金刚石再坚,一旦化为流质还能坚到哪里去?

    这却是以此在地主真身号称不破的晶耀天蜈身上上生生制出个破绽来。

    槐下城内,尚文才到达城西,正准备向吴氏众人请求求助,却猛地感受到一股无比强烈的危机袭来。

    这股危机感是如此强烈,以至于他心神并未存在于真身之中,都感受到了。

    “不好。”他大叫一声,再顾不得其他,只留一缕意志向吴氏等人求救,心神急忙返回本体以为应对。

    槐下城西,王越在东城与地主对峙,城外之前地主一番挣扎,又闹出无比巨大的动静,吴氏诸将怎会不知,尚文赶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上得城头观望,个人面上皆自震惊不已,又显出其他异色。

    他们虽未见过地主真身,但王越之前与地主一番对话,远远他们都是听到,此时如何不知被围杀的是地主?

    只是万万想不到,蔡国享祭数千年的地主,法力随便一冲,就能辐射方圆百丈,驾驭土石有移山之能的地主,竟然在淮上一干强者手中毫无反抗之力?

    “各位将军,我真身为淮上联军所困,被其围杀在即,一旦身灭,整个蔡国再无阻挡淮上之强者,还请各位看在此事份上,引军心战意解我之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