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一章 围攻
    地主低头一看,下方地面上,正有五个人抬头看他。

    只一眼,他就认出了王越。

    虽然此刻王越是人形,与蛟龙之躯截然不同,但那股精神气和眼神,他永远都忘不了。

    再想着等候多时的言语?地主感知着身外的大网,心下顿时沉了下去,这段时日他一直不敢出城出手,怕的什么,怕的就是王越的算计,却不想今日自己却主动冲了出来,这算不算叫自投罗网?

    还有这张网,地主顺着网线看去,只见这大网一头在槐下城上空蛟龙和城墙,另一头却连着身下地面。

    很显然刚才他攻击蛟龙时,钻入了蛟龙散布的网中而被套上了,而地面的网却是他被蛟龙拉回来后新接上的,此刻竟还在不断蔓延越织越密。

    “墨蝰,给我将他拍下来。”已经收回意志的王越心念朝墨蝰一传。

    “呼!”远处墨蝰巨大的身躯高速离开槐下城上空,待到接近地主的瞬间,将龙尾一抖,就高高扬起,整个化为一条蛟龙鞭,朝半空中被网束缚着的地主猛劈。

    “轰!”槐下城外大地一阵剧烈震动,地主被墨蝰一记神龙摆尾,如拍苍蝇般劈落在地,整个身形都破入大地,激起大片的裂缝向四周蔓延,而其落地瞬间,地面原已布好的网线铺天盖地朝他覆盖。

    “啊!”地主怒喝一声,十倍重力全力运起,携起高达百吨的重力势能试图向上挣脱,他这一下力量之大,连一座山都能拉的起,但是他此刻面对的是槐下城外的密布线网的整个大地。

    轰隆隆。

    方圆百丈的大地都裂开了,但地主终究没能挣脱,在猛然发力过后,被线网拉回原位,重重打落在地。

    “入了罗网还想挣脱,地主阁下就别费力气了。”

    “你的神通强于蛟龙,但论及纯粹的力量,龙类生物从来就是世间第一。”王越冷笑的说着,说话时却也在感叹地主力量之大,无须蓄力,只以神通配合身体质量,瞬间爆发上百吨力量,这是何等恐怖?

    也亏得此线网与大地紧密相连,织就大网的线,又与以力闻名的墨蝰在力量领域支撑下法力全开下转化的线接上了,不然恐怕以地主的大力都能将线硬生生扯断。

    “噗呲噗呲!噗呲!”

    王越话音一落,一股波动以地主为中心瞬息横扫百丈方圆,引动大地深处无穷石块如利剑般疯狂插出。

    众人齐齐弹上高空,抓着半空中的网线,让开下方无数石剑。

    “轰!”自地下插出的石剑,将下方抽空的大片,地主这时再一发力,其身下十五丈范围地面刹那间崩溃陷落,以至下方出现了个天坑,看样子他想以此法向下逃遁,但王越早就预防他由地下遁形过来,下方早有布置,他怎么走的脱?此番动作,只叫他身形沉下去近丈,然后便被悬在了天坑半空。

    见此不能脱离,地主扫视周围,不惜消耗仅有的巨力再次横扫神通所及百丈。

    一瞬间,方圆百丈大地好像活了过来,沸腾翻滚着如张开一张大口,四面八方齐齐出现泥石形成、高达五丈的大浪,朝中心咬合,将自身以及王越等人都覆盖在内。

    这一击若是得逞,他所在区域会多出一座小山,王越等人都会被此山活活埋入其中。

    关键时刻,王越大喝一声:“拉起来。”

    半空中墨蝰得令,身体大力朝上一拉,同时放弃部分抓地的网线,顿将王越等人和最下方的地主齐齐拉升十丈,下一刻泥石土浪合拢,下方一座小山形成。

    “撕拉斯拉斯拉!”这时下方又响起沙子流动声。

    王越朝下看去,只见地主正在施展尘遁,准备将自己化为沙子以便脱离。

    “墨蝰,吞。”他再次指挥,上方的墨蝰龙口大张,翻转着身体,以龙尾将线网撑在半空,脑袋却探下来到地主身旁大力一吸,这吸力是如此之大,直接将地主连同他所化沙子都纳入腹中。

    只是墨蝰将其纳入腹中,就不怕地主以身化剑斩杀出来吗?

