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九章 算计
    槐下城外,淮上军大营,当第一颗“流星”落地,巨大力量冲击地面隐隐扩散传来时,赵午深吸了一口气,面上浮现出兴奋之色,对王越道:“公子,流星雨已经开始。”

    王越点了点头:“可以去通知渚先生和养由正去槐下城外了。”

    “诺!”赵午当即应诺,去往通知两人。

    今夜之事,王越早有谋划,两人此时都是未睡,只在一旁等候,得了赵午通知,便立刻动身去往城外,随即王越又亲自去请了淮伯。

    不到小半会,城内“流星”还未肆虐完,五人都已在槐下城外静候。

    淮伯感知了城内动静,还有些疑惑,道:“公子,今夜地主真的会出城?”

    王越笑道:“除非他想看到他麾下守军在流星雨不住冲击下彻底崩溃,不然必定有所动作,只要他有所动作,我便必定叫他出城。”

    顿了顿,他继续说:“其实今夜,我也是给他提了个醒,告诉他也可以以此手段对付我军。”

    “淮伯大人,地主运用此法对我军攻击可更具优势呢。”

    淮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王越的意思很明白,今夜地主只有两个选择。

    一是继续在地下当乌龟,但这乌龟再当下去,这场大战就要输了,他必损失无比惨重,接下来还将面临更大的麻烦,而第二个选择,那就是亲自出手,不仅亲自出手上天解决蛟龙,甚至还可同样以流星雨攻淮上军扭转战局.

    面对这两个选择,傻子都会选择第二。

    只是这么一想,却有更大的疑惑在淮伯心头升起。

    “公子,地主真身的飞行能力天下无双,实力也是无比强大,公子的蛟龙恐怕不能应对。”又道:“如若地主以流星攻我,那我军又如何呢?”

    王越道:“今夜种种,皆在我算计中,地主真身若敢出手,不论是从天上来又或自地下,他都是必死无疑,至于流星雨,其看似强大,但只要应对得当,杀伤力实则有限。”

    王越说流星雨杀伤有限?当然杀伤有限。

    今夜的“流星雨“威力还比不得现代高烈度战争下的炮火,只因为王越事前想办法叫城内守军汇集到制定杀伤区域,方造成了巨大杀伤,否则城内守军人员不集中,则也就是那么回事。

    如果面临“流星“冲击,槐下守军全员采取卧倒之法,而不是坐起来或者被吓的四处乱挤、乱踩、乱窜,则其与地面碰撞后爆裂四散的冲击、碎片溅射杀伤力只能波及最内里处一圈人。

    如果槐下守军下挖壕沟,全军尽往壕沟里躲避,则“流星”只能杀伤正面被击中的倒霉蛋,那样王越花费这么大心思整出来的“流星”一次顶多能杀个几百人就差不多了。

    甚至更专业点整出更完备的战壕体系来,则“流星”就根本算不得什么了。

    见淮伯似还不信,王越道:“大人,且拭目以待就是了。”

    说着,他运转猪龙气释放声波,不时往地下放出探测波,这却是确定地主位置所在,防止地主自地下过来偷袭,又或者玩什么其他花样。

    槐下城东城,在第一颗“流星”于西城落地瞬间,地主就已经察觉不对。

    身为以地主神位、神力打造的强大真身,他就是大地之子,对大地诸般变化再无比敏感不过,而“流星雨”冲击的震波又十分强烈,如此便在刹那间,他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起初他仅以为是一颗高空投石而已,却不想“流星”竟是一颗接一颗,还自吴氏驻守的西城往东城击打过来。

    这时再想起今夜王越种种佯攻举动,他立刻便被惊的无以复加。

    和吴氏仅是派了三万人去城墙后守之淮上军袭城不同,他尚氏之军原本就派了四万人,但后来深夜被惊起,觉得淮上军必定会袭城,便还加派了两万人…

    也就是说被他放置在东城南墙后的军力是吴氏两倍之多,这么多人密集的在城墙后等着被“流星雨”冲击,损失必然远在吴氏之上,偏偏这时候“流星雨”已至,说什么、做什么都已经晚了。

    而遭受此流星雨冲击后,接下来的仗还能打吗?

    且不说士气会崩溃,所有武士、武卒在此之后恐怕都已再无战心,哪怕他们有战心,但淮上军继续制造“流星雨”怎么办?

    他今日耗费大力气、力制造的遮蔽能挡住弩炮轰击,可挡不住“流星”冲击。

    也就是说,淮上军仅靠着“流星”就能将槐下军队彻底击垮。

    “可恶,蛇余公子,你怎敢如此猖狂?如此肆无忌惮?真当我不存在吗?”地主浑身颤抖,咬牙切齿的说着,真身的抖动之间,槐下城东城区域都隐隐震颤着。

    “我必叫你为今日之行为付出代价。”想着今日损失,以及再不制止接下来可能面对的,近来与王越的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一股无名之火直自心头涌出,几叫他难以自抑制,被压制的怒气已如决堤的洪流般爆发。

    他怒气冲冲的运转土遁,就想朝淮上联军大营去,想自地下施展神通,让淮上联军付出更大代价。

    但才往南稍稍遁行一段距离,又猛的停了下来。

    为什么停下,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奇特的波动。

    这股波动,不用想都知,分明就是当日在阳翟和汲地边境时,王越用以探查他真身所在的法术。

    “蛇余公子在探查我?为何探查?”地主思维一清,体内怒火虽然涌动,却再也无法对思考造成干扰:“难道他在等着我由地下过去?他在地下给我准备了什么陷阱?”

    如此一想,虽不明白王越会有何等手段能对付能藏身于大地者,但他已不愿轻易涉险。

    “地下不能去。”地主心道:“自天上去如何?以我之飞行速度,天下间谁还能及我?蛇余公子,你以高空投石攻我,可曾想到此等手段于我手中只会更加强大?”

    地主毫不犹豫按下了向南遁形,开始向上升起,很快就到达地面,但才上来就吃了一惊。

    “不好。”他连忙意志投射去往正在休息的尚文体内,操纵着尚文猛的自房间里射出。

    下一刻,最后的颗“流星”接连在尚文以及尚氏一族家人、尚氏军将、武士居住区域砸落。

    为防止弩炮轰击,此处院落,他着重于上方制造石顶遮蔽,但此刻遮蔽毫无用处,仅为“流星”一冲,就被击穿、击垮,于接连一阵轰然中,毁灭已在其内里爆发。

    于是槐下东城区又多了一片废墟,不知多少参与指挥大军的尚氏族人、将官武士被埋在下面。

    “呵呵。”见此损失,尚文嘴上笑着,心中越发冰冷。

    再没什么多想的了,他现在想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将今夜淮上军造成的损失百倍奉还。

    正想着,他忽的抬头向天上看去,目光一凝。

    只见“流星”袭击过后,一头巨大的蛟龙,正以高速朝槐下东城落下。

    “是蛇余公子的那头蛟龙。”地主立刻操纵尚文运转血脉力量沉入地下,意志也随即回归本体:“今夜的投石就是这头蛟龙弄出来的,现在放完了投石,他还想做什么?”

    片刻,蛟龙在槐下城上空停住,巨大的体型,不自然间释放的龙威瞬时横扫了整个东城。

    来自高等生物的威压,几叫所有人颤栗,哪怕上位武士都大受影响,很多人胆小者,直接就晕倒过去。

    王越的意识随之降临,冷冷与下方自地下升起的地主对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