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八章 流星
    吴定国以兵道印证王越用兵与征战手法,那真是半点没错。

    蔡国一方因害怕损失、没有把握等种种原因,没能在第一时间选择与王越正面决战对拼,由此将主动权放出之后,那就必然面临王越层出不穷、防不胜防的算计、打击、削弱。

    现在王越的打击就要来了,并且在打击之前,他的算计已为此做好铺垫。

    今夜他有什么算计?算计就是前夜那几通佯攻之鼓。

    面对此佯攻之鼓,蔡国方领军者只有一个选择。

    那就是将大量武士、武卒放到城墙后防备他袭城(畏惧弩炮不敢上城头)。

    若不如此做呢,王越的佯攻可随时转为真攻,大量武士、武卒直接会趁夜上城,甚至连弩炮都能架上去,到那时蔡国人的乐子可就大了。

    吴定国显然明白这点,所以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只是这所谓正确的选择,却恰恰是王越想要的结果。

    现在,墨蝰于万丈高空下方垂直位置,正是城墙后方吴氏武士、武卒们无比密集扎堆合衣休息的区域。

    想想大量半人大小的石头自万丈高空落下去,在经由重力加速冲击地面,下方会是怎样的场面?

    这每一颗石头都会是一颗流星、陨石啊。

    嗯,墨蝰在此位置稳定,然后王越意志降临,开始操作下方构成大网的法力线。

    网线稍稍一放,就是三两颗大石,被左右微微甩出,无声无息的向下落。

    随后,墨蝰开始由西向东徐徐飞行,一边飞行,一边投放大石。

    这样一直飞到槐下东城最东面的城墙方停止。

    基本上其飞行、投石轨迹将整个南城墙后方大片范围都照顾到。

    墨蝰的动作无疑十分快,等到做完这些,第一颗石头还在半空中未落地呢。

    不过想来也快了。

    王越这时候在淮上大营中抬头,已经看到夜空中一颗颗火球拉出道道轨迹正高速下落。

    他感知了上空,完成任务的墨蝰身下的网中好像还有七八块大石,便叫墨蝰飞至尚氏家族和其军中将官聚集区的上空,随便往下一抛,就彻底结束此高空投石、人造流星雨的活,开始往下落去,却并非朝自家营中落,而是往槐下城。

    槐下城,吴氏驻守的西城。

    此时吴定国等人都未入睡。

    不久前尚文派祭司传来了消息,说预感淮上军会袭城。

    普通武士都有预感危机的本能,并且多半准确,更何况是地主这等强大的存在?加之他们自己也是隐隐不安,所以在得到消息后,二话没说就起身到达城墙后方亲自守夜。

    “父亲大人,你说淮上军今夜真的会在我们有准备的情况下来袭城吗?”这是吴敌在说话,说话的时候,他正坐在挨着城头不远的一处台阶上,背靠着城墙。

    吴定国道:“若我们准备不充足,淮上说不定会来。”

    “现在么?为父已不担心淮上军袭城,倒是担心他们会否有些其他的厉害手段啊,蛇余公子此人,当真是不能以常理测度,总觉得和他对阵,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似的。”

    “其他厉害手段?”吴敌道:“不派人袭城,我们又身处城墙后方,可以避开淮上军的弩炮,他们还能有什么手段能伤到我们,总不可能从地下或者从天上来吧。”

    “地下?天上?”吴定国想了想道:“地下倒是不可能,地下有地主真身在,不过天上嘛…”

    他抬头看了看天上,不看不知道,这一看便吓了一大跳。

    “吴敌,快看天上到底是何物?”吴定国惊呼道。

    吴敌急忙往上看,只见自己头顶上,以及东西左右横向一排,都有着发光物体在落下,头顶上看起来只是个火球样的事物,看不出什么名堂,横向侧面的,则可以看出他们高速落下的轨迹。

    “有些像是流星,不过却比流星飞的慢上不少。”

    “观其来势,是朝着我们…不…是朝着整个槐下南城墙后来的。”

    一边说着,吴敌脸上已经变了,无比惊恐道:“父亲大人,立刻,马上将武士、武卒叫起,这是蛇余公子的阴谋,他那几通佯攻之鼓,就是要叫我们将武士、武卒汇集在城墙下受此流星雨一击。”

