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七章 污
    “呼!”

    床榻上,才入睡不久的尚文陡然坐起,满目惊惧的看向四周。

    夜色深沉,四周漆黑一片,外面几乎连点声音都没有。

    尚文摸了摸额头,竟是满头冷汗,背后更是黏糊糊的,想必也是被汗湿了。

    他皱起眉头,这样的感觉,多少年未曾有过了?

    几百年还是数千年?

    自从神祗真身大成后,也就是那次商龙君几将他斩杀的夜袭吧。

    这么想着,他起身走出了房间大门。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今晚,蛇余公子也会来一场如昔日商龙君的夜袭?

    不过这种感觉,也只是他此人身有感,真身却是全无。

    难道淮上军今晚或有行动威胁于他尚文,对藏身地下的真身当是无害。

    “来人啦。”他大声吩咐,离开就有一位地主祭司过来:“通知全军,做好应对淮上军夜袭的准备。”

    祭司道:“大人,先前吴将军派人来通知,诸般准备已经做好,此刻城墙各方向,我军皆有万人守候,其中南面着重派了四万人,皆是带甲合衣而睡,淮上军若敢夜袭,全军随时可以守城。”

    都如此准备了,为何还会有那般强烈的危机感?必定是不够?

    尚文道:“南面,再安排两万人过去。”

    “诺。”地主祭司应诺,准备传信,又道:“大人,是否通知西城那边?”

    尚文想了想,他本待不通知,可是万一吴氏为淮上军所破,接下来他可就要支撑,那样情况可是不妙,便道:“通知吴氏,告诉他们,本大人有淮上军晚上会袭营的预感。”

    地主祭司自去传令,尚文心下稍安,但那种危机感,却依然存在。

    这时,他走过旧日吴凤岐的房间,本能间就想进去将其叫醒,然后一齐来议事,好借他智力为用,却猛地想到,吴凤岐今日已被他拿下,交给吴氏一族人去了,便叹了口气。

    一种莫名的、从未有过的感觉、情绪袭上心头。

    恍惚间,他仿佛看到,当日象都城下,一位出众的年轻人,提着自己妻子的头颅给他当礼物,侃侃而谈间立下十日必破象都之军令状,后来他没花十日,仅三天就为他攻破了象都。

    转念间,又是那日吴凤岐为他引荐申不坏之影像。

    那时候的吴凤岐,是全心为他效力的啊,主臣相得之下,天下间还有什么能阻挡他们呢?

    可是,事情究竟如何会变成眼下这样?

    想着这些,尚文走到吴凤岐的房间里,房间里几乎什么都没有,只有寥寥几卷兵书,还有几卷羊皮,一看便是新写的东西,他燃起火烛,摊开羊皮细看,上面皆是一些行军打仗的总结、诸般想法。

    忽然,尚文双拳紧握,好像要甩脱什么东西一般,朝周围一甩。

    片刻,他有些凝重的走出房门,借着无比微弱的月光,凝视着自己一双犹如白玉的手。

    原来,刚才那阵突如其来的浓烈情绪,让他意识到一件事。

    他是天神地主啊,是活了数千年的存在,世间事早已遍历,如何还如此多愁善感?

    仔细一想,这竟是此具人身根性的影响所致。

    甚至不止一时的影响,而是许多年潜移默化,无声渗透改变了心神的结果。

    可惜他竟今日才发现。

    一想到此,尚文眉头就紧皱起来,随即全部心神往真身上一挪。

    几乎是瞬时,真身加持下,他只觉心神思维都仿佛少却了许多东西,变得比过往清明许多,但是无论如何都始终比不得过往了,这是没办法的事,他的心神已为尚文身体根性所污,发生了永久性的改变。

    “可恶,竟会有这种事?”地主喃喃的说着。

    这可是昔日他于尚文还是胎儿、意识为形成时期占据其身体时未曾想过的事。

    以如今的目光来看,当时其意识未形成,是以此等夺舍直若投胎,他并未遭到任何反抗,心神与身体很自然的融合在一起,由此失却以自身心神为主对身体的一番炼化过程。

    因为身体是“自己”的,他往后自然对身体从未有过提防,以至于往后心神随身体成长过程中,渐渐就为身体根性衍生的种种本能融入所影响了…导致他心性和过往为神时期都有不同。

    “这还是我么?”一时间,地主心中都生出了自我否定:“我怎会是这样?”

    “大人,命令已经传下去了。”地主祭司过来复命。

    尚文看了他一眼,淡淡道:“知道了。”

    地主祭司微微拱手,心下却是疑惑,刚才短短时间里,尚大夫身上难道发生了什么事?身上气质几乎大变,整个人存在似乎都没那么鲜活?感觉就好像为人操纵的木偶?

    这位地主祭司的感应却是没错,尚文核心心神已经回到地主真身那里去了。

    因为刚才明白的事,对此身体他已经很是抗拒,以至于不敢心神常驻,仅是以意识投射如降临祭司般操纵此身,这样一来,没有心神灵魂驻留的身体自是没那么鲜活。

    半夜惊醒,将一些事安排好后,地主再次感知了一番,似乎危机感尽去,便操纵着尚文分身回房歇息。

    只是此次感知,地主忽略了一件事,心神回归地主真身,他对危机的感知就非是在尚文身体上,而是建立在地主真身上,地主真身感受不到的危机感,对尚文而言还真实的存在着。

    夜色越发深沉。

    淮上大营中,王越走到武士们忙碌小半个夜晚才收集来的几座石山前。

    抬手一召,一直于天空巡逻的墨蝰在不久后返回,无声无息落在小山上。

    他转头看向北面槐下数丈高的城池,想着城内处处皆是地主真身消耗力制造出的“遮蔽”,嘴上拉出了一丝冷笑,随即小山上的墨蝰如风一般撑大,转瞬间就有几个水桶粗。

    到这时候,墨蝰已经大到了自己所能自如掌控力量的极限。

    王越显然不满他此等大小,立刻就汇集力量领域加持自身,再将加持之力透过与墨蝰的联系传递至他身上,使墨蝰也能受到军主神位所能赋予的最高加持。

    于是墨蝰的身体继续变大,很快大到他极限的状态,化为一头犹如一辆火车长短大小的蛟龙。

    见此,他微微点头,操纵着墨蝰转化肉身法力,除却天赋神通飞行需要的力量外,大半都转化为法力线,编制出一张相对稀疏却能将大石承载的大网。

    大网将几座小山尽数覆盖,然后墨蝰猛力向上升空一拉,下方石山便尽随他升空而起。

    因为石头实在是太重,哪怕是极限形态下的蛟龙之体拉着升空甚至有些吃力。

    不过,哪怕是吃力,墨蝰总算是能吊起来。

    就这样,墨蝰吊着下方石山高速垂直向上游动飞行,一口气窜上近万丈的高空。

    然后,因为黑夜,又因太高,墨蝰的鹰眼术无法看到下方大夫,王越就按照夜色降临前墨蝰传来的下方影像记忆,与自己眼下所处位置进行比对,操纵着墨蝰平行着徐徐向北挪,渐渐就到达了槐下城的上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