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六章 杀夜
    “铛铛铛铛!”临近傍晚时分,槐下城外响起阵阵鸣金声。

    “淮上军收兵了。”

    “淮上军终于收兵了。”槐下城头,听闻此音的蔡国武士,颇有一种如释重负之感。

    城头上吴氏诸将也松了一口气。

    吴定国看了看天色,心道还须撑过四天,只是不知这四天里,除却弩炮淮上军还会拿出什么厉害的手段呢?将来决战时,淮上军会否有超出他预估之外的东西呢?

    这是未知,叫吴定国心中没有底气。

    没办法,他吴氏近年来练精兵、训马军,各种战法相较于各国已经是推陈出新,可是淮上军无论自训练、战阵甚至器械,都比他们走的更远,走的叫他们对战争形势都失却了把握。

    淮上联军实在是太让人觉得的陌生了。

    下城,用过晚膳后,吴定国回到自己的住处,拿出了先祖生前编写的兵书《吴子》细品,试图在其中寻到更好的解决之到,寻到与淮上联军决胜的底气。

    竹简被他捧在手上,借着烛火,上面并不多的文字一个个投射入心。

    将这自幼年以来,阅读过无数遍的兵书读过一遍后,吴定国最终将目光放在兵书最前的文字上。

    《吴子》一书和天下间其他兵书最不同的地方,或许就在开篇占据了全书近半的文字。

    世间所有兵书,多半只记载了各类整军、训军以及行军打仗之法,唯《吴子》用更多的篇幅书写、总结出一种名为道的东西,说的直白些,就是种种战争规律。

    此等兵道,吴氏先祖于书中一再强调,甚至直白的写道循道者生,背道者死,更点出世间一切兵法,皆遵循此道而演化,此刻吴定国着重看的就是这些。

    他试图以此兵道印证淮上联军之道,揭开其未知神秘的面纱,甚至希望找到其不合道的破绽。

    淮上联军的战阵、战法、战略都是极强,但强大在哪呢?

    吴定国细思着,或许一个正字足以囊括大半。

    他发现淮上自出兵以来,行的皆是正道,几无奇袭、奔袭以及各类奇门手段,进军可谓是稳到了极致,无论何时其后方皆不存任何破绽,再加上天空中那只眼,已给他一种无懈可寻之感。

    面对淮上联军,似乎除了正面与之碰撞,就别无他法,然而正面碰撞却又是其最强一面。

    远有弩炮轰击,近有标枪齐射,往往在与他们近战之前,多数军队都会被击溃。

    据说其军近身搏杀也是极强,这点自此军每人大盾、短剑、皮甲,装备远强于寻常武卒就可知,更可怕的还有那无比严整灵活的阵型,此阵型背后定然还有强大的秩序维持。

    这样的军队,想要正面击败他谈何容易?

    这也是他一定要等到定夷城兵车回师槐下,拥有两倍多的军势才敢发起决战的原因。

    而若不正面与之战,又会如何呢?

    奇袭、奔袭、埋伏以及种种手段,在天空中那只眼监视下皆是笑话,空费武士、武卒体力不言,指不定淮上联军会如同埋伏月前他们派出去打探敌情的武士般反倒伏击他们。

    如一意避战,将主动权放出,则就须面对淮上层出不穷的主动打击、削弱手段。

    就如那日他们和吴凤岐等人被逼下城寨,失却主动把控,淮上军的攻势骤然加强,仅靠着弩械的运用,就叫尚氏最精锐一部损失近半,然后叫他吴氏被迫率先退兵,叫尚氏无法也与他齐退至此槐下。

    又如今日,他们被逼下城墙,在尚氏弩械、玄武车皆被压制不敢上城,无法威胁到其弩械后,淮上军立刻就全力攻击城内,甚至第一击就直击城内守军最要害的粮仓,然后继续肆虐,轰击重要建筑、轰杀武士、武卒。

    如果不是最后地主真身发力,淮上军仅此就可叫城内守军实力、士气不断跌落。

    此等情况,守城蔡军必定是越往后就越是弱小,直至最终溃散。

    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在一开始的情况下,他们就与淮上军决战,或许还有一搏之力,可害怕损失,越往后越弱小,连发起正面决战的能力都会失去。

    “真是厉害啊。”想明白其中奥妙,吴凤岐不由感叹,同时也暗自庆幸,庆幸什么?当然是庆幸他手头本钱雄厚,不然如果是同等军力,面对淮上军,那可真是冲上去速死,不冲上去憋屈死。

    搞清楚了这些,吴定国接着就开始寻思,如何破淮上军之正道。

    他深吸了一口气,澄空脑中一切其他思虑。

    如何破呢?