    吴定国身体剧震,面色无比苍白,他万万也没想到王越还能有此手段,但现在可不是耽搁的时候。

    两人连忙上去敲响大钟,一路上又不断大声呼喝,试图将和衣而睡的武士、武卒们唤醒叫离。

    就在这时,“轰”的一声,一道火光携带无比冲力猛击在最西边城墙后方一处人群之中。

    正面受此一击的武士、武卒还在睡梦中,整个人已经被这“流星”砸成粉碎,血肉在夹杂者无穷热量、以及熔岩碎片的冲击波中被裹挟着爆裂四散洒向四方。

    “啊!”城墙后无数武士、武卒们在这冲击中坐立起来,好像做了什么噩梦般,一个个尖叫着,眼睛还带着茫然朝四方看,但他们还未明白发生了何事,又一道火光猛然降落,紧接着一颗颗“流星”接连砸落。

    每一颗“流星”都携带者无比巨大的力量,落地后与地面冲击,将力量散向四周,带起惊人的热量散发、形成冲击波,裹挟着大量碎片向四周飞溅,将周围大片武士、武卒笼入其中,掀起一片腥风血雨。

    此时,自高空看去,简直是现代战争片中被重炮轰击的景象。

    吴敌放下了手中的重锤,直接被“流星”制造的巨大破坏惊呆了。

    “小心。”吴定国一声惊呼,猛的一个横冲,将他高速带离。

    就在这一瞬间,他之前观察位置约莫头顶上方的“流星”恰恰砸在吴敌先前站立的位置。

    “轰!”“流星”砸在城墙后的阶梯上。

    巨大的力量冲击下,整个石制上城台阶都垮塌了下去。

    看着下方近乎地狱、比弩炮轰击还恐怖十倍、百倍的毁灭,看着“流星雨”由西向东横扫了整个城墙后方,听着无数武士、武卒不停尖叫、还有未死者的哀嚎,才将吴敌扑开的吴定国颓然坐倒在未垮塌的阶梯上。

    他已经不再试图唤醒武士、武卒。

    这时候“流星雨”都已经降临,在这种毁天灭地、不可抗拒的“天象”面前,说什么都晚了,这样的攻击,不管他是普通武卒还是武士,甚至是上位武士,哪怕是超阶武士,想活下来都得靠运气。

    “流星”的力量太强,强到哪怕神祗都不敢正面挨一击,它的速度也太快,快到远超音速,快到落地后冲击爆开,才听到它之前划破空气的轰然。

    “轰!轰!轰!轰轰轰!”大地在不停的冲击下剧烈震动,好像发生了几级地震,“流星雨”如同犁田般由西向东犁过去,犁田犁的是泥土,流星雨犁出的是难以计数的血与火,掀起的是无穷的毁灭。

    在这样的毁灭里,任何人连挣扎的能力都没有,只能静听命运之神的裁决。

    墨蝰布置落石的时间不长,这场“人造流星雨”冲击西城的时间自然也不长,很快就跨过西城,往原城和东城过去了,但在吴定国眼中,这短短时间里简直比他人生大半辈子还漫长。

    直到“流星”已经蔓延至东城区,在东城区掀起毁灭时,他才醒过神。

    往下方看去,只见整个城墙后十丈的区域内,由西而东,处处都可见一个个圆形坑洞。

    以各个圆形坑洞为中心,周围几已难见一个活人。

    只有少数幸运儿,恰好在两个圆形坑洞杀伤半径之间,又或者周围有大量同伴为他们减轻了伤害而勉强存活。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有一部分在此冲击中未起身四散逃逸者,竟奇妙的没受半点伤害。

    看着后者,吴定国忽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件蠢事,如果不去敲钟唤醒什么,或许能有更多的人能活下来。

    “哈哈哈哈!”“啊!”这是活下来者的大笑或者尖叫。

    这些声音里满是生还的喜悦,更多的是疯狂,疯狂的又苦又笑,胡乱的奔走着,一不小心便滑倒在“流星”冲击形成的坑洞里,被里面沉积的血水浸了一身。

    还有武卒在嚎啕大哭。

    远处侥幸没在流星雨杀伤区域者,无数人看着这血火地狱,满带惊惧的呕吐着。

    “父亲大人。”吴敌哭丧着脸,道:“就这么一下,我们死伤了一万三千多人,如果蛇余公子继续投放流星,地主以法力制造的遮蔽能挡住吗?这槐下城还能守下去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