    “呸!”才一吸入,墨蝰又将地主轻轻吐了出来,但地主进去时是半蜈蚣半砂石状态,出来却是一个线茧,原来墨蝰早就在自己腹腔内以法力织了个口袋,将地主吞进去就行收口,再出来他就是这番模样了。

    “耗他法力。”王越大声道。

    赵午、养由正、渚先云、淮伯皆是会意。

    地主尘遁状态下,只须不住大力击其形态,就可不住消耗地主法力,地主法力这两日本就大消耗,可经不起他们折腾,等到他法力一尽,可就要任人宰割了。

    赵午率先冲上去,微微蓄势,猛力一掌透过线网将高达五吨的气力朝内里渗透、然后炸开,打的线茧都微微膨胀,养由正不甘示弱,直接站在茧子上方,一双手舞出了花,一掌接一掌仿佛要将茧子打爆。

    渚先云按住茧子,一身澎湃的热力不要钱的朝内里输。

    淮伯摇了摇头,他万万想不到,在他心中强大到无以复加,随手一击能破他龟壳,压制他千年,许多次羞辱他的地主,此刻竟被人当沙袋打,他连忙冲过去也是一阵威能无铸的拳打脚踢,如此一番后,他大舒了一口气,不得不说,感觉就是一个字,爽,简直是将上千年的郁闷都给打出去了啊。

    过得片刻,地主但觉本已快枯竭的法力以恐怖的速度消耗,知道这样不行,连忙停了尘遁,恢复了物质形态。

    他的物质形态,周身外围足有三尺厚硬度号称最强的金刚石,普一还原,众人大力击打不仅不能造成任何伤害,隐隐还被反震,差点受伤,急忙停了下来。

    这时地主剑形的身体剑刃部分又在其法力操作下向外撑。

    王越目光一凝,顿觉不对。

    剑刃在外撑的时候,其本身也在越变越薄,剑刃也有此越发锋利,地主这是见诸般手段不成,想要靠着剑刃本身锋锐外加他挣扎时动辄上百吨的力量,强行将线茧、线网撕裂。

    怎么办?这法力化生的线网什么都好,唯独害怕切割,地主这是找到了脉门啊。

    眼看着剑刃越来越薄,王越急声对淮伯道:“淮伯大人,快施神通,以寒气冻他。”

    淮伯不敢怠慢,知道事情紧急,只身往空中跃起,立时展开真身,化为一只周身方圆数十丈的巨龟,二话不说,运转存储的法力就化作一道蓝芒直击地主,王越等人也随即推开。

    淮伯这道蓝色神光,实际上是冷冻射线,具有惊人的寒性力量,全力出手时曾借水力冻住龙巢湖黑蛟,此时用在地主身上,虽无水力,但寒意却能透过金刚石直入地主体内。

    寒意入体,冻结血脉、神经、肌肉,地主急忙运转自身法力进行抵抗,这下就再无能力分心变化形体撕裂线茧了,王越见状大声道:“地主体内法力近日大有消耗未得补充,淮伯大人只管将他耗空,就可叫他无力反抗,任我宰割。”

    听着王越之言,地主顿时大恨,他感知了摇摇欲坠的地主神位,此时要命的时刻,再也顾不得其他,运转神位猛力一爆,尽是将神位主动崩散了。

    王越感知此异动,立刻调集淮上及整个汲地军心战意镇压。

    “轰!”神位爆发的神力被镇压于无形,但地主却借爆发瞬间,将大量地主神力存储、吸纳、转化,由此法力恢复到了巅峰,完成这一切后,他继续运转法力,仅对身体诸多重要守护,其余竟将寒气放入任由其冰冻。

    随之,他心神急忙离体,回到了潜于地下的尚文身上。

    尚文猛然睁开眼,飞速展开遁法,自地下升起,又接连运转重力升空,往槐下西城区而去。

    他此身战力也颇高,但城外王越等人连他真身都能拿下、困住,所以不敢去自投罗网,此行去西城区却是去求救。

    他已经发现,那头蛟龙之身乃是神力领域加持之状态,而困住他的线网,其力量也是由神力加持状态下的蛟龙供应,否则其他任何人,哪怕墨蝰平时的状态下,都是无法散布覆盖面积那么广、偏偏网线还能坚韧异常且强力的网。

    这个发现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只要能破除蛟龙身上神力领域的力量加持,他就可以脱困,此等能力,恰恰吴氏兵家就拥有,只须引军心战意一冲就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