    此事,他们应当已经做了部分,跑去策动东海国为何?这就是威胁淮上后方,于没有破绽的情况下,为淮上制造出了破绽,否则淮上联军如何这样急于寻求与蔡国决战。

    不过当日吴凤岐似乎已对此作出针对,诸般手段正是要叫淮上联军寻求决战不成?

    想到这里,他又眉头紧皱,淮上军欲求决战,他准备四日后与之决战,此举是否正确呢?

    淮上军胆敢北上决战,是否考虑过定夷槐下双方合兵,有应对手段?会如何应对?

    想必是合兵之前就要应对好吧。

    吴定国拿出一卷布帛,写上淮上军极可能伏击、袭击定夷城回师之军,当通知其行军时注意,另一方面淮上军若抽调兵力行此事,城外实力必定不足,槐下守军当出城攻之。

    接着,他继续在布帛上书写。

    嗯,淮上军皆是步军,其作战时皆避免地形过于平坦,实是躲避车兵,淮上军作战阵型要求严整,是否可以选择无法展开阵型之处,比如说山林?这样双方皆无法展开大的阵型?

    还有,据说淮上军应对玄武车的时候,采用了油弹焚烧,如果玄武车的操纵者是一群上位武士,全力推动冲击,弩械还能击中他吗?不能击中,则仅以此车发起大规模冲击,或就能所向披靡啊。

    这时候,得了先祖兵道印证,他思路大开,各种想法竟层出不穷。

    且不管可行与否,都一一记下,等到明日再召集家族成员来一同讨论。

    随之,对四日后与淮上军的决战,他也渐渐有了底气。

    但就在这时,槐下城外咚咚咚咚的响起了无比急促的鼓声,猛的将他思路打断。

    淮上联军这是要趁夜攻城?

    吴定国急忙起身,走出房间,正碰上吴敌,便大声吩咐道:“快,快安排武士、武卒去城墙后准备。”

    “诺。”吴敌急忙去安排。

    于是槐下城内各种慌乱,许多都已经准备入睡的武士、武卒都被叫了起来。

    吴氏驻守的西城如此,尚氏一方就更是乱成一片。

    等到将武士、武卒都安排好,吴定国再叫一位上位武士小心上城头一看。

    城外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见,又叫武卒递过来一个火把,大力往外扔下,照亮城外一片,结果外边哪有淮上武士、武卒的踪影?

    “将军,城外空无一人。”

    吴定国松了一口气,对一旁吴敌道:“淮上军这是扰我之法,使我军夜晚不能安睡,而我军若是不应,他们就可由佯攻转为真正的攻击,直接上城。”

    吴敌道:“我们当安排大量武士、武卒夜晚常驻城墙下,另派精锐武士城头守夜,不时扔出火把,淮上军若是真来,则当敲钟唤醒武士、武卒准备守城,若其佯攻则皆不应。”

    吴定国点头道,吴敌的方法不错,便依此实行,又通知了尚氏一方,皆以此处置。

    接下来的前半夜,对面淮上大营都不安生,不时就是一通鼓声敲的好不爽快,但守军有了应对,虽还起到扰敌之效,但毕竟是弱了许多。

    如此,时间不觉就已经到达深夜。

    这时城外淮上军大营里,大量的武士在忙碌着,却是一个个扛着,不知自哪里采来的半个人大小的石头,自各处汇集过来,放在营寨中一处空地上堆积。

    有过大半夜的准备,这样的石头已经在营中堆成了几座小石山。

    在一旁盯着的赵午,大抵觉得数量可以了,便往帅帐:“公子,按照您的吩咐,大石皆已经准备好了。”

    王越放下手中竹简,问:“现在是什么时候。”

    赵午道:“月上中天。”

    王越笑道:“这么说,城内守军此刻已经在城墙后睡的差不多了?”

    随即点了点头,与赵午一同走出帐外,抬头看了看那正空的残月。

    正所谓月黑风高杀人夜,今夜可真是个杀人的好天气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