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二章 下城
    天上拥有一只眼睛,蔡国一方城头调动,王越一览无余,自然不会漏过正被尚氏寄以厚望的玄武车。

    对于此玄武车,墨蝰几次巡逻,他也是见过。

    青铜合金甲壳加外挂土包,论及防护绝不比现代装甲车来的逊色,以一群强大的武士为动力,行动速度甚至可以飞驰,碰到不合适的地形,武士们抬起、举起玄武车就可越过,没有寻常战车地形限制,三弓九牛弩的射程能达两里,破坏力惊人,种种结合起来简直是弱化版本的坦克,叫王越无比清楚它的厉害。

    只是既是明白清楚,将来战场上必定会遭遇,他又岂能无有应对?

    身为一个科技文明时代的来客,相较于此世之人,他脑中各种知识量实在是太多了。

    就在几位上位武士搬运玄武车上城时,应对玄武车的命令已经下达,同时也将墨蝰高空俯视的玄武车的影像传到了蛇大几人处,标识出目标,也提供了解决方式。

    蛇大大声道:“蛇二,换油弹,蛇三,换火矢。”

    命令被落实到位后,他按着脑袋中的影响,将弩炮攻击目标锁定在城垛上,他心下冷笑,都喜欢躲城垛不是,只等稍后城垛被石弹击成个散弹,看谁可还愿意躲。

    蛇大、蛇二、蛇三这里弩炮已准备开打。

    公输榆和蛇五、蛇六也没有闲着,他们这两处可不比尚氏那里有威胁他们的器械,因此直接就上了散弹,以大片的碎石直接开轰,大面积、大范围杀伤城头蔡国武士、武卒等有生力量。

    只接连两轮,就横扫城头,击死击伤了城头以千计的武士、武卒,叫吴氏等人明白身处弩炮散弹覆盖范围是何等不智。

    “都趴下,躲城垛后。”

    吴敌大声喊着,将命令传达整个西城城墙,以及由吴氏防守原城墙中西半部,但很快他就要为此命令而感到后悔,蛇纹武士和公输榆的下一击,都用了石弹且尽打在城垛上。

    槐下城的城垛结实不结实?

    这整个城池内外墙壁都是片石夹杂着泥浆累砌,一尺厚度不到的城垛也是如此。

    至于新城部分,虽相对结实,但城垛的厚度去没能更厚。

    此无论哪两者,被石弹携无匹巨力碰撞下的结果就是与石弹一同碎裂,然后携动能向躲在城垛后方武士、武卒溅射,虽威力远不及散弹,但飞射的碎石同样能杀人、伤人。

    结果这一击下来,石弹所及城头上的武士、武卒死的倒是不多,但除却少数幸运儿,多数都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在杀伤数量数量上却是无比惊人。

    吴敌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以兵家术大致感知估算了下,城头竟有接近三千武士、武卒受伤失去战斗力,他看向吴定国,道:“父亲大人,这城还能守吗?”

    吴定国满面阴沉,想了想:“安排武士、武卒下城,在城墙阶梯和城墙下后方待命。”

    吴敌环视左右到处哀嚎一片,立刻安排城上武士、武卒趁着淮上联军弩炮装填蓄力的档口下城。

    吴定国的应对不错,弩炮轰击于短距离间几乎是接近直线,所以城墙后以及城墙后的阶梯,都是弩炮轰击的死角,躲在其后就不虞被弩炮杀伤,并且又有个好处,那就是淮上联军若敢上城,他们也随时可以上城杀人,杀完再躲下去就是,淮上联军的弩炮总不能自己人也轰吧。

    随即,于吴氏一方所守之城墙,淮上军的弩炮攻击暂息。

    在另一边,一台玄武车被几位上位武士抬到城头安放,已学会操作此车的武士也自后方赶过来,一个个自后方开门入内就对玄武车进行操作,准备发射三弓九牛弩向对面高台发起攻击。

    但正当他们准备时,蛇二的油弹已经被打了过来。

    接连六个密封陶瓷瓦罐破碎的声音后,瓦罐内的火油洒落、飞溅在玄武车上和周边,流淌一地,蛇三的火矢随之而至,“蓬”然一声,瞬间将玄武车和周围城墙燃成了一片火海。

    周围一些来不及躲开的武士、武卒直接被燃成火人,哭爹喊娘的四处乱窜,连滚带爬的想要将火扑灭,但哪里扑的灭?只能在烈焰焚身中痛苦死去。

    自龟车后方进入的武士也是倒霉,才进其中就发现自己龟车外已经着火。

    火焰甚至还顺着自“龟~头”发射孔溅进来的火油往里面烧。

    几个呼吸间,里面气温就急剧升高,三弓九牛弩前半部也都被火点燃。

    这种情况,玄武车里面当然不能呆了,于是他们又急忙想要出去。

    但进来容易、出去难,还要将龟车门自内里拴住的打开,众人手忙脚乱竟是打不开。

    直到一个武士喊着自车底钻出去,他们才醒过神来,一个个钻爬出去、狼狈之极。

    不远处,尚文就看着一台他寄予厚望的玄武车被如此解决,急忙追问公输斑:“公输先生,对对面的弩械,可还有什么办法没?”

    公输斑看向对面的弩阵,又往最中间处高台看了一眼,脸上闪过一丝不可查的异色道:“他们弩阵已成,如今就是什么办法都不管用了。”

    “尚大夫,还是先叫武士、武卒躲于城墙之后吧,不然弩阵轰击之下,城墙上无人可活命。”

    吴凤岐也道:“公输先生说的对,不能摧毁对面弩阵的情况下,也只能如此了。”

    尚文看了他一眼,心知吴凤岐这是在叫他真身出击呢,只是此时真到了那种掀底牌的关口了吗?

    这么想着,他看向远处淮上军中军阵前的王越,对于王越,他心中有着很严重的怀疑、顾虑。

    他隐隐感觉,王越敢向他发起决战,必定是将他真身考虑在内,极有可能已有应对击败他真身之能。

    “让武士、武卒城墙后躲避。”尚文冷声道。

    说着,视线又落在被摧毁的弩炮以及为火焰焚烧中的玄武车上。

    这两样器械,可都有着应对对面弩炮之能,可是他才一拿出来,淮上军就接连针对发力摧毁。

    那么是否可以认为,他若真身出击,也会落得和弩炮、玄武车一样的下场?

    有着此想法和担心,尚文终究未出动真身。

    不久后,槐下城左右及中间原有城墙上几再无蔡国武士、武卒,唯少数武士不时上来观望,看淮上军是否上城,也仅仅是露个头,然后飞快缩回,于阶梯上躲着。

    这样,淮上军发起攻城战,才一开始,就将整个槐下城上南墙的武士、武卒尽给赶下了城,但此时弩炮想要再造成先前那等杀伤已不可能,而淮上联军之人若敢上城,却又是蔡国人所期望的。

    接下来,王越会如何做呢?

    王越叫来了一位武士,自怀中拿出了一张图,对武士交代道:“将此图送给公输小先生。”

    武士随即应络数据链直传,相关信息指示影像直接出现在他们脑海,却是各自指向城内一处建筑目标。

    各自吩咐好后,王越对一旁渚氏家祭渚先云道:“渚先生,接下来可就靠你了。”

    渚先云拱手道:“必不负公子之托。”

    随后他便往尚氏西城所在方向的高台去,一路上不时往城墙上打量。

    看着空空荡荡的城墙,他实在有些不敢相信,此城之内两千多乘兵车的蔡国大军竟会被王越逼至如此地步,而据说蔡国的天神地主,也隐藏在其中,若是胆敢出城,还将是他们联手斩杀的对象?

    真是厉害啊,渚先云感叹着,心说投身于一个这样厉害人物麾下,将来渚氏或总有一日能比昔日更加辉煌吧,而当日渚邑之投诚,实在是做的再正确不过的一件事。

    片刻后,渚先云赶至蛇大、蛇二、蛇三所在高台上,与三位蛇纹武士打个招呼,便行至弩阵前,双手一张,拉开一张火幕,无穷的热力在其中积蓄。

    蛇大点了点头,对一旁上弹武士吩咐道:“上石弹。”

    ...